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保大人还是孩子

紧接着,她便彻底的没了意识,陷入昏迷。

景慕深绷紧唇线,看着面前的女人一点点的倒在血水之中,饶是他脸上一如既往的漠然也不由触动。

垂握在身侧的手掌攥紧了又松开,反复几次之后,他三两下的脱下身上深灰色的西装,裹起戚晚,将她打横抱起。

……

‘轰……’

一道响亮的闪电划过天际,瓢泼大雨猛烈降下,躺在病床上的女人额前碎发被汗水浸湿,双腿之间的血红色让她宛若一朵衰败的红玫瑰。

十几个医生护士手忙脚乱的围在病床前。

隔着那层透明的玻璃,穿着工整深灰色西装的男人伫立在窗口,目不转睛的盯着混乱的室内,目光冷的好似冰渣。

“景深!”

就在这时,电梯‘叮’的一声,一袭淡蓝色包臀短裙的沈暮烟,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直奔男人所在之处。

她褐色的卷发全部挽于一侧,看上去既有女秘书的精干,又有优雅淡然的女人味儿。

“有关发布会的事情我都已经布置好了,约了二十几家媒体,你这里情况怎么样了?”

在疾步走至景慕深身边之后,沈暮烟习惯性的挽住了男人精瘦的胳膊,转而望向病房内,鹅蛋脸上不乏忧色,却也仅仅只是一闪而过。

她扬起脸来望向男人冰冷的侧颜,不安的问,“好端端的,她怎么会忽然……”

话还没有说全,病房的门忽然被大力推开,发出沉重的响声。

戴着口罩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快步的走到景慕深的面前,毕恭毕敬的汇报。

“景先生,景太太腹中胎儿头部略大,卡在骨盆造成难产,大人和孩子只能先保一个,您看……”

“当然是不要孩子!”

这句话几乎同时从沈暮烟枚红色的樱唇中吐出来,她的心没来由的揪紧,纤细的指下意识的用力,掐的慕景深眉头跳了一下。

他眉头狠狠一皱,偏头,深邃的眼盯着沈暮烟姣好的容颜。

“景,景深……”沈暮烟强迫自己笑的更自然一些,迎上景慕深的黑眸,“孩子没了还可以再怀,毕竟小晚年轻,可要是人没了……”

她的假设还没有完全说出来,便觉得后脊背上传来一阵森然的凉意。

一道幽深的视线,炽热的仿佛要将她的身子烫穿!

沈暮烟识趣的闭上了嘴。

病房中,因为疼痛而喊的声嘶力竭的戚晚,声音已变得沙哑,眼角的泪水和止不住似的唰唰唰顺流而下。

她干涩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是两个字,‘孩子……’

“保大人。”可就在她等待的漫长过程中,景慕深那淬了冰似的嗓音,在病房外低沉冷漠的响起。

彻底破碎了她心中最后的希冀和期待!

“不……”细瘦的五指一把扯住身下的白色被褥,戚晚清楚的感受到了利刃猛戳在心尖时的疼痛,像是有一只猛兽在撕扯着她的四肢!

极度的痛楚席卷而来,悲恸之中的戚晚白眼上翻。

“景太太?!!景太太??”

“景太太您快醒醒!”

“景太太您这个时候不能睡!”

十分钟后,病房门第二次被推开。

景慕深正和沈暮烟交谈了几句,抬起头便看见主治医生神色凝重的摘下了口罩。

他眉头皱起,抬手示意沈暮烟闭嘴,右手顺势插入裤兜中往前走了两步,压迫感很强的直逼医生,问,“她怎么样了?”

清冽如冰泉似的嗓音中,不难听出还夹杂着那么一丝的关心。

主治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不敢有丝毫的隐瞒,“抱歉,景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

第3章保大人还是孩子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