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古姑娘……”

被派去服侍古月的桂香,已经在古月的门前唤了一个多时辰。

“桂香,妖……不,古姑娘还是不肯进食吗?”经过门外的侍女们悄声地问着愁眉苦脸的桂香。

“是啊!她已经两天没吃了,我怎么劝她都不听,如果我要进门,她就以死相逼……我怕掌门到时候怪罪下来,我就……”

桂香焦急地看着她端来的一碟碟菜肴,深怕自己会被责罚。

她们这群下人,完全不晓得为什么掌门要这么重视这个妖女。

“别白费心机了,我是不可能吃你们天山派送来的食物的!”

坐在房内屏气练功的古月,早已听到她们的耳语,但她对天山派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虽然身陷虎穴,可她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生死,古月心中唯一挂念的只有那日坠马并倒地不起的汤盛。她可以死,但汤盛不能早她一步踏入黄泉。

“你又在闹什么脾气了?”

突然,房门被打开,一道阳光随着肖阳高大的身影射进阴暗的室内,教人感到好刺眼。

“为什么不吃饭?”

肖阳那双深邃的眸子里闲着神秘的幽光,与古月冷若冰霜的美眸恰巧对上。

“我不吃饭碍着你了吗?爽快一点就一掌劈死我,别跟我说教!”古月自鼻间发出一声冷哼,“软禁一介女流,你们这算什么中原正派的做法?”

“一介女流?”他有趣地挑起浓眉,似乎对于古月的说词感到很有趣。

“是谁打倒了天山派这么多武功高手,自地牢里劫走汤盛!”

听到师弟的名字,古月不禁胸口一紧,她连忙问道:“你这个混蛋,你把汤盛怎么了?”

见到古月这么关心另一个男人,肖阳的心里便不禁燃起醋火。

“他没有死,但……”

“但什么?”她紧张地瞪着他问。

“如果你饿死,我会抓他陪葬!”肖阳的眸中透着几许可怕的寒光,教人不寒而栗。

“你这个伪君子!”

听到这种要胁之语,古月不禁火冒三丈,她倏地冲上前去,狠狠给了肖阳一个耳刮子!

“呀!”在门外的侍女忍不住惊叫起来。

“生气了?”他那张俊脸上立刻多了五爪红印,但肖阳并没有对她的举动生气,只是用十分平淡的语气说道:“我说到做到,如果你不吃饭,我真的会让他陪葬!”

“你……”古月只感到怒不可遏。

“我可不希望我的新娘太瘦,也不希望等我回到天山之后,迎娶的是一个神主牌!”

“你明明说你要让我考虑的!”她气极怒吼。

“身为阶下囚,你认为你有拒绝的权利吗?”肖阳将房门一关,瞬间将他俩与外界隔绝。

“你……”这男人漠视她的一切,他是将她看成了他的所有物吗?

不等她将话说完,肖阳已猛然地搂住她的纤腰,将她揽入怀中,霸气的唇直接覆在她的红唇上。

“呜呜……”

古月不断地想从这双铁臂里挣出,却是徒劳无功。

将她掳在怀中的肖阳有一种融合了热情和嫉妒的狂野力量。

“肖……”

他的举动让古月又气又急,反抗得更剧烈了。

“我很快就是你的相公了,你不需要这么激动的反抗我。”肖阳的声音里听得出带有一丝占有的霸气,教她不禁脸红心跳。

“我才不会是你的娘子!”古月的小嘴好不容易重获自由,连忙正色的宣布自己的主权。“我是汤盛的娘子,这是师父说的……”

然而,她却未能将话说完整。

“你师父已经死了,你是自由的。”他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低沉的嗓音充满了对她的占有欲。

“汤盛……”

泪眼蒙眬且双颊微红的古月不禁喊出汤盛的名字。

这让肖阳在那间清醒过来。

“你就这么喜欢你的师弟?”他冷冷地推开她。

古月连忙穿好衣裳,含着泪的小脸上全景怨恨的神色,“没错!我师弟比起你来,的确是高尚多了。至少他不会像你这个伪君子一样,这样对待一个姑娘家!”

醋意攻心,肖阳原已沸腾的情绪全在此时冻结起来。“把饭端上来,你们在这儿看着古姑娘吃完。”

肖阳冷冷地下令,扬起衣袖,忿忿的走出房门。

“肖阳!”古月愤怒的哭了出来,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珠不甘心的滑落。“总有一天,我会加倍奉还你给我的耻辱!”

她的哭声在迥廊间响起,让已走在百转千折的回廊上的他的心不禁微微抽痛。

她又再一次地拒绝他了。

而且是用冷冷的态度,满身是刺的防卫来阻挡他。

他又、又何尝喜欢惹得她落泪伤心呢?

肖阳的心里全是因为舍不得让古月哭泣而抽痛着,可他却不愿意放手。

“砰!”

一声撞击声响,只见肖阳一掌劈在迥廊的大理石柱上。

“可恶……”

他就是因为忘不了四年前那匆匆的一瞥……

第3章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