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到底是谁

第二章你到底是谁

“等一下!”林羽璃赶紧道,“虽然我暂时没法给你解毒,却可以帮你抑制毒素扩散。但我有个条件!”

“等你成功了再跟本王谈条件!”夜君墨话音方落,一侧忽然响起了一阵破空声。

夜君墨神色一沉,拉着林羽璃便纵身跃到了一侧的位置。

他的速度极快,身形更是灵活。便是带着林羽璃这样一个累赘,也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速度。

几乎转瞬之间,方才他们待过的地方便插满了冷箭。

这是对方存心叫他死,保不齐,还会牵连到她!

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接二连三的遇到这种破事!

对方的箭雨密密麻麻的没有停歇的趋势,而林羽璃则被他带在怀里,被迫的承受着随之而来的危险。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他们暂且算是一条战船上的人了。

虽然他的那个护卫看上去武功不低,但凭他一己之力,显然也是没法同对方那百十余人相抗衡。

因而,林羽璃忍不住开口道:“这位王爷,我劝你最好还是放开我,你们还能多几分逃命的机会!”

夜君墨恍若未闻,继续携着她避开那一茬茬的袭击。

一开始,林羽璃还以为他要把自己当做盾牌,但很快,她便发现,此人分明就是在保护她。

这就有点奇葩了!她又不认识他!

出神间,暗处纵身飞跃出几十个蒙面杀手。

他们二话不说,朝着夜君墨便袭了过来。

林羽璃贴在他的怀里,只见眼前一片闪动的银光,叫人眼花缭乱。

来人都是高手,出手的招数招招狠辣至极。而这夜君墨也不是省油的灯,一手揽着她,一手执剑同这些人对抗,竟然没叫他们讨得半分的便宜。

蒙面人见夜君墨防的滴水不漏,索性将目标对准了林羽璃。

林羽璃原本只是在作壁上观,岂料那些刺客的剑眼瞅着就要伤到她的要害了。这下她顿时不淡定了,取出毒粉,毫不客气的对着就近的几个刺客便洒了过去。

“啊……”沾了毒药的刺客,顿时痛苦的哀嚎了起来,不消片刻,便倒在地上,绝了声息。

见状,夜君墨诧然的看向了她。

林羽璃一边继续防备着随时可能袭来的刺客,一边道:“先解决了眼前这些人再说!”

她所言不错,眼前这些刺客才是主要的。

两人互相配合,竟也难得的默契。

这个时候,暗处又加入了几个玄衣侍卫,很快便将在场的刺客给杀了个七七八八。

刺客见势不妙,纷纷咬碎了口中的毒药,顷刻间毒发身亡了。

但有一个慢了一步,被夜君墨的手下卸掉了下巴。

刺客哀嚎一声,顷刻间眼中写满了绝望。

落在夜君墨手里,想死就成了世上最难的事情了!

“王爷!”侍卫拉着那被卸掉下巴和四肢的刺客前来复命的时候,远远的却忽然射来了一支冷箭。

他们尚未回神,那刺客便被射中了要害,瞬间毙命了。

片刻后,阵阵马蹄声传了过来。

林羽璃下意识的循声望去,却骇然的发现,来人竟然是个熟面孔,还跟她有莫大的渊源!

几乎本能的,她便将身子往夜君墨怀里贴近了几分。

夜君墨身体一僵,蹙眉瞥了她一眼,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那个容姿俊秀的男人便过来了,满是担忧的询问道:“皇叔,您没事吧!”

说话间,他看到了夜君墨紧紧护在怀里的林羽璃,眸子闪过了几分疑惑。

此时林羽璃衣衫破碎不堪,身上更是露出了大片带着斑斑淤痕的肌肤,配着两人这暧昧的动作,怎么看怎么叫人浮想联翩。

夜君墨冷哼一声,随手用身上的披风将林羽璃裹了起来,隔绝了来人的窥探。

“靖王来的当真是及时!”虽然是惯常清冷的声音,却隐隐透出了讽意。

被点名的靖王夜祁寒浑若未觉,只是一脸歉然的回道:“是侄儿救驾来迟,还望皇叔恕罪!”

夜祁寒冷眸瞥了他一眼,沉声道:“回府!”

说着,夜祁寒便携着林羽璃纵身上马,飞速的离开了此处。

其他侍卫亦是一言不发的跟了上去,只有夜祁寒还留在原地,瞪着那绝尘而去的背影,冷冷的敛起了眸子。

“王爷……”手下赶紧跪地请罪道,“属下办事不利,请王爷责罚!”

“去查!到底是怎么回事!”夜祁寒冷声说着,随即也跃到了马背之上,临走之前,他不忘补充道,“还有那个女人的身份,务必查清!”

明明接到情报说是夜君墨身中蛊毒,蛊毒发作之时,浑身动弹不得!

如今看着满地百余具刺客的尸首,其中多数死于夜君墨的剑下。况且,方才他的样子,看上去可不像是中了剧毒!

再有就是素来不近女色的夜君墨,竟然会对那个女人那般亲密,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或许对付他,这个女人会是突破口!

走出夜祁寒的视线之后,林羽璃便要求夜君墨将她给放下来。

“你我萍水相逢,我也不欲与你有过深的牵扯,不如就此别过吧!”林羽璃瞅准空当,忽而出手朝他袭去。

她这一下,并不会要人性命,却能叫人出现短暂的麻痹。

但很显然,她低估了身后男人的能力,几乎在她刚有动作的时候,便被人点住了穴道。

瞬间,她动弹不得了!

“本王杀了你!”身后夜君墨那冷幽幽的声音响起,带着肃杀之气,堪比这寒夜的冷风,“或者,把你丢给夜祁寒。选一样吧!靖王妃!”

他的话叫林羽璃心中狠狠一跳,很显然,夜君墨已经认出了她。

虽然她沾满了污血的头发盖住了左脸的伤疤,而且此时又是满脸是伤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本来面貌,但刚才她见到夜祁寒的本能反应还是出卖了她。

大意了!深更半夜的,以这副形象出现在这种地方,还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随便一条,被夜祁寒揪住,都能给她治个不守妇道,送去沉塘的罪名!

落在夜祁寒手中,只有死路一条!

而夜君墨虽然这么威胁她,她却并未从他身上感受到杀气,可见,她对他来说,还是有价值的!

有价值是好事,是可保她活命的条件!

思及此,她也放下心来,淡声道:“我跟你走!”

“本王不留无用之人!”夜君墨的话,气的林羽璃差点咬碎了牙根。

这标准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是逼得她主动开口给他解毒!

“我有办法抑制你体内的毒。”林羽璃咬牙切齿的道。

或许是她的顺从,取悦了夜君墨,一路上他倒是没再找她的麻烦。

一路前行,他们来到了摄政王府。

直到此刻,林羽璃才明白了来人的身份,竟然是大周的摄政王!

那个令无数敌人闻风丧胆的冷面战神,操控整个大周国家大权的夜君墨!

他不是常年在外征战吗?怎么忽然回来了!

没容她多想,一行人便快步走了进去。

而此时,林羽璃被点了穴,一路上是夜君墨抱着入府的。

这一情形,惊得满府之人跌落了下巴。

林羽璃可不管他们如何震惊,反正此时她面朝里贴在夜君墨的怀里,由着他们猜测去吧!

众人很快便缓过神来,于是便有不明真相的下人,去向那几个侍卫询问事情经过。

为什么他们的王爷出去一趟,会抱着个女人回来?

侍卫们也是一头雾水,况且主子的事情,他们不能多言。

众人只得作罢,强压着满腹的震惊,各自做事去了。

而这个时候,园子里,夜君墨的房中,他正满目探究的瞪着面前的女子。

林羽璃瞥了眼被他紧紧抓着的手腕,挑眉讽笑道:“皇叔这是什么意思?”

夜君墨的表情并未因为她的嘲讽而有丝毫变动,甚至连抓在她腕上的手,也没有半点挪开的迹象。

“你到底是谁?”片刻之后,夜君墨终于开口了,只是那声音却透出了隐隐的杀意。

第2章 你到底是谁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