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禀掌门,古姑娘已经用餐完毕。”桂香捧着一碟碟的空盘子,在他的面前恭敬地行礼。

“她现在怎样了?”肖阳低语轻问。

“古姑娘用餐完后便赶我们出去……”桂香顿了顿,有些怯生生地看着自己的主子,“不过,后来我们隐隐约约听到古姑娘又在哭……”

该死!

她就这么恨他吗?

恨他恨到连饭也不吃、水也不喝,她一定要这么恨他才行吗?连一点爱也没有?!

“自个儿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肖枉不知何时已来到他们主仆俩所在的长廊上,长满落腮胡的肖枉脸上净是嘲讽的颜色。

“我说掌门,看来你未来的新娘可是完全不懂你在名门正派面前力保她一条小命的恩情啊!瞧瞧她那顽劣的魔性!”

“她会懂的。她只是还不习惯谷外的生活罢了,不劳师叔费心。”

“是吗?怕是妖女野性未改,掌门虽有心将她感化向善,到头来仍然会白费心机!”

“师叔,肖阳不会看错人的。”肖阳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师叔,他俊美的脸上虽然仍是冰冷的模样,但握紧的双拳却是愤怒的证据。

“是吗?那我也只能祝你好运了。”肖枉指指气派的楼院之外,“刚刚华山和峨嵋等几个教派的弟子送来了贺礼,你这个做掌门的该去谢谢人家!”

“我会的。”

看着自己的师侄离去,肖枉的心里有着一股不平的怨恨正冉冉上升。

他明明是天山派最有资格继承掌门的人选,可上一任的掌门竟跳过他,而择师侄管肖阳作为掌门继承人。

能够当上当今武林第一正派天山掌门者,就如同是武林盟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肖阳就像是上天眷顾的笼儿一样,平白无故地就得到了他努力一辈子最想要的梦想,轻易地让他的美梦破碎!

而今,他更要迎娶唯一知道炽情剑下落的古月,倘若让他得知那把剑的下落,并寻获宝剑,这么一来,肖阳的名声和地位更是如日中天;而自己在天山的地位则将会一落千丈。

不!

肖枉目光中的恨意让人不寒而栗,憎恨让他看不清楚眼前的局势。

他一定要在肖阳得到炽情剑之前,先找到它!

“轰隆隆隆……”

灰黝黝的天空土,云层里透着闷雷的怒吼,彷佛要开始下起诡谲的细雨,然而在地面上的人们却正在为整个武林即将来到的一场政治婚姻而重新洗牌,整个天下的势力将重新分布。

灰暗的天空中,沉寂的东方乍见鱼肚白。

远处隐约可听到公鸡正卖力尽职的啼叫声,似是告知着沉睡的人们崭新的一天又即将到来。

又彷佛是正在宣告这不平凡的一天即将开始。

第5章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