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药材

原来是皇帝心腹……

岳岚雅恍然大悟,这才理解了众人对沈林的态度。

毕竟是皇权至上的时代,讨好了沈林,也许哪天就能得到天大的好处呢?

不过想到这个朝代的皇帝,岳岚雅摸了摸下巴,颇有兴致。

大燕朝民风开放,百姓胆子大,就连天家的八卦也敢偷偷嚼舌根,原身就听说过不少传闻。

据说大燕朝如今年轻的帝王先天不足,从娘胎里就带了病,长到十八岁都是个药罐子,身边一刻都离不得人。

再加上他并非先皇后所出,当时大部分人都以为他这太子之位坐不稳,可谁曾想就是这么一个看似毫无根基的普通皇子,却稳扎稳打坐上了那九五之尊的龙椅。

皇帝还是太子时,也并未有什么特别显眼的政绩,登基至今三年,也未作出什么大刀阔斧的行动,故而有人私底下说,这怕是个胆小的皇帝,不敢有什么作为,只敢抱着祖宗打下来的基业不放手。

话虽如此,岳岚雅却觉得皇帝不能小觑。按照传闻说的那样,他母家不显赫,身体又天生病弱,在群狼环伺的皇宫里能活得好好的,还能最终当上皇帝,那就百分百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更别说像沈林这种巨富之家出身的少爷,从小就眼光犀利,沈家怎么可能让他追随一个庸庸碌碌的太子呢?

左右不过是平民百姓乱嚼舌根,岳岚雅不放在心上。

酒过三巡,沈林再一次过问了案情,这次问的详细,不光是赵县令,所有参与过案子的人都被叫起来一一回答,轮到岳岚雅的时候,沈林似乎对验尸过程十分感兴趣,问得岳岚雅都不耐烦了才叫她坐下。

宴会结束后,一众人被安排在后院歇息,沈家财大气粗,就算在府城的别院也建的像是山庄一样气派,岳岚雅也分到了一个独立的小院儿,晚上睡不着,干脆坐在石凳上看看月亮,想想回不去的二十一世纪,心情难得有几分低落。

“岳小姐真是好雅兴,今晚月明星稀,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跟岳小姐一起赏月饮酒?”

沈林笑吟吟地坐在树上,低头看着岳岚雅。

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岳岚雅神色冷了几分,如此惬意的安静时光竟然被打扰,她原本就提不起兴致,如今更是恹恹的。

“沈公子好教养,竟然半夜来爬女子的墙。”

沈林也不恼,一个翻身走到她身边,兴致勃勃地问:“我看这整个青阳县衙,也只有你是个人物。本少爷……的人在你们青阳县受了委屈,我总得找回个面子。这案子交给赵县令来办,还不知道要拖到猴年马月,我看岳姑娘是个有成算的人,不如帮本少爷一个忙?”

沈林目光清明带着笑意,说话又直爽,很难叫人心生恶感。可谁叫他碰上了岳岚雅这么个比他还要任性肆意的人?

“我只是个小小的仵作,平日里无甚大事,偶尔给人看看病,出命案了验个尸也就算了,叫我越俎代庖替县令大人查案,沈公子未免也太高看我了。”岳岚雅声音不冷不热,“若是沈公子真的无事可做,不如亲自替了赵县令来查案子?也省的让我一介平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沈林无语了片刻,“白日看你还以为是个沉静稳重的,怎的说话如此牙尖嘴利?就不怕本少爷生气?”

岳岚雅斜睨了他一眼,她早就看出沈林对那袁诤十分看重,而自己好歹帮过袁诤,那人眼神清明,不像是个恶人,有他在,沈林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出格的事。

心里这么想,岳岚雅嘴上却冷笑一声,“是吗,那不如先让草民睡着最后一晚断头觉,有什么责罚,明日再说吧!”

两扇木门在眼前“啪”地一声用力合上,沈林张口结舌,半晌狠狠一跺脚,翻墙离开了。

“一个个的都是什么狗脾气,平时伺候你也就罢了,结果这小小的一个县城,竟然还有人敢跟我甩脸色?”沈林气哼哼地甩门进屋,轩辕诤正坐在榻上慢条斯理翻着手里的一卷古籍,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喂,我可是为了你才去跟那岳岚雅套近乎的,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轩辕诤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大晚上去打扰一个姑娘家,亏你能做的出来。”

“我!我那不是忧心你被这案子绊住,所以想找人帮忙吗?你说那岳姑娘是个有本事的人,今日我也觉得她说话做事很有气度,所以想将这案子托付给她,没想到她竟如此不给本少爷脸面……”沈林愤愤不平。

“此事毋须操之过急,所幸我们还要在这里逗留些时日,若是那赵县令太过草包,我再想办法找人帮忙便是。”轩辕诤安抚道。

“你自己心里有打算就好,京城里的杂事交给小六子处理,又没有什么天灾人祸,不会出问题,你也少操点心。”沈林劝道,“柳太医不是说了,你这毛病须得宁神静养,坐上这个位子又不是为了把自己累死,该放松时便放松罢。”

“在其位,谋其政,岂敢有一日松懈,”轩辕诤微微摇头,却也知道沈林是一心为了自己的身体,“这次听你的话来散心,碰到那位小仵作也是意外之喜,希望她不会让我失望吧。”

次日从府城返回县衙后,县太爷松了一口气,大手一挥给所有下属放了一天的假,岳岚雅也乐得轻松,准备去医馆买些药材。

“呜呜呜……”

途径一条小巷,突然听到了压抑的哭声,岳岚雅脚步一顿,下意识侧头看去,只见一个瘦弱的女孩蜷缩在巷子角落里,不住抹着眼泪。

岳岚雅无声叹了口气,走过去把人拉起来,淡淡地问:“哭什么,怪烦人的。”

女孩怯懦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愣愣地问:“姐姐,你是谁啊。”

看她这副懵懂的模样,岳岚雅感到一阵头疼,干脆问:“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

谁曾想那女孩一听,哭得更加厉害了!

第3章:药材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