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洞房花烛夜

秦涵依浑身一颤,目光落向了声源处。

她声音在发抖:“鸢儿,扶我过去——”

鸢儿一下子就哭了:“夫人,我们走,我们不看了!”

“鸢儿、鸢儿!”秦涵依死死拽住鸢儿的手臂:“扶我过去!”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了。

鸢儿脸上都是泪水,很快被雨水冲刷,她扶着秦涵依来到那个房间前。

房里点了蜡烛,窗格纸上,印着里面男女的身体轮廓。

男人在烛火的映衬下,身材更显得高大,他的头顶轻薄的纱幔随风摇曳,烛火把他的影子衬得异常高大。

秦木棉柔情似水的看着他,似要把眼前的这座冰山融化,可不论她叫得多欢,做得多卖力,他都不为所动……

秦木棉渐渐沙哑的声音,和着窗外的雨声,丝丝缕缕钻进秦涵依的耳朵里,说不出的滋味。

她一直都知道他的体力是怎样的,一如当初她刚刚嫁给他的时候。

那时候,他每次都是半夜突然闯入她的房间,然后疯了一般折磨她到天明。

她每次都痛不欲生,第二天还要被他叫起来和佣人一起,去厨房给大家做饭。

此刻,听到秦木棉的声音,秦涵依才知道,原来,他在床上对别的女人,也可以那么温柔……

天空里的雨还在继续,秦涵依浑身湿透,身体上的痛楚仿佛刀子一般不断凌迟着她,可是,都没有此刻看到、听到的一切来得那么痛!

她三岁时候,母亲过世,父亲娶了秦木棉的母亲。

之后,就是她痛苦的开端。

那个女人,从小不给她吃饱、不给她穿暖,她打碎一个杯子,能让她跪一天。

那时候,她最喜欢找纪凉睿玩,因为每次纪凉睿都会带她去街上,给她买好吃的糖葫芦,还带她去听戏。

虽然二姨太虐待她、虽然秦木棉从小就针对她,可是,那时候秦涵依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因为,纪家哥哥说了,以后会娶她,她不用再受苦了。

一直,纪凉睿都是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的。

可是,他却娶了她仇人的女儿!

娶了欺负她十几年的女人!

雨渐渐停歇,天空泛起了一层鱼肚白,房间里的烛火,也似乎终于快要燃尽。

屋里的动静才渐渐小了许多,直到完全听不到声音。

火苗晃了几下,烛光消逝,房间里终于再看不到任何东西。

秦涵依身子晃了晃,觉得喉咙一热,忍不住吐了什么出来。

是一口血,喷洒在窗户上,触目惊心。

就在这时,紧闭的房间门突然开了。

第4章洞房花烛夜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