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我可不想当寡妇

“给她处理伤口。”

陆天赐皱眉看着晓梦,她手臂上那条鞭痕足足有三指宽,让她半条手臂都肿了起来,伤口狰狞地向外翻着,不停向外冒着血水,连他看着都觉得心惊。

可晓梦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坐着,不哭也不闹,就连医生帮她清理伤口的沙石残渣时也是不吭,冷静的就像清理的是别人的伤口一样。

落水之前的场景他记得,那鞭子应该落在他脖子上的,可这个女人却跟吃错药一样,居然瞬间伸出手臂帮他挡下这一击。

那动作快的,近乎于本能。

陆天赐心里莫名地闪过一丝异样,情感先于理智开口。

“为什么要挡鞭子?”

晓梦微愣,转而笑笑,“我可不想当寡妇。”

她更不想他受伤,更不想他会死。

陆天赐心底的异样更甚,可出口的话却带着冰刺,“你倒是坦白。”

晓梦对他的冷脸并不在意,想到他刚才救她时的奋不顾身,这些天的愤怒,委屈,不甘,都像是化云为雨,在心中开出花。

时隔十年,他又救了她一次。

“天赐,谢谢你,救了我。”

这十年来,晓梦一直想对他说这句话,可每一次,都终结在他嫌恶的眼神里,这一次,她终于说出口了。

晓梦眼底的亮光看得陆天赐很不自在,那样的透彻,干净,明晰,不带半点杂质,让他心底的异样感越发浓重,就像是尘封的内心莫名被春风拂过,有些轻,有些柔。

陆天赐俊挺的眉锋蹙的更紧,他冷声,“不过相当于救条狗。”

晓梦浑身一僵,心里发苦,脸上却是笑着,撩发,挑眉,“呵,还真是感谢您这么大发善心把自己老婆当狗救了!”

两人间气氛微妙,病房却被人突然撞开,还没等晓梦反应过来,晓父对着她的脸就是啪啪两耳瓜子。

那力道又狠又猛,几乎将晓梦掀翻在地。

“孽女!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明知晓棠有心脏病,还去刺激她!她现在只有一年的寿命,你满意了!开心了!”

一年的寿命!去她妈一年的寿命!晓棠根本就没有心脏病!

“什么?伯父你说晓棠怎么了?”晓梦刚想解释,陆天赐震怒的声音就传来。

晓母从病房外面急匆匆地从病房外面,带着哭腔对陆天赐说,“女婿,你快跟梦梦离婚,娶晓棠啊!晓棠这辈子最爱的就是你,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跟你在一起!算伯母求求你,你跟梦梦离婚吧!”

“妈!”听着晓母的话,晓梦的心瞬间被捅的鲜血淋漓。

一定是她听错了,一定是她听错了,她的母亲怎么会逼陆天赐跟自己离婚呢?

“你别叫我妈!”晓母显然是急疯了,口不择言,“我没有你这么心机深沉,没有教养的女儿!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嫁给天赐!就是为了陆家的财产!我听到你亲口跟晓棠承认的!”

“天赐,那是我的气话!”晓梦立刻转而向陆天赐解释,却正巧撞进他眼底的怒涛翻涌。

“陆家的财产?呵!那你还真是想多了,陆家的财产只会留给我爱的女人!而不是你,一个害死我母亲,浪荡女人!”

……呵呵,原来在他心底,她是这样一个女人……

她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可她却笑了,笑的灿烂,“是啊,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陆先生你刚才不是还挺尽兴的?”

晓梦的视线在父母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陆天赐那张冷峻寒厉的脸上,一字一句地说,“想我离婚,除非我死。”

看着晓梦眼角含泪却倔强不服输的样子,陆天赐的拳头不由自主地握紧。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难受,明明是这个女人自甘堕落,明明是这个女人害死了母亲,可为什么,为什么看见她苍白的脸,失血的唇,眼角的泪。

他会心疼…甚至开始怀疑那些证据确凿的判断……

这个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的女人,真的会为了要嫁给自己,而放火烧掉陆家大宅,再假装救出母亲?

而更让他不解的是,为什么在察觉到晓梦可能是为了陆家的财产而不是其他原因嫁给自己的时候,他的心,为什么会有愤怒,不甘,矛盾的情绪。

他是……疯了吗?

第05章 我可不想当寡妇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