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帮他夺回皇位

洞房中,大红的盖头遮住连青栀粉面含羞的脸。

她纤细的小手紧紧地拽住衣角。

随着洞房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她的心脏就被倏然一声捏紧。

“都滚出去吧,这里不用侍候了。”

西陌寒直接用手掀起盖头,连青栀僵滞地坐在那里,她手心全部都是冷汗。

西陌寒伸出两指,抬起连青栀的下巴。

“夫君……”

连青栀清澈的眸子,如一只惶恐的小鹿。

“你叫我什么?”西陌寒眯起眼睛,唇角勾起了一个魔魅的笑容。

只是那笑容,冷寒之极,仿佛千年冰山,万古不化。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连青栀摇头,西陌寒笑了起来。

他放开她凝脂般的下颚,沙沙的声音,在幽静的夜里格外好听。

“今天是义军在东边起师的日子,也是,皇上的警觉最低的日子……”

连青栀垂下脑袋,心底的苦涩咕噜咕噜的冒了出来,“主上,时间不早了,请主上早些歇息,属下告退!”

西陌寒似乎是非常满意她的称呼,却不太满意她退出的行动。

他钳住她纤细的手臂,眯眼笑着。

“春宵暖烛,你打算去哪里?”

她没有回答他的话,就被他掼在了床榻之上,喜服被他撕得粉碎。

“明天,就要离开京城了,苏苏,你要等我,等我……”

他一点也不温柔的对待着她,眸中的颜色,变得幽暗无比。

苏苏?

连青栀苦笑,她在奢望什么,那才是他爱的人啊。

……

没有人知道,战争是怎样爆发的。

在寒王娶妃的第二日,原属寒王的旧部,在边境发生大规模的暴乱。

接着寒王带兵离开京城,虽遭到禁卫军的阻截。

但是凭着他的计谋多端,愣是没有人能拦住他。

他到达边境,和自己权力的中心汇合的时候。

已经是一个月之后,这一个月,让连青栀见识了什么是真正的用兵如神。

也是这个时候,在连青栀的心里奠定了西陌寒神一样的地位。

战场上,她总是冲在第一。

杀人像是家常便饭,动作利落,毫不含糊。

这半年来,她的勇猛,他的算无遗策,两人的军队从无败绩。

年轻的皇帝自焚于自己的宫中,皇宫中哀鸿遍野,有人忙着迎接新帝,有人忙着祭奠旧君。

旁边的太监见抱着襁褓中大哭的小皇子意欲逃走,连青栀不忍提剑,身边却突然多了一抹身影,手起剑落,婴儿的啼哭声终止在了他的剑下。

“如果让主上知道你放了他们,死的人,会是你。”

连青栀转头,看见西陌寒身边的侍卫统领周敬。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周敬站在堆积如山的尸体中,满目担忧地看着她。

她摇头,握住刀就准备离去,周敬一把抓住她的衣袖,看着鸾凤宫的方向,低声道,“主上现在在鸾凤宫,你还是,回避一下。”

连青栀唇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低头看着脚下的尸体,“我知道,我现在不会去打扰他,我只是去城外看看。”

周敬点头,目送着她的背影眸光复杂。

连青栀走到城外,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喧闹声。

“杀了她,就是她,就是她这个妖后,寒王就是为了她,才举兵京师!”

一转头看见一张倾国倾城的脸颊。

柳苏苏?

连青栀愣在那里,只是一个瞬间,她的胳膊上已经受了一刀,鲜血流出,和她衣袖上已经干涸的血迹沾染在一起。

她不是应该在鸾凤宫吗?她记得,他们杀入皇宫的那一刻,主上就迫不及待地去鸾凤宫找她。

连青栀看着这一场险象,提气纵身,已经将柳苏苏护在了怀中,手中的柳叶刀几个实招,箭被砍落在地。

柳苏苏看着脚边的尸体,愣在了那里,她认得这一手的飞叶伤人,这是西陌寒的绝技,

连青栀没有看见柳苏苏的神情,只是抱着柳苏苏,边打边退,撤入了身后一所荒废的屋子,她胳膊上流出的血,染红了柳苏苏美丽的宫装。

柳苏苏先开口了,“寒王妃何必相救?苏苏已经没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

“柳,柳姑娘……”连青栀一向木讷,她犹豫了半天才开口相劝,“主上,他以为你在鸾凤宫,他进宫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鸾凤宫找你。我们只要能坚持过半个时辰,主上一定会带人来救我们!”

柳苏苏蹙眉摇头,“王妃,你还是自己走吧,他们的目标是我,我本就是罪人,死在他们手上,也是罪有应得!”

连青栀回头,看着绝美的柳苏苏,心中一动。

片刻后,在乱军决定放火的时候,屋内忽然冲出一个女子。

乱军大叫了起来,“妖后,妖后……”

大批的乱军追着女子飞跑起来,女子跑的速度很快,身后的乱箭恍若流星飞雨,她踩着自己的裙摆,摔倒在地。

乱军的刀剑刺向女子的时候,西陌寒已经飞身将女子护在身后,他回头看着女子的脸,惊讶的拧起眉头,“连儿,为什么是你?”

连青栀的衣衫已经被鲜血染红,她喘着粗气,“主上,柳姑娘在后方的废屋……”

她的话没有说完,西陌寒已经消失在了她的身前,大批的乱军的刀剑凛然的砍向她,森寒的光芒,刺痛了她的眼睛。

这一刻,她绝望的像堕入地狱。

第4章 帮他夺回皇位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