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灵验

“行了,别哭了!”岳岚雅拿她没办法。

“我、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岳岚雅好不容易才从这哭包口中听到完整的事情经过,倒是觉得无巧不成书。

原来这丫头名叫宝翠,是宋家大小姐的贴身丫鬟,自小带在身边的。宋小姐出意外身亡后,主家迁怒于她,把她从宋家赶了出来。

而她家中已无父母亲人,又从小养成了天真的性格,竟然不知道该去往何处,只能躲起来偷偷的哭。

岳岚雅只觉得棘手,给自己惹了个麻烦,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把人送回如今租住的人家,耐着性子安抚了一番,在宝翠依依不舍地视线里,只好答应过几日会再来看望她。

从小巷离开后,岳岚雅微微皱着眉赶回家,还未走近,便看到自家可怜的小屋旁围着七八名壮汉,个个凶神恶煞。

她神色愈发冷凝,走过去,就听到壮汉正对着门板破口大骂,叫门内的人快些滚出来。

有人发现了岳岚雅,眼前一亮,似是认出了她,略显客气道:“岳仵作,别怪咱们兄弟不讲情面,实在是岳老二欠的银子太多,我们老爷面上也过不去啊。”

岳岚雅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忽地抬起一脚猛地踹开了大门,几步走进去将那一脸惊恐,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男人揪着领子带了出去。

“诶哟,小妹,轻点,轻点!”岳家老二连声求饶。

岳岚雅冲赌坊的打手行了一礼,高声道:“我家兄长欠下的银子,小女不日必定还清,不过希望几位大哥答应我一件事,把我这不成器的二哥带回去,叫他做个赌坊最下等的仆役,也好体验一把银子的来之不易!”

青阳县唯一的赌坊自然也有靠山,不是什么黑吃黑的凶险恶地,对这个县太爷颇为赏识的仵作也高看一眼,自然满口答应她的要求。

岳老二惨叫着被赌坊的打手们带走了,岳岚雅表面上不动声色,实则是被气得无话可说。

这就是原身带来的历史遗留问题了。

岳家原本也是青阳县中的富户,原身和几个兄弟姐妹也是被当作少爷小姐伺候长大的。

可惜岳老爷某次带着妻妾儿女去南方省亲,竟然遭遇了山匪,全都死在了半路,只当时染了风寒在家养病的岳岚雅和不学无术又不听话的岳家老二保住了小命。

岳老二没了父母管束,行事愈发放浪形骸,而原身处处都好,偏偏对上自家二哥就发不出脾气来,这才让他胆子越来越大,甚至欠下了不少赌债。

说是要还债,可她当仵作的月银不过十两,还得保证自己的吃穿,如何攒的下来钱?

她倒是想把岳老二卖给赌坊算了,总归跟她也没什么关系,可每次这念头一升起来,胸口便憋闷得难受。

岳岚雅这便知道,原身虽然死了,可还是隐隐影响着她,叫她无法肆意妄为,须得顾及血脉亲情。

莫非她也要去城郊山上当一回那劫富济贫的侠客?

“岳姑娘可是在为银钱烦忧?”

“谁?”

岳岚雅看到袁诤,吃了一惊,“袁公子怎么会在这里?”

“容在下先致歉,之前路过县衙,偶然看到岳小姐扶着一名小女孩进了不远处的巷子,那女孩相貌有些面熟,心中犹豫,便跟了上去。之后考虑着该如何同岳姑娘开头,不知不觉竟跟在你身后到了此处。”

袁诤解释得不卑不亢又略带歉意,岳岚雅看他莫名顺眼,并未生气,“叫袁公子看了一场笑话。”

“钱财乃身外之物,若是岳姑娘有什么难处,再下自当鼎力相助。”袁诤淡笑着说。

岳岚雅又多看了他几眼,沉吟道:“沈少爷手下能人众多,又何必把宝押在我一个普通女流身上?”

袁诤嘴边笑意加深,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只稍加提醒,就能互相明白对方的意思。

“岳姑娘不要妄自菲薄,刑獄人才可不是到处都有,能遇到岳姑娘,已经是意外之喜。更何况我们这次来青阳县也不想大张旗鼓,否则惹来有心人的注意,就更难从泥潭中脱身了。”

岳岚雅倒不是真的抗拒探查这件案子,只是初来乍到这个时代,想韬光养晦多看少说,以免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

既然现在她有求于人,而袁诤又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那各取所需,也没什么不好。

“……行,我答应了。”岳岚雅重重点了点头。

“多谢岳姑娘,银子稍后自然会送到府上。”袁诤真诚地说道。

“银子的事不急,且叫我那不成器的哥哥在赌坊里好好苦上一阵子,最好叫他以后听到赌坊两个字都双腿打战,连靠近都不敢。”岳岚雅不以为意道。

“既然要探案,那便不要再浪费宝贵的时间了,袁公子,时间还早,咱们这就出发去白马寺,到宋小姐死亡的现场瞧一瞧。其他人说再多的话,都比不上靠自己的眼睛看到的线索。路上这段时间,就请袁公子好好回想,事发当日自己的行程,一定要事无巨细,不要漏过一丝一毫的细节。”岳岚雅细细叮嘱道。

袁诤见她这副郑重的样子,也点了点头,跟在她身后下到半山腰,叫了辆普普通通的马车来,摇晃着驶向了白马寺。

“……听闻白马寺的菩萨十分灵验,友人便催我无论如何都要拜上一拜。那日去到寺中,因为提前没有跟方丈打好招呼,算是个临时插队的,故而无法安排上等的经房。”

“方丈命手下的小沙弥带我去后山,一路上倒是有重重的武僧护院守在每道门前,能看到不少人携家带口来诵经。”

“那小沙弥也没有任何异样,只是下等的经房是刚刚收拾出来的,他路上还找了几个武僧问路,确定没有走错后才带我过去。”

袁诤细细回想着那日的经过,“最后一道门只有香客能进,小沙弥便向我告辞了,谁知我一开门,便见到了宋小姐……”

第4章:灵验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