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救人

晓梦站在日光之下,刺眼的阳光将她的表情模糊成一片。

她只觉得午睡后那股眩晕,像针尖刺着脑仁,疼,锥心刺骨的疼。

指腹重重刮过酒台桌沿尖锐的棱角,她兀自扯开一抹笑,斩钉截铁。

“我不要。”

陆天赐的眸子瞬间阴沉,笑道,“你说什么?”

晓梦走到酒台边,拿起其中一杯酒,哗的一下甩到陆天赐那身衣服上,笑的格外灿烂。

“我说,我不要。”

马场一瞬间,诡异的安静,紧接着便是倒抽凉气声,惊呼声。

“老天,这陆太太胆子也太大了,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泼陆先生!”

“这算什么,你不知道吧,听说她一年前还在夜总会里卖啤酒呢,那种地方出来的女人,能有什么好教养?就是可惜了晓家二老,养在身边的,是抱错的,留在外面的亲生的,却是没教养的……”

鄙夷声,议论声不绝于耳,晓梦早就习惯了,趁男人还没回过神之前,翻身上马夺路而逃。

陆天赐活了二十八年,从来没人敢忤逆自己分毫,更别提用酒泼自己。

晓梦!好!你很好!

他倏然上马,眉眼冷厉地呼啸而出,不过片刻就同晓梦齐头并进。

啪!

一马鞭子甩下去,他伸出手猛力一扯,瞬间将晓梦拽到自己马上,一只手控制缰绳,另一只手掐着她的腰,力道之大像是要将她捏断。

“陆天赐!你放开我!”

“晓梦!我看你是欠!”

陆天赐从未如此动怒,可一想到晓梦对着别的男人笑容灿烂,却唯独对自己浑身是刺,他心底的火就跟浇了火油般,怎么压都压不住!

晓梦被他掐的生疼,可却强撑起笑容,眉眼灿烂,嘴如淬毒。

“怎么,陆先生想要?可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我这人,从小晕针。”

晕针?

陆天赐脸色比刚才更黑,深邃的眼底怒涛汹涌,下一秒,就扯了晓梦的马裤…………

“唔!”

晓梦痛呼一声,耳边全是呼啸的风声,她万万没想到,陆天赐居然对她施暴。

每一下都撞的无比生疼,她惨叫连连,甚至能感觉到血腥味道在腿间弥漫开来。

“混蛋!陆天赐!你他妈禽.兽!”

“禽.兽?”男人蔑笑,又狠狠地动了两下,“还有更过分的呢?”

“你!”晓梦气急,一口狠狠咬在陆天赐的肩膀上,可没想到,这混账非但没停歇,反而越来越狠!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便听到一道声嘶力竭的尖叫,愤恨,不甘。

“天赐哥!”

晓梦定睛一看,居然是晓棠骑马疾驰而来。

晓棠双目欲裂地盯着无缝贴合的两人,瞬间气炸,手中的马鞭竟然想都没想,对着晓梦的脸就是一鞭子。

可陆天赐离晓梦的距离实在太近,脖颈直接暴露在马鞭之下。

啪!

鞭子抽中身体的撕裂声响起。

晓梦和陆天赐径自从马上跌下,瞬间落入就近的人工湖内。

“天赐哥!”

晓棠根本没想到事情会演变到如今这个地步,眼见两人落水,命都吓掉半条。

眼角的余光瞥见不远处赶来的人,晓棠心一狠,人一歪,挑了厚实软和的草地,也从马上摔下,紧接着大喊,救人,救人。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三人都被送进医院。

陆天赐是南城的大人物,他这一进医院立刻惊动院长,什么专家都往他这里放,虽然只是皮外擦伤,却唯恐怠慢了这位祖宗。

晓棠自然也是前呼后拥,知道她受伤,晓父晓母差点没晕过去,就连正在欧洲旅游的晓弟都立刻订了机票往回赶。

可唯独,受伤最重的晓梦,跟个孤儿似的坐在候诊室里,直到一个护工进来打扫卫生的时候,被她手臂不停往外渗的血吓的尖叫一声,众人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第04章 救人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