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诡异的棺材

季言心中一个咯噔。

被发现了!!

——————————————————————————————————————

自己偷听的行径被发现了后,季言产生了羞愧感,她整了整衣服,站好,这才看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差点将她吓了一跳。

只见几十个人拥挤在半大的祠堂里,活像一个沙丁鱼罐头,而最中央的部位却是空荡荡一片,那里放着一口通体漆黑的棺材。

就像是一群人在围绕着一口棺材在讨论。

怎么看怎么都透着一股子的怪异。

“我,我看见这里有灯光,才过来看看的……”

季言虚弱的解释着,试图为自己找个理由,尽管这个理由太假了。然而全场没有人说话,她只好继续勉强的说下去:“我找不到厕所在哪里……”

刚说完就想自己打嘴,怎么可能找不到厕所,明明就在屋子的对面!

果然,这样的借口太牵强,那个救了季言的农妇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走到了季言的面前。

昏暗的烛光打在了农妇的脸上,照射出农妇眉目慈善的脸,然而季言突然觉得以往认为慈善的面孔此刻却有些渗人,像是裹着人皮的魔鬼。

这个突然产生的想象让季言下意识的躲开了大娘伸出手的搀扶。

大娘诧异了一下,但还是笑得十分淳朴,也不管季言的拒绝,直接强硬的扶着她站好,道:“妹子啊,这大半夜的,你跑出来干嘛?这腿都没好得利索啊!”

季言艰难的挤出了一抹笑容,道:“我,我只是好奇来看看而已……大娘,你们在干什么?那一口棺材为什么不下葬啊?”

既然谈无法解释自己窃听的原因,季言决定先反嘴提问,问她个措手不及。

果然,那大娘十分自然的说道:“这是咱们村的规矩啊,在商量事儿呢,你不是咱们村子里的人,所以没叫你。”

这样的解释听起来怪异但季言实在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也对,她只是个外人,对村子里的事实在没有插手的资格,但是那模模糊糊听见的几个字实在令人在意的很。

季言忍不住又将目光放在了那口棺材上,隔远看去都会惊叹于它的巨大,四四方方,没有什么花纹,但那漆黑的木面带着隐隐的高贵,鼻子里还能闻到一股潮湿的咸腥味,那是一种奇怪的味道。

还没等她继续打量,手里就被拉拽了一下,季言被迫收回了目光。

大娘以不容拒绝的力量将她给拖拽出了祠堂,季言惊讶的发现,这大娘的力道比她所想的还要大,甚至能不管她的拒绝就将她给拖了出来。

在被拉出来的前一刻,她忍不住回头时……又看见了,那些村民诡异的目光。

几十双眼睛都那样看着她,带着怜悯,带着嘲讽,带着些许不能理解的快乐。

季言浑身上下不舒服极了,那样的目光像是针扎一样,她努力的挣开了大娘的搀扶,从心底有一种强烈的欲望要冲回去看看,然而那一只粗糙的大手再一次的把她抓住了,紧紧的禁锢住她的手臂。

“大娘!放手!”季言喊着,试图挣开。

“听话,回去睡觉。”大娘仍旧笑得淳朴,温和的劝说着,然而她的动作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季言害怕了,这一切都不对劲!这见鬼的村子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大娘!我刚刚听到了你们再说什么抓住!还有死,你们到底在讨论什么?!”

季言戒备的看着面前的大娘,所以的违和感一下子爆发出来了,她想起来了,自己嗜睡的症状都是在喝了那羊奶之后。还有腿,她明明只是扭伤了一下,结果在敷了药之后一直反反复复好不利索,现在走路都带着瘸。

更重要的是那些看待她的目光绝对不会是空穴来风!一定有什么发生了而她不知道!

此时,看着季言戒备的模样,农妇还是笑得一脸慈祥,像是看待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一般。

“大妹子,有些事啊,不知道的比较好。”

这句话已经是间接的承认了季言的所有疑虑。

季言浑身发颤,下意识的想要逃,快,逃离这里!就在她快要转身的时候,从身后伸出了一双结实布满肌肉的手臂一下子将她抱住了,死死的捆着,将她的反抗全都禁锢住了。

她被人抓住了!

一个杯子伸了过来凑到了季言的嘴边,那浓烈的奶腥味扑鼻而上,季言死死的闭上了嘴,拒绝喝下,然而腹部一个重击,剧痛之下她张开了嘴,那浓烈的羊奶一下子灌了进去,呛着她。

季言闻到了,那夹杂在奶腥味之间,有一丝淡淡的药味。

而后强烈的困倦感涌上,几乎撑不住的想要睡觉,那一丝药味将她给带入了睡眠之中。

季言不甘心的闭上了眼,昏睡了过去。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她终于明白,她的嗜睡全都因为那该死的加了料的羊奶。

这些村民果然不怀好意!

第三章 诡异的棺材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