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鞭鞭见血,他眼中只有解药

“说,解药在哪?”

阴冷的暗牢,蘸水的鞭子,皮开肉绽。

“没有解药。”

被绑在刑架上的叶笑脸色苍白,身体更没一处好肉,“属下攻进魏国时,魏王已经自杀……”

“是你!故意的!”君陌尘的脸上仿佛要喷出火来,愤怒席卷着他,丧失理智,鞭子一下下抽在叶笑的血肉之躯上。

“皇上,人昏过去了。”站在身边的太监适时提醒。

君陌尘看了眼刑架上的人,衣衫破烂,满脸血污,一颗小脑袋无力地倒向一边,“泼醒,用盐水。”

“务必问出解药下落。”

多么可笑,她为他征战沙场,为他开疆拓土,竟遭他这样对待。

三日之前,她亲率一千精卫,深入敌军后方,斩杀敌军首级,为他赢来大片国土,为了赶在他生日前回来,她不顾自身伤势,奔袭两个昼夜。

然而,没有得胜还朝的欢迎与庆祝,有的只是他一朝震怒,一纸明黄将她压入天牢。

一切都是为他最心爱的女人,朝颜。

她中了毒,需要解药,听说魏国有,他便命她征战魏国。

她听了他的话,去了,却并没有寻到传说中的解药。

“叶笑,事到如今,你还不开口?”一桶盐水泼上去,叶笑痛得全身痉挛,抬头对上君陌尘冰冷的眉眼,颤抖着开口。

“属下并无……解药。”

“打,给我继续打,打到招了为止。”君陌尘双眸漆黑,仿佛一块墨,又似一块冰。

没有的东西,她如何拿出!

叶笑知道,他是从监军何文远那里听说她身上有解药的,于是他就信了,他可以信任何人,唯独不信她。

一滴泪从叶笑眼角滑下,灼烧了伤口。

叶笑脸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割裂了整张脸。

这伤是在君陌尘为太子时,竞争对手派人暗杀,她冲到他面前,替他挨了一刀,因为喜欢他,叶笑不后悔。

君陌尘也曾在养伤的时候告诉她,会永远记得她这一刀的恩情,现在的他,都忘了吗?

“叶将军,您快点招了,也省得咱家费一番功夫。”面前的太监手拿一块烧得通红的烙铁,阴阳怪气地开口。

“烙铁能止血,咱家也是为了您好。”阴险的狞笑,炭火烧焦皮肉的味道,也烙在了叶笑千疮百孔的心上,君陌尘,我没有解药,我没有骗你,你知道吗?

“招了吗?”一尘不染的房间内,萦绕着若有似无的香气,双眸紧闭的女人静静躺在床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回皇上,叶将军嘴硬得很……”太监有些迟疑地开口。

“放肆。”君陌尘噌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颜儿受了这么大罪,她竟然还不肯交出解药,她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太监慌张跪在地上,“请皇上再给奴才一点时间。”

君陌尘的目光转而落在朝颜身上,不无忧虑地开口,“朕可以等,只怕颜儿等不及了。”

太监有些犹豫,想了想还是开口,“奴才有一个方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1、鞭鞭见血,他眼中只有解药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