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喜欢就夺回来

西陌国,寒王府,华灯初上。

花厅内夜明珠光华莹莹,各处的摆设,美轮美奂。

粗犷的男子大口喝酒,豪放的大笑着,纱蔓在歌姬手中,舞出迷幻的曲线,醇香的美酒,诱人的美食,景色旖旎一片。

花厅上方珠帘后,倚着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

与花厅里火热的气氛相比较,这里犹如冰窖一般让人浑身发冷。

他身上带着冷冽的寒气和杀意,丫鬟站在远处,拿了吃食却不敢靠近,只能求救地看着连青栀。

“主上,你吃点东西吧。”

连青栀垂首,恭敬的递上托盘的食物。

西陌寒一把将托盘扫翻,抬手紧捏住她的下颚,凤眸阴鸷,“谁让你过来的!本王用不用膳,跟你何干?你是嫌活得太久了,还是……”

他声音一顿,唇角浮起一抹邪佞的笑容,“你喜欢我?”

西陌寒的声音,低沉暧昧,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连青栀的脸上,她的脸顿时就红了。

静谧的珠帘后,她粉面含羞。

西陌寒冷笑一记,只是一个抬手,她就被他推在了桌上。

她的呼吸急促,眸中有些慌乱的情绪,“主上……”

他狠厉的揪住她颈后的衣服,用力一带,单薄的衣服在他手中化为碎片。

连青栀紧咬下唇,额头上渗出一层冷汗,她没有反抗,她知道他心情极度不好,因为先皇突然驾崩,没想到立的新皇却是宠妃的皇子,而寒王这个嫡生的皇子,只封了一个亲王。

而在今日,新皇迎娶了名震天下的第一美女,左相之女柳苏苏。

连青栀记得,曾经主上教她挽弓时候,颈项上晃着的一个吊坠,那是个人物小像。

那个小像的主人,是柳苏苏吧……

连青栀的心一阵刺痛,她想要逃避,他紧紧地抓住她脑后的长发,让她正面看着自己。

“我才是他的嫡子,为什么要将皇位传给那个贱种!”

他手劲越来越大,凤眸染起一层猩红。

“说啊,为什么?她为什么要离开我?”

连青栀秀眉紧蹙,她攀上了他的肩膀,声音断断续续却坚定,“主上,喜欢,就夺回来……”

西陌寒抚摸着连青栀的脸颊,凤眸中已经有了杀气,“连儿,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连青栀点头,跪在他的脚下。

“主上,成王败寇,属下愿意,帮您夺回江山!”

……

连青栀捂着褴褛的衣衫走出花厅。

刚才的刹那,她真的以为西陌寒会杀了她。

连青栀没有曾经的记忆,所有的记忆,都是在王府开始,她跟在西陌寒的身边,他教她读书写字,教她骑马挽弓,她除了杀人,什么都不懂。

连青栀回到自己的房间换衣服。

她的衣服都是清一色的灰色男子装束,在整个王府,没有人拿她当女人。

走出房间的时候,西陌寒在门外等候。

这是第一次他主动来到她的房间,她吓的膝盖一软就要跪下,“主上……”

他的手扶住了她,修长白皙的手,完美的胜过女子的手。

也是她梦中出现过千百回的手。

西陌寒扶着她肩膀的手没有松开,反而紧了一些。

他低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连儿,明天你和我,去云州一趟,我们去见见,翼王爷。”

……

云州,翼王府。

西陌翼,老皇帝的嫡子。

只是和西陌寒一样,因为自己母妃的关系,打小不受宠爱。

“寒王,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西陌寒身形微动,人已经出现在了凉亭中。

“你先退下吧,在远处守着……”

连青栀垂首,没有说话,只是转身,朝着假山的远方走去。

西陌翼玩味地笑着,看着连青栀远去的背影。

这个女子,让他想起了森林中的野狼,桀骜不驯,可是一旦驯服,一生就只认一个主人。

第1章 喜欢就夺回来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