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做梦

在昏昏沉沉中,季言做着梦,她来到了一个地方,陌生又熟悉的地方。

冰冷阴森的古宅,一个人都没有,她赤着脚奔跑在廊道上,跑过一扇又一扇的门,后面紧跟着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就像是有人在后面追着她。

跑,跑快点,更快点!

踏——踏——踏——

如影随形的脚步声紧跟不离,她很累,累到迈不起脚步,但她没有停下来,仿佛一旦停下她就会被抓到了。

抓?为什么抓她?谁要抓她?

不知道,想不起来,只记得要跑,跑快点……

有很多血,从地上溢出来,血腥味充斥在鼻间,还有一股淡淡的咸湿味,赤着的脚沾满了鲜血,粘稠的触感减慢了她的脚步。

不,不能停下来!会被追上的!

救命,救救我——

她张着嘴,想要大喊,喉咙却像被堵塞住了,徒劳的吸着气,在慌乱中她看着自己的双手,仿佛小了整整一号。这不是她的手。

这是一双孩童的手。

她一下子缩小了很多,所有她的腿不长,她跑不快,身后的脚步声却更近了,从黑暗中伸出了一双手苍白修长的手,猛地将她抓住了。

“呵,回来了。”

亲昵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回荡着。

“啊!”

季言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头上布满了汗水,脸色苍白,显然被吓得不轻。

又是这个梦……

从十八岁成年的那一天起,这个梦就像梦魇一般纠缠着她,总是反反复复,断断续续,本来很长时间没有出现的梦境现在再一次出现了,甚至更加清晰了。

那一把在梦中清冷暗哑的声音仿佛是要扒开她的脑盖子钻进去,令她怎么也忘不了。

在黑暗中缓了一会之后季言也顾不上思考了,她的嗓子干得厉害,就连肚子都饿的不行。这样的反应令季言明白她已经睡了很久,身体也软弱无力。

昏睡前被灌的那杯羊奶恐怕不只有安眠药,还有令人手脚发软的东西。

该死!她就不该太相信陌生人!

勉强的撑起身体又重重的栽倒在了床上,季言的脑袋发昏,这一个简单的动作都耗费了她所剩不多的力气,有一种深深的疲惫由心底生出。

这时,房门被推了开来,面善的大娘手里拿着碗走了进来,见季言已经醒了,露出了和蔼的笑容,道:“醒了啊,吃饭吧。”

季言喘了几口气,死死的瞪着大娘,沙哑着声音说道:“你想要做什么?我要回家,放我回去!”

“别闹啊,先吃点饭吧,你已经睡了两天了。”

“我要回去!你们这是拘禁!是违法的!”

季言试图用法律来威胁,然而她失望了,随着这句话的说出口,大娘平日里一直挂着的和蔼一下子消失了,换成一副怜悯的表情,就如同那些村民的目光一样。

“饭我放这里了。”

说完大娘毫不客气的离开了房间,像是笃定了她会吃一样。

季言沉默了一会,随后她勉强的积蓄了力气半坐起身,靠在床头,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手端起了碗筷,小口的吞咽着,纵使知道这饭里怕是也放了药,但她没想把自己饿死。

她要回去,她要离开,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所以她需要恢复力气,所以她必须吃东西。

第四章 做梦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