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又让周小姐哭了吗?

再次遇到江景程,是在五年以后。

那天上午,周姿刚刚见了在网上“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简远东——著名的血液内科专家,之前,简医生一直在国外,周姿和他的联络都是靠网络和电话。

摩奥咖啡馆。

“周小姐,你哥哥孩子的情况,我看过他的病历报告,乐观估计,是可以治愈的。但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最好把孩子的实际情况告诉我。”简远明说到。

周姿低了一下头,“孩子的病历,我都给你看了。你只是还没有见过她本人而已!”

简远明的目光在周姿的脸上逡巡一下,笑着说,“咖啡钱我已经付过了。”

起身走了。

周姿在座位上坐了好久,莫名地心情不好。

下午回到电视台,准备看稿件。

周姿在丰城电视台主持一档节目—《商界》,本来这档节目起来的时候名不见经传,落到刚刚分来的周姿手中,风生水起,连续两年被评为五星级节目,周姿的声名也如日中天,又是二十五岁如花似玉的年龄。

不过台长大人知道,周姿的简历上,婚姻状况写的是“离异”。

这事儿,台长谁也没告诉,天知地知,他知周姿知,他没有问过周姿这事儿,加上现在,周姿风靡全城的“偶像”形象,告诉别人“离异”的事情,等于拉低节目的收视。

“周姿,听说了没有,这次台长请了一个声名赫赫的大人物,对大家都保密,好像要上你的商界节目。”旁边的左丹对周姿八卦。

“上我节目的,哪个不声名赫赫?”周姿不在意地反问。

台长请了一个神秘人物这事儿,她听说了,顶多就是什么重量级的大鳄,丰城最有名的新能源汽车大亨曾晋都请她吃过饭。

所以,一般的人物,是真的入不了周姿的眼,甚至都掀不起一点点波澜。

左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周姿继续看材料,一边看一边转笔。

不小心,笔转到了地上,弯身去捡的时候,看到身后两双皮鞋走了过来。

走在前面的一个人,皮鞋锃亮,脚步很快,意气风发的模样。

后面的人,鞋子一看就知道——台长。

两个人的脚步很快走到了周姿身边,走在头里的那个人弯腰,捡起了周姿的笔,不动声色地放在了她的办公桌上,继续往前走,等到周姿抬起腰来,他已经走过去了。

只能看到一个挺拔的背影。

“江总,就是这里,您走过了。”台长站在周姿的办公桌前。

前面的“江总”回头,露出了颠倒众生的笑,“哦,是么?头一回来,不知道。”

“周姿,给你介绍一下。江总,江氏集团的总裁,刚刚落户我们丰城,市长和省长亲自剪彩,一下子拉动了丰城的GDP,对了,江氏集团的总部在江城。”台长眼里冒光地对着周姿介绍,“江总是《商界》下一期的嘉宾,你今天给江总看一下采访大纲,让江总看看哪些问题该问,哪些不该问。”

周姿目光一直盯着“江总”,错愕惊讶,五年前的时光在她眼前倏然而过。

不过这份错愕很快被她隐藏在了眼神里。

“江总,您好!”周姿抬起手来,和“江总”握手。

江总的手触到周姿的,周姿本能地瑟缩了一下,他的手非常温热。

“周小姐久仰!”江总对周姿说。

周姿也露出一丝职业化的笑容。

两个人来到了会议室,分坐在会议室的两边。

刚刚落座,周姿的手机就响起来,她把采访大纲递给江总,说到,“抱歉,我还没来得及关手机!江总,您先看采访大纲。”

说完,她就把手机拿过来,准备关机,关机以前看了一眼,是简远东发来的:我知道得白血病的孩子不是周小姐哥哥的,孩子是周小姐的,因为牵扯到骨髓移植,我必须知道孩子的亲人有哪些,哪些骨髓能够匹配得上,如果周小姐不实言相告的话,我恐怕帮不了你!

周姿心里特别乱,一想到婉婉要进行骨髓移植,心就绞痛得难受。

那么小的孩子,得疼成什么样?她才四岁。

想想,她的眼里就慢慢地雾气朦胧。

她靠在后面的椅背上,眼睑低垂。

对面的江总看完了采访大纲,把几十页的纸放在了桌子上,饶有兴趣地抱着双臂,审视周姿,周姿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没有注意到。

“怎么?我又让周小姐哭了吗?”良久以后,江总说到。

第1章 我又让周小姐哭了吗?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