第一章 抽干她的血

医院内。

“傅先生,再这么大量抽血的话,沈小姐可能会出现休克或者死亡的,是不是……”

“只要能救小冉,就算把她血都抽干,也在所不惜!”

傅子轩不顾医生的提醒,伸手便将针管直接扎进沈曼的臂弯处。

直到看着温热的鲜血一点点流入采血袋,他紧绷的嘴角这才勾起满意的笑,小冉终于有救了!

顾着他的冷情,沈曼心脏猛地一缩,疼的她身子微微一颤。

他对他真是绝情啊!

但随后,她嘴角却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呵!

她怎么就忘了她的身份了呢?

刚才竟然有那么一秒期许他会放过她!

对他而言,她就是罪人!

她就是他心爱女人的移动血库罢了,有什么资格喊停啊!

两个小时前。

正在家里午睡的沈曼接到同父异母的妹妹沈冉电话,沈冉说试婚纱时傅子轩临时有事离开,所以让她去陪沈曼挑选结婚时穿的婚纱。

对于这种差事,沈曼心底是拒绝的。

因为,她也爱着傅子轩,而且一爱就是八年。

只可惜这爱因为沈冉只能藏在心底,虽然想拒绝但终究经不住沈冉再三央求。所以还是开车直奔婚纱店。

就在到达婚纱店时,她的车子刹车片却突然出现故障导致无法减速。

就这样……车子失控撞向沈冉造成严重车祸。

车祸中沈冉多处骨折,碎片伤及内脏导致大出血,急需大量输血救命。

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平常人身上,只需要调用血库的血便可以解除危机,可……沈冉偏偏是血型极少的熊猫血,医院内存血量根本不够!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同样是熊猫血的沈曼,变成了妹妹沈冉的血库!

因为子轩说,一切都是因为她的失误,冉冉才会大出血!

所以,她要负责!

所以,他要抽她的血!

回忆总是苦涩的,沈曼被迫回过神。

她失望至极的眸子眼睁睁看着鲜血一点点从她的身体流出,慢慢的她眼皮变得越来越沉,直到最后彻彻底底的闭上了眸子晕死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时,采血室空荡荡的只剩下她一人。

至于傅子轩,他应该早就拿着她的血去救沈冉了吧。

而她的死活,他从来都不在乎!

呵!

沈曼啊沈曼,这就是你爱了八年的男人!

可惜,他眼里心里从来没你的存在!

他爱的只有你妹妹沈冉罢了!

嘴角勾起一抹苦涩,沈曼强撑着虚弱的身体下了床,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向手术室探望沈冉。

但走到手术室时沈冉已经脱离生命危险转到普通病房,听到这些沈曼提到嗓子眼的心脏这才向肚子里滑了滑,随后她赶忙转向病房。

走到病房门前,她手刚拧动金属把手想要推门而入,却听到沈冉母女的对话,她不由脚步一顿,脸色苍白的整个人顿在原地。

“冉冉,你为了算计沈曼差点搭上自己的命!你这也太不值了吧,你知不知道看到出事的是你,我有多担心啊!”

“要不是奶奶有遗嘱沈家财产全部归沈曼我怎么会出此下策啊,再说……她活着一天我就害怕,害怕子轩知道当年救他的是沈曼不是我!到时候财产不仅没有,我连子轩都要失去!”想到这些,沈冉便不由小手一紧愤怒磨牙。“本来在刹车片上动手脚是想让沈曼那个贱人在来的路上出事,谁知道……特么的竟然……竟然在见到我的时候刹车踩失灵!”

是……是沈冉设计了那场车祸!

因为这场车祸,沈曼差点被傅子轩抽干身上的血啊!

而沈冉这个所谓的受害者,竟然是这幅嘴脸!

这样的真相,她怎么接受的了!

她小手一紧,指甲直接嵌入肉里。

这一刻,她愤怒的恨不得冲进去将里面人面兽心的母女给撕个粉碎,只不过……幸好还有那么一丢丢理智,她并没那么做!

因为她没证据!

一旦冲动手撕沈冉,说不定还会被里面的母女反咬一口,

到时候恐怕事情会更糟糕。

但,不动手,但并不代表她就此忍气吞声!

她面色一沉,目光再次落在沈冉的脸上,眸底结了一层冰霜。

呵!

沈冉你不是想要财产么?

她沈曼偏不给!

沈冉不是想要傅子轩么?

呵,今晚她就把傅子轩变成她沈曼的男人!

打定主意,她抬腿离开。

走出医院沈曼摸出手机拨通一串号码,直接交代律师断了沈冉母女每个月在沈家支取的生活费,还有所有使用的沈家名下财产!

挂断后,她又随即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傅子轩:子轩,傍晚时分麻烦来沈家替冉冉拿换洗的衣物。

第一章 抽干她的血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