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万一她母凭子贵呢

她刚一站起,结果双腿蓦地一软,整个人差点儿再次跌倒在地。等她站稳之后,苏韵然明显看到她那深邃的锁骨上清晰可见的暧昧痕迹,双眸不禁微眯了起来。

------------------------

等沈知薇进了卧室,苏韵然这才沉不住气地拉着沈雅彤一同跌坐在沙发上,她刻意压低声音询问道:“彤彤,她到底怎么招惹你了?”

“妈,她脖子里上的痕迹,您都看到了吧?这个小贱人就跟她妈一样,全都是离不开男人的!她从包间离开一个多小时,逸尘也跟着离开一个多小时。等我找到他们俩的时候,他们俩居然还在勾肩搭背着……”

一想到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一幕,沈雅彤就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直接将她逐出家门,免得她日后坏了自己的好姻缘。

苏韵然毕竟是过来人,听了沈雅彤说的话,她眸中虽然很是恼怒,可神情却没有沈雅彤那么可憎。

她紧抓着沈雅彤的手不放,耐心劝道:“彤彤,你快跟逸尘订婚了,可不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功亏一篑啊!”

“可是,我再不行动的话,逸尘的魂儿就要被她给勾引了。您瞧瞧她身上的痕迹,还有那走路的姿势,他们俩一定是上床了!逸尘本来就很中意她,要是她再母凭子贵,逸尘怎么可能还会娶我啊?”

沈雅彤并不相信她的那套鬼话,用力将她手掌一摔,整个人顿时又泄气了。

闻言,苏韵然一丝狡诈的目光从眼底掠过,她勾着唇角狡黠道:“只要她嫁给了其他男人,你觉得她还有可能嫁进江家吗?”

“妈,我就知道您对我最好了!”

沈雅彤双手一伸,将她紧紧抱在怀中,作势撒娇状。

自己的亲骨肉,她怎么可能不疼惜?

这些年来,她看着沈知薇这个小贱货每天出现在自己面前就觉得心烦。更要命的是,以沈文昌对她的在乎程度,保不准以后沈家的财产全都落在沈知薇手中。

她可不能让自己这些年来的心血全都付诸东流,尤其不能让这个小贱货嫁进江家,绝对不行!

苏韵然的嘴角扬起诡异的弧度,眸中也闪现着一丝阴毒。

翌日一早。

沈知薇竟然破天荒地睡过了头,等她睁开眼的那一瞬间,满屋子全都是刺眼的阳光。

糟了,她居然睡过头了!

神色慌张的沈知薇强撑着身体的不适,她一把掀开盖在自己身体上的薄被,动作极其缓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自从进了沈家大门后,她就知道苏韵然就讨厌她的存在。可她的生母已经过世,她又举目无亲,沈文昌也舍不得把年幼的她送到福利院,只好把她带回沈家。

沈文昌要是在家的话,她的日子还算好过一些,毕竟苏韵然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对她进行体罚!可沈文昌昨儿个去外地出差了,也不知道待会儿苏韵然又会对自己进行什么惩罚。

想着接下来自己所要经历的,沈知薇忍不住直打哆嗦。

还没等她从床上下来,紧闭的卧室大门就被人给推开了。

伴随着吱嘎一声轻响,苏韵然和沈雅彤一同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见着苏韵然,沈知薇的手指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脑袋低垂的她声音怯怯地说着:“苏、苏阿姨,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睡懒觉的……”

第5章 万一她母凭子贵呢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