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我不能哭

天赐,要我!

结婚三年,她从来没有求过他,可此刻晓梦已经被折磨的难以忍受,强撑着最后一丝理智,无力地喘息。

“要你?在你亲手害死我母亲的这天?晓梦,你可真贱!”

男人眼底冷漠幽寒,径自用鞋尖将女人的下巴抬起来,眼底是一贯的冰冷、轻蔑、鄙夷。

“我没有!”晓梦咬紧牙关,挺直背脊,“陆天赐!我没有放火!更没有逼伯母立下遗嘱让你娶我!”

“没有?”男人上挑的尾音带着玩世不恭,可偏偏却不觉孟浪,反而性感的致命。

“你应该庆幸,你长着跟她相似的脸。”

他掐着她的下颚,力气大的几乎捏碎这张艳若桃夭的脸庞,音色冷漠狠戾。

“不然,你以为我会让你苟活?”

“相似的脸?呵呵!”晓梦浑身一僵,继而觉得可笑。

那个女人夺走原本属于她的人生,现在她的丈夫却跟她说,自己能够活命,全凭这张脸??

“一个倒贴十年的下贱女人,凭什么跟她比?”

“我下贱?”怒气在胸中翻涌,可晓梦昂着头,笑得骄傲,“她高贵又怎样,我才是陆太太!”

“陆太太?”陆天赐轻哼,眉眼讥诮,似笑非笑。

“名正言顺?不过一个工具而已。”

晓梦心底刺痛,可她却咬着牙,半点不肯退缩,同样冷笑。

“结婚三年还没跟妻子有过关系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说我是工具??”

陆天赐的脸陡然阴沉,修长的手指却钳住她的脸,以足以将她捏碎的力道,将她的脸扳正,唇角全是邪肆的笑意。

“碰你,我嫌脏,不过我纪念日送你的礼物,满意么?”

轰!

晓梦的脑子里轰然炸响,一时间像是失去了所有声音,呆滞地,怔然地望着眼前这个俊逸非凡的男人。

“是你……是你做的???”

男人欣赏着晓梦眼底逐渐加深的绝望和黯淡,觉得越发痛快,视线落在满床的用品之上,笑容邪肆,“所以,陆太太好好享受。”

男人转身潇洒离去,徒留已经被折磨的生不如死的晓梦在地上挣扎。

“陆天赐!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晓梦绝望而又凄厉地喊,却换不回男人一个转身,反而只有他冰冷而又残忍刺入耳膜。

“因为,这是你应得的。”

咔哒....

呵呵……她早就该知道的,早就应该知道什么纪念日红酒,什么酒店浪漫全是假的,全是陆天赐羞辱她的工具!

是啊,三年以来,他一直是这么做的,一边给她希望,一边将她的心捏的粉碎。

身体越发难受,而晓梦看着满室不堪入目的用品,冷笑着自嘲,最终,拿起其中一件尖锐的,对着自己的大腿狠狠刺了下去。

可惜啊,她晓梦,从不任人宰割,即便是她的丈夫,也不能。

医院病房内白炽灯光线惨白地照在陆天赐脸上,他眸色幽深地凝着躺在病床上,蜷缩成一团的女人,啪啪地鼓起掌来。

“用疼痛抵消欲望,陆太太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真令人佩服。”

晓梦心绞痛一片,可却冷笑着,高傲着,“我这还不是有样学样,陆先生,麻烦你下次换个折磨我的手段,如此下作的手段?实在是毫无新意!”

陆天赐脸色瞬间阴沉,眼底浮满碎冰,似乎下一秒就会扎死晓梦,可片刻后他却笑了,笑的格外冷漠。

“急什么,总会有你喜欢的。”

说完,转身离开病房,病房门关上的一刹那,晓梦才颓然地软下身子,怔然地望着他离开的方向,摸摸自己的眼角。

很好,晓梦,你没有哭,你不能哭。

第01章 我不能哭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