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再生一个

那头,简远东又加了一句,“周小姐别误会,我和我女朋友在家。明天我又要出国,白天医院里太忙,让你来我别墅,我也考虑再三。”

周姿这才长吁了一口气,看起来简远东也不像一个猥琐小人,挺有气质的,谦谦儒雅的君子形象。

下班后,周姿又把今天的工作内容梳理了一下,虽然是夏天,天黑得晚,但周姿从电视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

按照简远东给她发送的位置,她打车去了别墅区,可是C栋5号楼她怎么都找不到。

在路边来来回回地走着寻找。

一辆宾利车慢慢地从对面驶了过来,和正低头皱眉对照手机看别墅号的周姿打了个照面,车速放慢,几乎和走路差不多的速度。

“周小姐是来找我的?”一个低沉有磁性的男声问到。

周次抬起头来,看到了从驾驶窗里侧出来的男人面孔。

不是江景程是谁?

道路两旁路灯很明,加上江景程的车灯,周姿本能地把手搭在了额上。

“你住这里?”她走到江景程的车旁,问到。

“你要去哪?”

“C栋5号。”周姿说到。

江景程坐在车里,侧过脸来,朝着周姿笑。

江景程向来喜欢这种不达眼底的笑,看着是笑,可是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城府极深,笑只是皮相,和他内心的情感无关。

“看起来是我自作多情了。一直往前走。路的尽头就是C栋5号了,估计这个业主是新买的这栋别墅。暴发户?”江景程侧眸又笑,对着周姿说。

周姿想说,暴发户不暴发户和你没关系!

简远东刚从国外回来,别墅是新买的无可厚非,所以位置就是最不受欢迎的路的尽头,也就是被人挑剩下的差位置。

周姿受不了江景程这副态度。

目中无人,咄咄逼人。

周姿不再搭理江景程,往前走。

可是走到路的尽头才发现,这里都用路障堵上了,根本就过不去,就算过去了,那边肯定也在施工,周姿被一口气堵着,气急败坏地往回赶。

看到江景程的宾利车还停在那里,江景程正在车里抽烟,眯着眼睛含着笑,似乎饶有兴趣地看着周姿。

“周小姐回来了?”周姿从他的宾利车身边过的时候,江景程问到。

周姿拉着一张脸,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欲望,耍女人的男人,没有一个好男人。

没有自己的人格,游戏人间。

果然!

还有,他都三十岁的人了,还做这种游戏,有意思?

“我刚才没说完,是从别墅区走到路的尽头,没说走这条路!”江景程看到周姿一张臭脸,似乎挺开心。

周姿没说话,进了别墅区,一路走到了路的尽头,才找到了简远东的家。

简医生家里果然有一个女朋友,叫安茜,人长得特别漂亮,很热情地给周姿倒水,拿水果,她好像是一个自来熟,长着一张微笑脸,一看人就特别活泼跳脱的那种。

简远东坐在沙发上,很正经地对周姿说到,“周小姐,我知道我不该询问你的私生活。不过我在美国的时候,就看到媒体对周小姐的身世挖了个底儿掉,未婚未育。如果哪天方便的话,带孩子我看看,我要给她做系统检查,碍于周小姐的身份,检查会保密。提前和周小姐说,如果有必要,您可能需要再生一个孩子,您第二个孩子的骨髓会有一部分移植给第一个孩子。”

周姿愣怔了好久,良久,她问,“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行不行?”

简远东看了周姿一眼,接着咳嗽了一声,“你说呢?”

本来那句话就是周姿侥幸说的,她也知道不可能,人的基因序列不一样,只有同父同母的孩子,才有可能,同母异父的孩子,不可能!

周姿很烦躁。

简远东是给她指明了方向,但无异于龙潭虎穴。

周姿根本不想去闯。

“试管婴儿也可以?”周姿又问。

“只要同父同母。试管婴儿也可以。”简远东又说。

周姿离开简家别墅的时候,有些魂不守舍。

回到自己的家的时候,已经九点了,婉婉睡了。

她去了婉婉的房间看她。

婉婉是一个好孩子,女孩,大名周婉宁。

可能因为从小有病的缘故,性子软软的,特别体贴人。

婉婉陪周姿在美国度过了最贫穷最难熬的那段岁月。

来丰城以前,周姿带婉婉进行了体检,才知道婉婉有白血病,周姿特别内疚,可能是怀孕那时候心情特别不好,生活也拮据,知道有婉婉的时候,她都已经怀孕四个月了,那时候,她还茫然地觉得怎么好几个月都不来例假,肚子有点儿大了?

她那时候才二十岁,美国的岁月又难捱,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

她少不更事。

第3章 再生一个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