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在摄像机关了以后,江景程走过周姿的身边,周姿突然问了一句,“请问江总,有没有捐种子的想法?”

--------------

此时的周姿,站在桌前整理、收拾稿子。

江景程双手抄兜,正从周姿的身后走过,准备出门。

周姿的这句话,纵然见惯了大世面,江景程还是微皱了一下眉头。

“我什么时候多了这种嗜好?”他对着周姿的背影发问。

其实周姿的脸已经微微地开始变红。

这句话说出来很冲动,尤其在直播间这种地方。

不过此时的周姿,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怎么着,往前一步都是死。

她要救自己的孩子,而他是唯一的解药!

她的孩子非救不行,必须要用他的种子,这个世上唯一的解药。

“哦,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周姿随口答道。

“随便问男人种子的问题?”江景程又说。

周姿没再说话。

下班的时候,和江景程在一起的、曾经的一幕幕都扑面而来。

嫁给他的时候,她才二十岁,还在上学,不过周家那时候家世显赫,完全可以和江家相抗衡,婚事是两家老人提前商定好的。

周姿不知道自己何时入了江景程的眼,而她那时候,初恋的那个男朋友叫做乔正业,不知道何故,没说一句话,就去了美国,周姿年少气盛,一气之下,就答应了这桩婚事,嫁给了江景程。

她还在上学,每周回家一次。

周五周六的晚上,江景程会如同一匹狼一般在她身上攫取,弄得她第二天浑身青紫,无法见人,每次起床都要起到中午。

给周姿的感觉是,江景程就是一个荷尔蒙特别旺盛的人,看到了姿色不错的女人,就会是这种反应。

换了别人,他也是这种表现。

周姿对江景程,谈不上喜欢,更说不上来爱,这份婚姻,她赌气更多。

隐约记得有一次,周六的晚上,江景程把周姿抱在怀里,刚刚做完,疲乏得很,似是在喃喃自语,“以后就是江太太了,跟我姓江吧?”

“我叫什么?”周姿问。

“你的名字,我的姓,以后叫江姿如何?”江景程梦呓。

周姿打车看着窗外,不知道为何会想起来这些。

周姿,江姿——

为什么想起这些的时候,反而觉得那时候自己青春懵懂,十分美好!

比起后来,的确——很美好很美好!

……

最近电视台要内部竞聘,竞聘播音部门主任。

这个职位,会在周姿和左丹中间产生。

当然,几乎所有人都看好周姿,学历比左丹好,主持起节目来旁征博引,比左丹渊博,年龄虽然比左丹小一岁,可胜在稳重。

反而是周姿本人,对这些并不计较。

她喜欢主持,当官不是本意。

虽然不是她的本意,可如果部门主任的重任落在她头上的话,她会接着。

可是中间突然出了岔子,说有人赞助了电视台五千万,要捧左丹当主任。

左丹一时间风头无两,连看周姿的眼光都带着傲视和斜睨。

得志便猖狂。

台长都给周姿发了一条歉意万分的道歉,台长老奸巨猾的,用的语音,生怕别人截屏了,抓住他的把柄:小周,你知道,五千万,相当于一年的广告费了,就为了捧一个人,我也知道大家都不服,就是个小官,你要知道,我还是站在你这边的。

周姿把手机放在桌上,冷冷地“切”了一声!

宣布左丹当官那天,左丹邀请了所有的部门同事,为她庆祝,还特意请了周姿。

周姿知道她想故意寒碜自己,不去是不是太不给她面子了?

自然要去,而且要盛装打扮。

周姿是穿着主持去年台晚会的礼服去的,在庆熙酒店的一层,左丹包下了一整层。

刚刚走了进去,便看见一个人揽着左丹的腰在跳舞,左丹一袭黑色的低胸晚礼服,也是抢尽了风头,要多妖娆有多妖娆。

抱着她的那个人,周姿也认识——江景程。

如果没猜错,想必出钱捧左丹的人也是江景程吧,早就说他想来丰城搅动风云了。

左丹看到了站在酒店门口的周姿,身子一扭,挣开了江景程的怀抱。

“全丰城男人眼里的梦中情人到了,让你站在门口岂不是显得我礼数不周?”左丹笑。

周姿回以礼貌的笑,一边往酒店里面走。

她看到江景程侧着身子,轻轻摇晃着一杯红酒,正在慢条斯理地喝。

他还是当年的样子,波澜不惊,不疾不徐,一切游刃有余。

当年他才二十五岁,有些年少气盛,现在沉稳好多,不过目光中那种看好戏的“戏谑”从未改变,就像他的笑,从来不到达眼底,一般人都猜不到他心里在想什么。

他的目光只是朝着周姿看了一下,礼貌地点了一下头,就走到旁边去了。

周姿想起简医生的话,又想起,江景程并没有捐的想法。

也是,正常男人谁会有捐的想法?年富力强,又有钱。

找个女人生孩子太容易了,干嘛要捐?

……

第5章 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