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想让我问什么问题

周姿回过神来,把眼泪逼了回去。

长久以后,周姿才后知后觉出这个“又”字来。

脑中回忆起他第一次让她哭的情形。

新婚第一次,他把她压在床上。

周姿疼哭了,蜷缩起了双腿,坐在床头,一边哭,一边怨恨的眼神看着他。

江景程侧靠在床上,看着周姿,接着挑起她的下巴,笑着说了一句,“我让你哭了吗?”

他的眼睛,总是深不见底,那笑,也让周姿看不懂。

……

江总已经把采访大纲弹回了周姿的面前。

周姿瞄了一眼采访大纲内容,这份采访大纲是模版,所有人都适用。

和很熟悉的人是做不了采访的,周姿现在有了深切的体会。

很多的内容,不采访她也知道:江景程,著名的商业大亨,主做电缆,业务涉及到电子商务,投资,在江城时就已经闻名了整个北方,现在他在南方丰城开了分部,还是同一个目的——赚钱。

什么赚钱做什么,除了违法乱纪的,他都做,这是他亲口说的。

新能源巨鳄曾晋,在他面前,一个回合都走不下来。

江景程,城府极深。

江景程的简历她背得出来:虚岁三十,九月二十九日生日,耶鲁大学毕业。

当年北方著名的周家和江家联姻,曾经交换过生辰八字。

所以,周姿知道。

“采访大纲我看完了,周小姐就没有别的问题要问吗?听闻周小姐向来以问题犀利闻名。”江景程说到。

“您想让我问什么问题?”周姿直面回击。

“比如婚姻,年龄,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江景程用俯瞰众生的态度说道,也笑,不过那笑,淡泊疏离,拒人千里。

周姿面对他,“站在主持人的角度,我是替观众采访的,观众想知道什么,我会问什么。”

江景程又是轻笑,“难道周小姐认为我的年龄,我的长相,观众会对这些不关心?”

呵,简直自信心爆棚啊,以为观众全都是花痴。

周姿也回以礼貌而得体的微笑,“《商界》的观众,男性居多,这就是为什么台长让我主持的原因。”

江景程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异性相吸,有道理。”

“江总,我们的节目是下周三现场直播,到时候还请您务必准时。”

“我怕到时候会有事情走不开,到时候周小姐请提醒我!”江景程又说。

“台长会提醒您!”周姿收拾了稿子,准备离开。

并未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江景程。

今天对于江景程的突然出现,周姿觉得特别奇怪。

他是如何突然出现在丰城的?他的办公室在哪?省长和市长给他剪彩,向来商业嗅觉灵敏的周姿为何一点儿都不知道?

不过,这对于神通广大的江景程来说,要瞒住,本来也不算什么大事。

周姿并没有后知后觉的懊悔感,她直觉江景程又要在丰城掀起什么风浪。

命里主角光环就盛,又加上有钱。

他极有钱!

听到周姿这句话,江景程淡漠地笑,然后,毫不留恋地离开。

就像五年前那样——

周姿回到办公室,左丹就花痴地在周姿的耳边说,“哇,江总,好帅啊,还特别有气质,估计丰城大多数的女人都会被他吸引的哦。”

周姿在整理手里的材料,“帅么?没觉得。”

左丹白了周姿一眼,“周姿,可别说你喜欢女人!”

左丹假意很害怕地抱了抱自己的手臂,往后面退去。

周姿只是迎合地笑了笑。

“新能源的曾晋追你,你不答应?”

“不答应!”周姿说得斩钉截铁。

周姿和左丹是那种典型的职场“塑料姐妹花”,在办公室里,左丹看着比谁都热切,但周姿知道,她是典型的扮猪吃老虎,自从周姿接手了《商界》,就把左丹主持的连续几年都是第一名的《第一娱乐》挤下去了,两年没翻过身来。

左丹心里对自己的敌意,周姿明白。

人在职场,活得就是一口气。

周姿想起刚才简远东给她发的微信,她还没回。

“简医生,孩子是我的,由于未婚,以及万众瞩目的职业,我没有公开,之前在网上一直隐瞒您,是因为并不了解您,对不起,要怎样进行骨髓移植?”周姿措辞良久,删了又改,改了又看了好多遍,终于发了出去。

“今天晚上来我别墅,我详细告诉你!”简远东说到。

周姿犹豫,去他的别墅,她一个人?

第2章 你想让我问什么问题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