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念想

看着楚长廷的背影,沈素心的眼底渐渐染上了雾气。

是呀,他是因为两年前自己为他挡了有毒的一箭,救了他一命,她那年迈的父亲,承受不了刺激,自此一病不起,才会在弥留之际让他报恩,娶了她。他也确实给了她无比的风光,但却从未给过她半分的柔情。

虽然她救过她,但他以前的未婚妻却是因她而死,若不是她父亲的要求,他退了婚,他的未婚妻又怎么会想不开,上吊自杀了。

他是怪她怨她的,但却又不能不报恩,成婚这五年来,他们一直都几乎形同陌路。

偶尔他喝酒了,他们才会同睡一榻,而他却从未在清醒的情况下碰过她。

他时常在军中住下,避免回府,就是为了避免看到她。

眼泪慢慢的落下,她不要这荣华富贵,她只想要他的一个拥抱,一声温柔的呢喃而已,可这却也像是痴人说梦而已。

沈素心的脸上渐渐浮现了一个凄寂的笑容,难道真要死了,才能换来他的一个拥抱,一声温柔的呢喃吗?

若是如此的话,那也值了。

第二日,楚长廷早早就起来去了军营,沈素心知道,他定然又要好几日不回来了。

沈素心让人准备了许多的布料,还有做鞋子用的鞋底,然后没日没夜的开始缝衣服,纳鞋子。

秀青端了药过来,见沈素心不眠不休的缝衣服,便劝道秀青心疼道:“夫人,你就歇歇吧,你这样只会让你的病情更加严重的。”

正在缝衣服的沈素心闷咳了几声,随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了,我只想多缝些衣裳给将军。”

“可是将军从不念及夫人你的好,夫人你又是何必呢?”

沈素心笑着摇了摇头,她不在意他念不念及她的好,只要等她不在了之后,他能为她上一柱香,心里有一禺角落是有她的便好。

低下头继续缝衣服,但忽然视野一模糊,想有什么液体滴落到了手上,黏黏稠稠的。

秀青一声惊呼:“夫人,你流鼻血了!”

闻言,沈素心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果然摸到了粘稠的液体。

“为什么会流鼻血?”

忽然传来低沉的声音,让沈素心和秀青都愣了愣,随后都往门边上站着的楚长廷看去。

沈素心忙拿起帕子擦拭了血迹,然后站起来福了福身子,把帕子藏到了身后。

沈素心怕秀青说漏嘴,所以让她先出去了,随后才回:“许是最近上火了。”

楚长廷看了眼他,不再继续说话。进来打开衣柜,看到一柜子的衣服,紧紧的蹙眉。

拿了一身衣服出来后,说:“明日我会把霜棠的妹妹接到府中来,你……不要出现在她的面前。”

听闻那个不在这世上之人的名字,沈素心脸色微微一变,再听后面的话,沈素心有些难受。

看着楚长廷换衣服,沈素心张了张唇,鼓起勇气问:“将军,若是有一天我也不在了,你是否会想挂念霜棠姑娘一样挂念我?”

听闻这话,楚长廷周遭的空气瞬间凝固,蓦地转回身看向她:“你拿什么来和霜棠相比?拿救过我的命吗?”看着沈素心因他的话而苍白的脸色,楚长廷继续道:“你不配和霜棠相提并论。”

沈素心催下眼,眼眶微润:“哪怕一点也不会想起妾身吗?”

“你死了,对本将军才是最好的解脱。”换好了衣服,楚长廷直接出了房。

一滴一滴的眼泪从脸颊滑落。

他的话,如利刃一样伤了她的心。

他总是认为她救他,是为了向他挟恩索取,可他从未想过,她是爱他才会舍命相救的呀。

第2章 念想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