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君陌尘,你为何要这样逼我

数年的坚持只要君陌尘一句话便失去了意义,分崩离析,荡然无存。

--------------------------

一连数天,叶笑乖乖听话,乖乖吃药,不哭不闹。

一天一碗心头血,对她来说,终是太过消耗,饶是吃了很多补品,也没什么气力。

心口每每被挖开,一层一层,糜烂不堪。

听说君陌尘宠爱的那位,已醒了过来,如此,甚好。

算着日子,她的归期,也快要到了吧。

“叶笑,”耳畔传来君陌尘愤怒的声音,叶笑一愣。

“你给朝颜的血里放了什么?”君陌尘一把拽住叶笑的衣领,将她拖拽上前。

本就千疮百孔的心头被剧烈一撞,叶笑嘴里一腥,吐出一大口鲜血。

“皇上。”叶笑抬头,有些茫然。

“还不承认!太监,告诉她。”

“朝颜姑娘今早服了叶将军的心头血后,突然昏了过去。”太监面无表情地陈述。

叶笑突然剧烈地咳了起来,一声重似一声,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一般。

“叶笑,不要再装了!”君陌尘耐心用尽,一把将叶笑推倒,左脚踩在叶笑胸口上狠狠碾压,“你到底对朝颜做了什么?”

撕心裂肺的痛楚,却让叶笑生生笑出了声,“君陌尘,你觉得我会如何对她?”

青梅竹马的情谊,生死患难的经历,都敌不得这个认识不足一年的女人!

“来人,用刑,用刑!”君陌尘双眸阴鸷,“叶笑,你明知颜儿在朕心中的地位,还一意孤行,就别怪朕不念旧情!”

一番一番的刑具被加诸于身,一桶一桶的冷水被倾泻而下,萦绕在叶笑周身的血腥,仿佛永远洗刷不掉。

最难挨的是暗夜里罂膏发作,叶笑全身仿佛被万千鼠蚁啃咬,直痒到骨子里。

太监手里端着罂膏,步步紧逼,耳边是刺耳的狞笑,“叶将军,不要再做无畏的抗争了。”

寒凉的夜里,全家十三口倒在血泊之中,一场大火,尸身付诸一炬。

“叶笑,你到底说不说!”君王威严的声音在耳边炸开,也将叶笑从惨痛的回忆里拉回。

“说,我说。”挣扎不过,叶笑终于认输,绝望地闭上双眼。

君陌尘,你为何要这样逼我!

叶笑年少时,曾有一段机缘。

那时她身受百毒之苦,浑身乌黑,被看管扔出营地,昏昏沉沉时,偶遇一位世外高人,心生怜悯送了她一颗能解百毒的丹药,叶笑没舍得吃,硬生生用血肉之躯扛过毒发。

她以为,这颗药,是留给君陌尘的。

没想到,她用生命留下的丹药,最后,却被他赠与他人。

也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她的一切,都是他的。

朝颜吃了药,很快好转,而叶笑被叫到了她跟前。

“叶将军,我听皇上说了,颜儿毒能解,多亏了将军。”朝颜目光落在叶笑身上,温婉笑了笑。

“娘娘缪赞。”叶笑低下头,不卑不亢。

“呃,”朝颜偏头正要和君陌尘说话,却突然皱着眉,表情痛苦地扶着额头。

“颜儿,颜儿,你怎么了?”君陌尘大惊。

“颜儿头好痛,可能之前余毒没除干净,颜儿身体不比叶将军百毒不侵。”

3、君陌尘,你为何要这样逼我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