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生日礼物

“温言。”穆霆琛薄唇轻启,“再过半个月,你就十八了吧?”

他漫不经心的语调,在她心里砸出了深深凹陷的坑洞。

没等到她的回应,他随手将杂志扔在一旁的茶几上,侧过脸看着她,深邃的瞳孔里泛起了丝丝寒意。

温言本能的往后退了两步,她害怕如受惊的小鹿,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怕我?”他嗓音带着一丝戏谑,还有……恨。

穆霆琛起身走向她,每一步的逼近,都让她恐惧的后退。

是的,穆霆琛怎么可能不恨她!

温言的父亲操作失误,害死了穆霆琛的父母,血海深仇,温言根本不敢抬头看向穆霆琛。

下一秒,他的手肆无忌惮放在了她胸口:“是长大了不少……”

温言不敢反抗,这样的戏码,在过去,已经上演了无数遍。

“温言,真快啊,你都要十八了。”

穆霆琛就像是一条吐着蛇信子的毒蛇,似笑非笑道:“十八岁,我会送你一个大礼。”

说完,穆霆琛把温言一推,冷声道:“滚!”

这一夜温言睡得极不安稳,或许是因为穆霆琛回国了,他梦到了父亲。

梦里面她一遍遍地质问父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说的都是真相吗?你真的害死了穆伯伯和伯母吗?”

回应她的,只有父亲临上飞机前的笑容和背影。

那一场空难,穆家的私人飞机上17个人无一生还,穆霆琛的父母亦在其中。

媒体大肆报道是机长操作不当引发的事故,也有传言是机长起飞前违规饮酒。

温言的父亲温志远作为穆家的私人机长,即便也死于那场空难,还是成为了众矢之的。

一夜梦魇,醒来时天已经亮了,温言抚了抚有些发烫的额头,透过杂物间的小窗看着外面飘落的雪花,淡淡一笑:“下雪了啊……”

“言言,多穿点,今天要降雪,很冷的,你那小身板可别感冒了。”

刘妈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她,这十年,不管春夏秋冬,只要她醒来,总会叮嘱几句。

她应了一声,穿上了唯一一件大衣御寒,出门时,刘妈见到她,不禁鼻尖一酸:“言言……你问少爷拿点钱吧,添几件衣服,你这衣服都穿了几年了,女孩子这个年纪正是花钱的时候,你看你……”

温言固执的摇摇头,迎着风雪骑上了那辆快散架的单车。

穆霆琛不允许任何一个人施舍给她任何东西,包括钱财。

身后传来了汽车鸣笛的声音,她尽量靠边行驶,在一辆黑色劳斯莱斯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透过半开的车窗,她对上了穆霆琛的视线,目光浅浅交错之后,车渐远。

突然,车在前方停了下来,车窗被缓缓摇下,露出了穆霆琛那张冷漠的脸。

温言和穆霆琛对视了一眼,然后低头,沉默地骑着单车离开了。

“少爷?”

司机见穆霆琛神情不悦,有些担心。

穆霆琛没说什么,只是冷笑,还挺有骨气。

第2章 生日礼物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