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睡了你,要不平摊房费

出了酒店后,宁丽颖风风火火的往孟家赶。

到了孟家后,她怒气冲冲地敲着门,“孟欣然,你给我出来!”

不消片刻,门被打开,孟欣然那张幸灾乐祸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哟,姐姐你身上怎么有那么不知羞耻的痕迹,昨晚去哪了?难不成跟哪个男人做了什么激烈的事情?”孟欣然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看着宁丽颖脖颈处的红痕说道。

宁丽颖双眸冰冷的看着孟欣然,问道:“昨天你是不是在果汁里动了手脚?!”

“动手脚?”孟欣然一脸无辜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少装蒜了,昨晚我只喝了你给我的果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把我送给那个傻瓜导演,然后自己借力上位吗?”

她与孟欣然同属娱乐圈,去年孟欣然将她当作“礼物”送给投资方,结果她发现了猫腻,躲过一劫。没想到现在孟欣然还想故技重施,只是这一次她虽然再一次躲过,但最终还是跟陌生的男人……

想到这里,宁丽颖捏紧了拳头。

此刻,孟欣然轻掩住嘴角,笑着说道:“呵呵,宁丽颖,你说话要有证据,小心我告你诽谤!”

随即,她扫过宁丽颖此刻略带伤痕的身体,不禁嘲讽道:“外界都说你是什么‘娱乐圈新晋的清纯玉女’,我看是欲女吧!”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随即一个女高音尖锐的喊道:“小贱人,你又来我们家做什么?难道又是要钱?!你们姐弟俩还要不要脸?我们把你们养大成人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们不回报,我们也没计较,这三天两头的跑来跟要饭的一样,还有完没完了?”

宁丽颖眉头一皱,她下意识地看向了声源处,只见养母李梅揽着养父孟天成的胳膊走出了电梯,朝着她们走了过来。

与此同时,孟欣然的表情突然变成一副痛心的模样。

只见她眼角垂泪的看着宁丽颖说道:“姐姐,我知道你跟昊天缺钱,但你也不能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呀,你看看你身上的痕迹,遮都遮不住……就算你再缺钱花你可以跟爸妈说啊,何必这样作践自己。”

跟爸妈说?

宁丽颖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她不过是站在了家门口而已,李梅就断定她是来要钱的,张口便是嘲弄。

就这样的“父母”,她有难处还能倾诉?

此时,一旁的孟天成铁青着一张脸看着宁丽颖,冷哼了一声,“真是把我们孟家的脸丢光了!”

李梅挑眉不屑道:“哼,幸好当初她没改姓孟,不然外人会怎么说我李梅,竟然教出这么不要脸的女儿!”

耳边各种难听的话全都冒了出来,宁丽颖却一直表情冷漠的站在原地,仿佛是个局外人一般冷眼看着面前的三人。

“说完了吗?”宁丽颖突然出声。

李梅骂到一半的话就这么被梗在了喉咙里,一张刻薄的脸涨的通红。

“孟欣然,昨晚的事情我们日后再算。”宁丽颖扫了一眼孟欣然,说完后转身对孟氏夫妇说道:“我姓宁,不姓孟,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两个来指手画脚,以后再跟我说话,希望你们客气一点,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李梅阴狠的瞪了一眼宁丽颖,厉声道:“好你个忘恩负义的小贱人,往后别想用我们孟家一分钱!”

宁丽颖冷笑道:“那是你的钱吗?”

李梅突然心虚道:“你……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们心里清楚的很。”宁丽颖冷哼了一声。

当年,他们宁家是豪门世家,而孟天成不过是她亲生父亲的助理,后来父亲毫无预兆的病故,孟天成使用计谋接管了他们宁家的产业。

为了堵住外人的口,他收养了自己以及弟弟宁昊天……

那时候小,但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很清楚自己人言微轻,根本斗不过他们,只能屈辱的认贼作父。

但总有一天,她要夺回属于宁家的一切。

“小贱人,你……你……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李梅气急败坏地说着。

宁丽颖瞅了一眼孟天成和李梅,她嘲弄道:“谁是白眼狼,谁心里清楚。”丢下这句话后,她走得头也不回。

*

黄昏时分,夕阳把宁丽颖的身影拉的老长。

走到通往居民楼的巷口时,她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捂着头躺在地上,因为是侧躺着,宁丽颖看不清他的脸。

他的腿很长,就算蜷缩起来,也不影响视觉美感。

好端端一个人,躺在地上做什么?

难道是碰瓷?

这年头,老大爷老大妈老大叔老大婶靠这个发了财,如果不是她良心还在,真想画个老年妆也去躺一躺,两手一伸,比什么都赚钱,直接就躺赢了。

不过是人都有底线,她想了想,还是决定绕着走。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学好,穿了一身高定西服居然想着来讹人,连个道具都不走心。

宁丽颖原本想要转身离开,可是眼前只有一条道儿。

她咬了咬牙,尽量贴着墙根走。

此地偏僻,真要是被讹上,她也无处申冤。

不想她才刚刚走了没两步,脚踝立刻被一只大掌扣住。

宁丽颖差点拍墙而起!

了不起,了不起,刚才一动不动,才靠近就一把抓住,不是讹人,她名字倒着念。

想到这里,她毫不犹豫抬脚,对准他的手掌一觉踩下去。

“碰瓷?敲诈?我让你断掌。”

地上的男子被她重重踩了一脚,一声闷哼,下意识缩了回去,随即抱紧了脑袋,痛苦的呻吟了起来。

来真的?还是……真的?

“如果你要讹诈我,那是做梦!”

宁丽颖小心翼翼地提醒了再提醒,壮着胆子靠近看了看,便看清楚此人的脸色苍白,额头上满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子,因为疼痛,隐约间可以看到额头扶起的青筋。

看来这人不是碰瓷的,反而像是因为头疼所以晕倒了。

她蹲下身,小心翼翼将他抱在怀里,在他的额头轻轻揉捏,因为弟弟的病,她曾经专门学习过一些手法,她不知道男人头痛的原因,所以把自己会的手法都用了一遍。

许久,男人的表情缓和了很多,他安安静静地躺在她的大腿上,任由她缓和自己的痛楚。

宁丽颖一直到此时,才看清楚眼前人的真实面目。

居然是他!

这张脸辨识度极高,剑眉鹰眼,高鼻薄唇,肤白貌美,灰黑色碎短发,况且才十多个小时不见,宁丽颖确定自己没有认错。

按摩的手指因为这一惊吓,不由地加重了力道,原本还昏昏欲睡的男子蓦地睁开眼,方才因为痛楚而显地虚弱的无助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凌厉的眼神。

宁丽颖吓地将他的脑袋一推,连滚带爬就要逃跑,不想脚腕立刻又被他抓住,用力一扯,直接贴到了墙壁上,他的身体逼近,直接将她困在方寸之间,嘶哑的声音缓缓落入她的耳中:“还想逃?”

远观俊男是一回事,被逼迫着看这张放大好几倍的脸又是另外一回事,宁丽颖惊恐地看着他,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没……没钱啊……”

“没钱?”顾亦深有些奇怪地看着她。

第2章 我睡了你,要不平摊房费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