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亲了再走

景明月深吸了一口气,她告诉自己,没事!没事!又不是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五年的监狱都坐了,还有什么是她不能面对的!

——————————————————————

缓缓抬头。

眼底是满满的害怕,恐惧的看向他。

男人依旧精练刚毅的五官,俊美如斯的脸面,全身都散发着禁欲系的冰冷,带着不似人间烟火的尊贵。

尤其是那双似乎带着漩涡琉璃般的眸子,一看,便让人移不开眼。

想到这五来的遭遇,想到她生不如死的痛,她忽然庆幸,她居然能从那样的人间地狱里走出来,活着,真好!

她现在左胳膊残了,腿还受着伤,脚也疼,她的全身密密麻麻都是伤,这五年来,她仿佛就置身于十八地狱,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热中。

她怕他!怕极了!

怕到,一见到他,她的身子就不由的会打颤!

这个亲手将她送进牢里的男人,这个让她在牢里受尽一切的男人。

“这么快就够五年了?”他抿了抿手里的酒,看似风轻云淡的开口。

这么快?

五年!

她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她生不如死,每天度日如年的过了五年,他居然说过的快!

“过来!”他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景明月在刹那间,脸上苍白如纸。

她的腿颤抖的厉害,非旦没有上前,几乎是下意识的后退!她想要逃……

“不过来也行,那就脱了,倒酒吧。”

秦时霆把玩着手里的酒杯,风轻云淡的说道。

景明月攥紧双手,极力的压下她内心的恐惧,垂着眼眸。“秦先生,这钱,我不挣了!”

“挣不挣,不是你说的算!脱!”秦时霆的尾音突提高。

让一旁的林少泽和秦时枫都齐刷刷的看向秦时霆!

这么多年来,从没有见过能有人让他加重语气!

时间,在这一刻仿如静止了般。

景明月缓缓伸手,紧紧咬牙嘴角不自觉带上了一抹苦笑。

脱就脱吧,在监狱里的时候,又不是没有跳过脱衣舞!只是,她的身上……

手放到衣扣上,一颗,两颗……外套,被她脱下来了,里面是一个吊带。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吊带,而是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露出的胳膊上。刻着那样鲜红耀眼的字,而且,居然刻着‘我是贱人!”另一只胳膊上刻着’我是罪人!’

火红火红的字体,在晦暗的灯光下,散发着妖冶之光。

“靠!”秦时枫忍不住先爆了口。再看向景明月的脸。

她的眼神平静淡漠,浑浊的不让无法看透,带着一股苍凉,将手一点点的伸到吊带上,准备开始脱。

“哥,要不这样,让她先与我来个热吻!”

秦时霆把玩着酒杯的手一顿,但很快就应了。“嗯!”

他仿佛料定,以她高傲的姿态,以她对他的狂热,

她是不可能去吻秦时枫。

他就是想要看着她向他求饶,她欠他的!

景明月紧握的双手又是一紧,指甲深深嵌入肉里,轻轻闭了闭眼。

不就是一个吻吗?有什么?她在监狱里被人用针扎满脸的时候都挺过来了,还会在乎一个吻?

抬步,向坐在沙发上的秦时枫走过去。

她只觉得那些盯着她的眼神更加冷冽了。

这周围的寒意越来越重,越来越浓,使的她不由的打了一个冷战!

她每靠近那个秦时枫一步,寒意就会大一些,不由自主的,她的脚步就缓慢下来。

渐渐的,她越来越慢,那道眼神越来越狠厉,每迈开一步,感觉就像是在踏在针尖上。

强大的压迫感随着景明月的靠近,几乎在整个房间蔓延!景明月坐到秦时枫的腿上,凑上红唇……

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就连秦时枫都懵了,本来就是想要调戏一下服务员,怎么忽然感觉这个吻压力山大!

直到景明月唇吻了上去。

直到秦时枫的薄唇上传来热度,一刹那间的温柔气息,让他心头一荡!

她的唇比想象中的还要美好,很轻淡,像是一种经历过了世间沧桑,像一片在漂浮在大海上失去了方向的叶了,让他心底忽升怜惜,莫明的升起一种保护欲!

就在他想要继续深入的时候,唇上的那片美好已经离去。让他的心也跟着空荡荡的。

“我亲过了!”她轻淡的说道,眼里淡漠一片,仿佛刚才亲吻秦时枫的人不是她一样。

秦时霆俊脸阴沉,整个包厢里似乎都弥漫着一种阴冷。

“你什么时候这么贱了!”他语气里隐带着的怒意,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景明月垂着眼帘,看向自己胳膊上刺着‘我是贱人’醒目大字。“我一直都犯贱!”她轻轻的说道。

因为她自视甚高又犯贱的爱上了他。

因为她不顾一切犯贱的怀上了他孩子

所以,才会让他亲自将她送到手术室,她的孩子才八个月阿!

所以,才会成就今天如此卑微的她。

秦时霆怒意更胜。

“不是想要钱吗?来,将这些瓶盖全部捡起来,给你一百万!”

第3章 亲了再走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