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像个跳梁小丑

秦时霆说话间,将茶几上的瓶盖,大掌一挥,全部挥到了地上。沙发下,茶几下都有。

景明月苍白着脸,抿了几下唇,艰难的蹲下身子,忍着腿疼,脚疼,一个一个的捡着瓶盖。

地上的很快就捡完了,但沙发下和茶几下也不少……

“继续捡!”秦时霆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命令道。

景明月没有说话,卑怜的趴在在地上,一点点爬过去,因为腿受了伤,这个动作,让她腿疼的倒吸了口凉气,一个没有稳住,她整个都趴了下去,脸贴在地上。

因为左胳膊的伤,她勉强用右手支撑起身子来,咬着牙,艰难伸出左胳膊

,忍受着剧烈的疼,将手伸到茶几下,去捡瓶盖。

她此时此刻,在所有人眼里,就像是个跳梁小丑!

她想,她在他的眼里,一直都是卑贱恶毒的吧。

呵!她自嘲的笑了!笑的她的心都疼了,笑的她眼泪都快溢出来了!

她疯狂热烈的爱,终于,在这五漫长的五年里,消失殆尽了。

秦时枫看着她痛苦的模样忍不住想帮她捡。

“哥,要不放了她吧,她的胳膊好像很疼,她额头一直冒冷汗!”秦时枫心疼的说道

秦时霆一记冷眼,秦时枫立刻闭嘴。

目光却一直注视着不断在地上爬着捡酒瓶盖的女人,她即使这样爬着,也仍旧是一脸的淡漠。

她就算是全身都疼着,她却也不说一个‘疼’字!

她的平静,让他冷眸产生一丝波澜。

景明月最后爬到他的脚边,想要去拿最后一个酒瓶盖!

就在她的手颤抖的伸过去时,他的脚忽然一抬,直接踩了上去。

下一刻,他就捏住了她的下巴。

“你曾经的傲骨呢?”

她曾经对着全世界宣布爱他的骄傲呢?

他明明是想要羞辱她的,但看到她这样,他的心里就不由的冒火。

景明月苍白着脸,望着他。

傲骨?

呵!

到了这一刻,她还有什么傲骨?

她的骄傲,自尊,倔强,在这五年的监狱里,什么都没有了。

她现在唯一的梦想,就是活着!

傲骨算什么?能当饭吃吗?能当钱花吗?能救她的命吗?

不能!什么都不能!她只要活着,活着就好!

“秦先生,以前都是我的错,对不起,求您放了我吧。”

景明月乌黑的眸子里是满满的害怕,她怕他,从心到身,都怕。

秦时霆捏着她下巴的手一阵收紧。

疼的景明月脸色又苍白了几分,额头上的汗珠滚落,疼……

“知道错了?错在哪里?”秦时霆冷冽的问道。

在入监狱前,她一直倔强的在说,她没有错,她没有杀人,没有杀他的儿子,现在,她却如此卑微的爬在他面前,告诉他。她错了!

“是,我知道错了,五年前,我不该对着全世界宣布我爱你,我不该嫁给你,更不该怀了你孩子……我……最不该的就是爱上你!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一定会改,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我一定不再去爱你……”

她因为害怕,恐惧,她全身都颤抖起来,她再也不敢去爱他了。

秦时霆听着她的话,脸色越发的冷冽。

她说,她知道错了,爱他是错了,她要改……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心底涌动着的那股怒火,瞬间升到顶端。

他用力甩开她。

“滚!”

她在爬到地上前,耳边传来男人低沉冷寒的声音,这一刻,他俨然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者。

林少泽与秦时枫都瞪大了眼睛,眼里是满满的不可思议。

多少年了,他们都没有见过他有表情了。

然而,就在今天,在这个服务员面前,他会生这么大的气!两个人都目瞪口呆!

“谢谢秦先生!”景明月说完,爬到门口,明显的比刚才的速度快了,她仿佛都感觉不到疼般,硬是抓着门把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去!

她真的怕他了。

一见到他,她就会想起她的孩子,那个才八个月大的孩子。

第4章 像个跳梁小丑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