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穿越了

太子?亲自提审?

楚月离闻言只觉剧痛的大脑仿佛抓住了一根主线,稍微清醒了些。

莫皎皎的声声指控言犹在耳,想来一会儿的所谓提审也是不好应付。思及此处,楚月离逼迫自己强打起精神,随着狱卒向外走去。

到了审讯室,楚月离一眼便瞧见了坐于中间的白方睿。

毕竟是原主心心念念的男子,楚月离只觉心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白方睿居高临下的望着她,语气如冰,眼底丝丝恨意,“听皎皎说,是你派身边丫头害死了本宫的儿?”

话音未落,一旁的莫皎皎便取出帕子拭泪,低声啜泣道:“若是姐姐嫉恨妹妹得殿下宠爱,责罚妹妹一人便是,又为何要害妹妹得孩儿啊。他,他不过是个襁褓婴儿,你怎能狠心至此啊!”

一番话说得字字泣血,惹的居高临下的白方睿一阵心疼。

当年若不是莫皎皎挺身而出救下白方睿,莫皎皎也不会失去一身武功久病卧床,而这楚月离次次给他宠爱的小师妹找事,这东宫,早就容不下她。

随即,他的眼角流露出一丝狠意。

楚月离冷笑未言,拼命在脑海中搜寻能证明原主无辜的线索。却无奈原主临终前的一撞实在是对这具身体损伤极大,记忆也跟着有些模糊,非但未能理清思绪,还觉一阵头痛欲裂,牵动着整个人抑制不住的颤抖。

白方睿自是觉察了楚月离的异常,冷眼无视,这惹人心疼的卑劣手段,不知她用过多少次!

莫皎皎尚不知地牢中发生了什么,见此只以为是那几个死囚下手没轻重打伤了楚月离,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收了啜泣,满面惊讶:“诶呀,姐姐这是怎么了?”

又快行几步上前,一双柔荑搭上楚月离肩膀,俯身望向她的眼睛,剪剪秋瞳里盛满了担忧,轻启朱唇:“姐姐可是受伤了?莫不是地牢的人有眼不识泰山,伤了姐姐?”

说着又作势施礼,语中满是悔恨,倒像是一切果真同她没半点干系:“都是皎皎思虑不周,让姐姐受苦了。还请姐姐责罚。”

楚月离正要开口,却听上头白方睿淡淡开口,“皎皎,如此狠毒的女人,就算受了委屈,也是她罪有应得。”

闻言,楚月离只觉心中一片寒凉。

半晌,她抬了眼望向惺惺作态的莫皎皎,面上却是端出了一个柔婉的笑来:“殿下说的是。底下的人犯错是底下人的不是,终归不该怪到妹妹你头上。”

莫皎皎不想楚月离竟是这个反应,不觉心生疑窦,瞧着她没有答言。

楚月离却转了眸望向白方睿,轻咳两声,杏子般仿若含了无限诚恳:“只是月离虽身负谋害皇嗣的嫌疑,却也终归是太子您的正妃。如今在您府上的地牢中负了伤,传出去总归是不好看。况且,我能证明自己……”

这原主虽然不过挂了个太子妃的虚名,说起来却也是个举足轻重的身份了。若供了这么好个名头却白白遭人欺负一通,着实不是她楚月离的风格。

太子随明白这一点,但今日楚月离与以往的不同,令他起了疑心,“哦?你有证据清白自己?”

莫皎皎不想楚月离三言两语间竟说动了白方睿,登时便慌了神。

思及此处,莫皎皎忙转身望向白方睿,端出一副真诚样子来,盈盈下拜,“殿下,夜已深了,怕是不便惊扰他人。”

说着又转向楚月离,恳切道:“何况姐姐在地牢中受伤之事,实是不宜闹得人尽皆知。”

“这话便是妹妹说得不对了。”

未待白方睿答言,楚月离便抢过了话头,毫不闪躲放热迎上莫皎皎的目光,笑的无比温婉,吐出的话却是绵里藏针:“月离受些苦楚自然不打紧,可若为图一时清净对此事不加严查,若被有心人得知,以为殿下软弱可欺,可就得不偿失了。”

一番话说得莫皎皎哑口无言,只得求助似的望向白方睿:“殿下,您...”

白方睿正饶有兴趣的望着楚月离。从前只觉得他这个正妃良善得软弱无能,今日听她说一番话,竟是丝丝入理无从反驳。

他转眸望了一眼莫皎皎,露出一个安抚的笑:“既如此,还是谨慎处置为好。”

莫皎皎还欲反驳,转眸却对上楚月离似笑非笑的神情。想来即便自己再加阻挠,她也是有无数条理由等着自己,何况此事已得到了白方睿的首肯。权衡再三,莫皎皎只得施礼应和:“殿下说的是。”

白方睿站起身,面上不掩倦懒:“今日夜色已深,此事便先审案到这。”

言罢,抬步向外走去。走到一半又想到什么,停了步子望向跪在地上的楚月离:“如若你找不出证据清白自己,这太子妃的位置,也不稳了。”

楚月离垂眸,眼底溢出些许悲痛。

次日。忧思过度加上昨夜伤势颇重,醒来后楚月离只觉浑身像是散了架子一般没半分力气。可豺狼在侧,她也不得不逼着自己打起精神下榻,想着叫人给自己梳洗一番后出门探探情况。

太子妃不受宠爱府中上下人尽皆知,加上如今又摊上了这样的事,丫头仆从们更是惫懒。楚月离唤了数声都不见有人应答,不觉心下腾起几分怒气来,自个起了身往院子里走,想去瞧瞧这些下人都是在忙些什么。

行至前厅,便听两个丫头在嘁嘁喳喳议论着什么。楚月离便压下怒气,悄无声息的上了前。

二人浑然未觉,依旧你一句我怕一句说的起劲。

“小敏姐姐昨儿下葬了。听说是为了替咱们正妃娘娘揽罪自杀而死,想来也真是可怜。”

“可不是?当真是个忠心护主的奴才,只是太过愚忠。说来还是莫娘娘心善,替她收殓了。”

楚月离闻言心中暗恨,不由攥紧了拳,骤然抬声:“身为下人不知安心当差,却在这嚼主子的舌根,可是这东宫装不下你们了?!”

那两个丫头闻言早吓得慌忙跪下:“都是奴才们误听人言,还请娘娘念在初犯,饶恕了奴婢们吧!”

楚月离自然知道症结不在这两个丫头身上,冷哼一声:“今次便作罢。为将功折罪,你们即刻将殿下给本宫请来。”

丫头得了令,忙匆匆而去。

待白方睿进来的时候,正瞧见楚月离神思倦怠仿佛站都站不稳的样子。

白方睿抬步上前,楚月离顺势攀住他的手臂,在他耳边低声道:“小敏...身上有能证明臣妾清白的东西,不可...下葬。”

语毕,楚月离便身子一软,昏厥在了白方睿怀里。

第二章 穿越了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