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么快就解脱了

沈茵珺恍若未闻,直接关上门。

小样,还想跟老娘斗,门都没有!

出了别墅之后,她心情贼好,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拿出手机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还没等那头开口,沈茵珺就把手插进口袋里,慵懒道:“唐现啊,你家boss现在有难,你赶紧到圣庄园去救他吧,迟了你可就小命不保了!”

“救、救boss?”唐现握着手机的手,下意识的抖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您找人把boss给揍了?”

“不是。”

唐现一口气还没松完,就听到沈茵珺的语气极尽魅惑沙哑:“我把他给绑了,还睡了!”

咔嚓——

唐现听到自己的心脏,被从天而降的一道惊雷给劈两半了。

还没等他问个仔细,沈茵珺啪的一声挂了电话,发动红色玛莎拉蒂的引擎,朝着沈氏大楼呼啸而去。

已经过了上班高峰期,性能卓越的跑车一路飞驰,吹得沈茵珺一头栗色卷发向后扬起,明艳的俏脸越发魅惑。

她费尽心机跟楚禹城强行发生关系,只为了打破‘连续分居两年无性事则可离婚’这条法规。

楚太太的名头,她必须继续占用,只有这样,才能在群狼环伺下守住父亲留下的沈氏,将公司发展扩大。

在停车场停好车后,她拨通助理谢璇的电话:“立即公关下去,我和楚禹城的婚姻稳定,暂无离婚打算。”

“可是楚少昨天在媒体面前明明……”

“已经没事了。”

沈茵珺打断谢璇的犹疑,目光看向面前的双桥型建筑,两栋高达48层的大厦中间相连,坐落在枫城中心商圈里。

曾经,两栋楼都属于沈氏,但在两年多前,父亲被叔叔和她的前男友联手设计,气得心脏病发作,救治不及时去世,她几乎是一夜之间肩挑起沈氏重任,却因为经验不足轻信于所谓最亲近的人,差点陷入牢狱不说,连沈氏都被人分走一半!

要不是因为和楚禹城的婚姻,她可能连这一半的楼都护不住……

沈茵珺深吸一口气,踏进大厦里。

这个仇她早晚会报!沈氏大楼她也一定会夺回来!

……

一进办公室,谢璇立刻迎了上来:“沈总,按照您的吩咐,公关文件一发出去,万瑞集团的负责人就回话了,让您下午过去签约。”

“嗯,知道了。”沈茵珺面不改色地坐进椅子里,两腿间的酸软疼得她差点没叫出声来。

这个该死的楚禹城,要不是他在媒体面前乱放话,她至于这么惨么?

“沈总,您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没休息好?”

累了一夜她能休息好才怪!

沈茵珺朝她挥了挥手:“你出去忙吧,我没事。”

给自己垫了两个靠垫,她这才舒缓了许多,可还没等她坐稳,手机铃声豁然响了起来。

看着来电显示的名字,她勾唇浅笑:“楚总,这么快就解脱了?唐现的办事能力很速度嘛。”

“一个小时内丰和路别墅,迟到了你的车就会被碾压成废铁!”

第二章 这么快就解脱了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