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那爸比为什么不留下来

吃的是火锅,怕有味道,所以包厢门是敞着的。

令人没想到的是:时念转身去拿调料的工夫,女儿就不见了。

“早早……”

她急得眼睛都红了,小跑着在楼道里寻找女儿。

高跟鞋底急促敲打着地面,发出清脆欢快的声音,紧接着,时念的声音传过来:“早早,你在哪里?”

“回答我一声!”

她六神无主,眼睛红的吓人,眼底尽是泪光。

忍不住往坏的方向想,脸色白的近乎透明。

如果孩子被坏人带走怎么办?

霍谨言认得她的声音,牵着女儿的手,停驻在她跟前。

冷冷凝着她。

眼底散发出来的尽是冷漠。

时念急得不轻,看到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握着女儿的小手出现在她对面时,那颗慌乱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早早,为什么乱跑?”

“妈妈会担心的!”

无视她身边的男人朝孩子扑过来,把小姑娘紧紧抱在怀里。

“你吓着妈妈了,知道吗?”

“以后不许这样了!”

小姑娘看到妈妈,高兴极了:“妈咪,早早没有乱跑哦,早早是来找爸比了。”

时念抬眼,这才看到女儿身旁的男人是霍谨言。

他站在那里,不怒自威,身形高大,强大的气场几乎将整个楼道填满。

巨大的压迫感让她不敢正视。

男人背光而立,将地上映出一大片阴影。

逆着光,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时念依旧能感受到那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

糟糕!

他一定认为:是她让女儿跑来找他,搅乱他和白月光的约会!

她没勇气看那个男人,匆匆站起身来,抓住女儿的手:“宝贝,跟妈妈回去,好吗?”

出来的匆忙,她只穿了一件深V领的羊绒毛衣,楼道里没有暖气,再加上受了惊吓,脸色白的厉害。

连嘴唇都是颤抖的。

那样的她,是霍谨言从不曾见过的。

满腔怒火倏然消弥散开,再找不到半点踪迹。

霍谨言的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

那样的眼神,让时念如芒刺在背,倍感不安。

他要做什么?

急切切拉过女儿的手,想就这么离开,不曾想……

孩子的另一只手死死拉着霍谨言的,没半点要松开的意思。

“霍早早!”

时念终于压制不住自己的怒意,叫了小姑娘的全名。

每当妈妈叫自己全名的时候,就表示她在生气。

小姑娘没见过这样生气的妈妈,意识到自己错了,立刻就白了脸:“妈咪,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我只是太想爸比了。”

时念哪还有斥责孩子的心思?

所有的惊吓都被安安那一句“太想爸比了”冲散的干干净净。

是啊……

安安有什么错?

错的人是她!

如果不是五年前她给霍谨言下药,逼着他娶了自己,他又怎么会这么讨厌女儿?

孩子是最无辜的。

都是受了她的连累。

余下的话全部卡在嗓子眼儿里,如鲠在喉,不上不下。

霍谨言全程看着这对母女,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冷冷道:“我还有事!”

挣扎着抽回被孩子抓住的手,转身离去。

不带半分留恋。

“爸比,不要走好吗?”

早早扭过头去,看着那人愈走愈远的背影,眼里写满哀伤。

孩子清脆的声音在楼道里回响,已经走远的男人仍旧大步而行,恍若未闻。

小姑娘一下子就红了眼睛,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再没之前的半点开心。

“妈妈,是不是早早再乖一点,爸比就不会不理我们了?”

时念只觉得心口抽抽的疼,像是有人拿着钝刀,一下又一下的割着她的心尖儿肉,不能给她一个痛快。

她蹲下来,用力抱住孩子,把氤氲在眼睛里的眼泪抹去,强颜欢笑:“怎么会呢?”

“我们早早已经很乖了,不需要再乖啦!”

小姑娘吸着鼻子,神情落寞:“那爸比为什么不留下来?”

第2章 那爸比为什么不留下来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