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开棺验尸

语毕,楚月离便身子一软,昏厥在了白方睿怀里。

------------------------------

待到白方睿将楚月离安置回软榻上离去后,她便悄悄睁开了眼睛。

她身体情况虽然每况愈下,却也不至于真的体力不支晕倒。只不过现下情势复杂,自己记忆又零零散散,才不得已出此下策,也是想着多为自己争取些时间应对。

然另一边拢翠阁内,莫皎皎自然是不知道的。

莫皎皎正抿着手中的茶,小柔怯怯上前,轻声:“娘娘,方才太子殿下的人来过,说是明日要给小敏开棺验尸,让娘娘准备一下。”

本就不想听到那个贱人的名字,莫皎皎闻言火大,忍不住怒道:“验尸验尸,那丫头的尸体早被扔到了乱葬岗,昨日找来,已被山狼啃得不成样子了,却叫我准备什么!”

小柔吓了一跳,忙道:“娘娘慎言,小心隔墙有耳。”

莫皎皎这才冷静了几分,唤小柔上前:“浣衣坊管事是我们的人,你只管去她那随便找个不中用的丫头勒死塞进棺材里也就是了。”

小柔眼睛一亮:“娘娘英明。”

莫皎皎往椅背上靠了靠,眸中不掩矜傲:“同我争斗,就只有死路一条!”

次日开棺验尸,白方睿自然也在。

莫皎皎依旧是一副贤良淑德的模样,端立在白方睿身侧。

楚月离冷笑一声不去看他们。这厢棺材已被打开,露出里头的女尸。她心头一动,转身向白方睿施礼:“殿下,请容臣妾亲自验尸。”

白方睿颇感意外。寻常女子对尸体都是避之不及,不想自己这个平素胆小怕事的正妃竟提出这样的要求。便微微颔首,准了。

楚月离唇角含了一抹冷笑,快步上前。

小敏怎么死的,她清楚得很。而棺中女子身上瞧着没有什么伤痕,自然不会是小敏。

何况凭借她做法医的多年经验,已将这女子的死因猜了个七七八八,只是这身份??????

若想让白方睿相信,自然不能只凭她一面之词。

正想着要怎么言说,楚月离却听到一清秀的女声,只是带着些许没有生气的空灵。

“太子妃娘娘,奴婢本是浣衣坊宫女,昨日被小柔勒死,若娘娘能闻奴婢之言,万万帮奴婢主持公道。”

“啊!”楚月离受了惊吓般退倒在地上,手掌被地上的石子划出了血痕,迎着旁边人疑惑的目光,她往每个人脸上扫去。

难道是我幻听?

“娘娘莫怕,奴婢尚有一丝执念,娘娘与常人不同,现能闻奴婢之言……”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消散。

楚月离顿了顿,整了整衣衫,看着白方睿的神情,明显是已经不耐烦。

难不成穿越一次,还给我穿越出特异功能了?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吧,浣衣坊???有了。

她眉心微曲,计上心来。俯身装模作样的执了女尸的手腕查看,旋即做出一派惊愕神色来,高声:“殿下,小敏左手手腕处有一红色胎记,此女手腕却是干干净净,必不是小敏。”

白方睿闻言蹙眉,心里满是质疑,“当真?”

“当真。”楚月离起身,抬眸望向白方睿,朗声,“加之此女不过豆蔻年纪,手指上却布满老茧。在府中能有这样特征的下女,臣妾断定她必然出身浣衣坊。”

“何况若是上吊身亡,颈项上的勒痕应延伸至下颌两侧。此女的下颌两侧却是干干净净,想来该是被人勒死的。”

言罢,楚月离眸光一转,望向莫皎皎,似笑非笑:“皎皎妹妹,我说的对吗?”

闻楚月离方才有理有据的一番言论,莫皎皎心下早已慌了,不想此刻楚月离又直接问到了自己头上。

她强自压下心头惊愕,勉强扯了一个笑在面上:“姐姐在说什么,皎皎听不懂。这丫头自然是小敏,怎会有错呢。”

楚月离早料到她不会认,也不纠缠:“是与不是自有公论,妹妹别急。”

说着转眸望向白方睿,施礼:“还请殿下允准,召浣衣坊管事前来一问。”

白方睿点了点头,心下只觉自己竟似不识面前这女子了一般,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不多时,浣衣坊管事便被带到。

楚月离上前,挽了个笑在面上:“姑姑可否告知本宫,昨夜浣衣坊可有婢女失踪?”言罢楚月离抬眼看着白方睿,发现对上了视线,又迅速转了眸子。

到底是一国太子,闻言心思一动,便意会到了其中关键,挑了挑眉,饶有兴趣的继续看着。

管事偷眼瞟了莫皎皎一眼,梗着脖子道:“太子妃在说什么,奴婢不知。”

闻言楚月离唇边笑容蓦然变冷:“哦?你竟是不知么?”

顿,猛然抬高了声音,横眉立目:“身为浣衣坊管事,理应清楚浣衣坊上下人员调度。如今少了一个丫头,你竟敢说不知?!”

管事被楚月离唬得一惊,又瞟了一眼莫皎皎,旋即打定了主意死不认账:“娘娘说得哪里的话,浣衣坊近来并无下女失踪,娘娘却要奴婢知道什么?”

楚月离冷笑:“你却是个有胆色的,想来不受些苦头却是不会招认了。”

说着她转向白方睿,施礼沉声:“殿下,此人冥顽不灵,还请殿下下旨,将她关入刑室审讯!”

莫皎皎闻言不由心中一颤,未待白方睿答言便脱口而出:“不可!”

要知道太子府的刑室有七十二道刑罚,道道令人痛不欲生。若是真将管事关进去,怕是不多时她就要将自己供了出来。

转眸却瞧见白方睿正望着自己。莫皎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补充道:“刑室刑罚过于血腥,嫔妾实是...于心不忍。”

于心不忍?抽剑斩杀张医师时痛快果决,这会儿却于心不忍了?

楚月离心中冷笑,旋即微扬柳眉,抬高了音:“妹妹说的固然有理,可杀人换尸乃是大罪,为还妹妹清白,还是审一审的好。”

莫皎皎气的牙痒,正要说什么,却又被楚月离抢过了话头:“何况此事牵扯到了妹妹身上,妹妹如此袒护此人,知道的说是妹妹仁心善行,不知道的,还以为妹妹是有心包庇纵容。为免他人闲话,还请妹妹勿再插手此事。”

一番话说得客客气气,却又夹枪带棒,堵得莫皎皎愣是一句话也接不上。

一旁默了许久的白方睿遂微挑眉,轻笑:“便按太子妃说得办。”

莫皎皎登时急了:“殿下!”

白方睿闻言转眸望向莫皎皎,安抚的温柔一笑:“皎皎别怕,我定会妥善处置,必不回让你瞧见血腥。”

第三章 开棺验尸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