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轿子着火

二月初四,宜冠笄,宜会友,宜嫁娶。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赵瑾被扶着进了喜轿,整个人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心道成亲可真累煞人也。

这几年来名冠京城的赵姑娘,今日要嫁的是杨太傅之子杨重曦。

赵瑾脸色微红,觉着成亲是累了些,但比起心中的忐忑和甜意,那累似乎也微不足道了。

只是这二月春初,轿子中的热还是超乎了她的想象。

突然轿子砰地一声突然摔落在地,外面传来一阵尖叫,喜气洋洋的送亲队伍一霎间兵荒马乱。

赵瑾抓住窗沿稳了稳身形,险些没给摔出去,但她那红盖头伴着满头珠翠却未曾幸免于难,直接被甩出了轿子。

地上的灼热之感吓得她赶紧收起了脚蜷在座上,坠地的红袍已经燃起了火星。

这轿子竟然从底下烧起来了!

“轿子着火了!”

“快救人!”

赵瑾试着扑了扑,眼见无法扑掉外衣上的火,便赶紧脱了那件厚重的外衫扔出了轿子。

外边的人急得焦灼不安,她的贴身婢女还在外面扯着嗓子哭喊:“姑娘快逃出来!你们快去救姑娘!”

赵瑾坐的那快地方已经有火舌舔舐了上来,燎得赵瑾狼狈躲避。此时又听到外面的呼喊声,她暗道,与其在里面被活活烧死,还不如冲出去抓一线生机!

精致的绣鞋刚一落地就被火烧了上来,她却无暇他顾,一心只想快步往前去掀开轿帘。

岂料有风吹过,那喜轿的帘子还没被掀开便着了起来。赵瑾的手险些被烫着,急忙一缩。那帘子却依着风势带着火苗往轿子里钻,直直扑到人身上来,她下意识地捂住了脸,又开始往身上窜的火苗让她禁不住惊慌失措的“啊”了一声。

再待在里边铁定要被烧得不人不鬼!赵瑾咬咬牙,深吸一口气捂住头,就地迎着火势滚了出去!

外面的喜婆丫鬟见轿子里滚出一团火球,急忙上前帮忙将她身上的火给拍灭。待确定了新娘子没有大碍,只是身上被燎了几个水泡,这才纷纷松了一口气,而另一波人则急急忙忙去找大夫过来。

赵瑾面色惨白,惊魂未定地抚了抚胸口,双腿还有些发软,虽然身上的有些地方被烧得疼痛不已。但好歹终于脱离了火海,她这条小命是保住了,她长长地吁了口气。

“大夫来了!大夫来了!”

赵瑾提着的心总算彻底放下了,她转身便想要去给大夫看诊,待确定真正无碍之后,也好让周围的人放心。

岂料就是她转身的刹那,变故突生!

冰冷尖锐的硬物破空而出,直直穿透她整颗刚刚松懈下来的心脏!

胸前的剧痛让赵瑾缓缓低下头,只看到从背后穿胸而过的殷红的箭矢,在日光下泛着刺眼的光。

风头无两的赵家女和那台令人羡艳的喜轿,在一片兵荒马乱和烈色火海之中,绝望地轰然倒塌。

......

三月初三,春意正浓。

吹吹打打的锣鼓声又响起在耳畔,喜轿不知为何顿了一下,让轿中睡得迷迷糊糊的少女醒过神来。

赵瑾突然睁开了眼睛,摘下自己的红盖头,抚着心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轿子虽闷,却没有那种热浪烘人之感。外边偶尔传来围观的百姓低声的议论,“大火”、“可惜”、“娶亲”一类的字眼传入耳中,却因为隔着有些距离,始终听不完全。

赵瑾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心道恐怕是自己今天一大早就被拖起来梳洗装扮累着了,加上沿路这些百姓的议论声,才做了那样的噩梦罢。

轿子骤然一停,门外传来礼官的唱和声,是要新郎官踢轿门了。

赵瑾急急忙忙捡起头盖盖好,那人咚咚地踢了轿门之后,伸进来一只手。

那是一只略带薄茧的手,肤色不算白皙,微黑,却显得有力而稳重。

可这绝对不是杨重曦的手!

被遮在凤冠霞帔下的瞳孔骤缩,一时不知作如何反应。

外边的人似是等得有些久了,颇为不耐,便半个身子探进了轿子,直接将人抱了出去,引得周围的人一阵调侃惊呼。

那人的声音微哑,却又有几分不知轻重的轻佻在里边,低低地在她耳边道:“夫人,该下轿了。”

赵瑾浑身忽然僵了僵。

这也不是杨重曦的声音!

那人只当她太过紧张,便也未曾放下她,直接将人抱着跨过了火盆,大步往喜堂去了。

赵瑾却在这个时候挣扎起来。那抱着他的人面色不变,却暗中将人抱得更紧了。

她极力将颤抖的声线压低,声音中还隐隐带着哭腔:“快放我下来,人错了!我要嫁的不是你!”

那人似是见她闹得厉害,借着宽大的衣袖掩盖,趁机在她的臀上轻轻拍了一下,下一刻果然见她老实得一动不动了。

他耳根微红,说出的话却不见得有多和善:“大庭广众之下,咱们还是要矜持一些的。反正已经进了门,你是谁有什么要紧?”

前一句暗含威胁,后一句漠不关心。赵瑾头盖下的脸色通红,眼泪直掉。这人究竟是谁,连取亲这等大事都浑不在意!

之后赵瑾便浑浑噩噩地如同牵线人偶一般拜了堂,直到被送入新房,盖头被精致莹润的玉如意挑开,眼前光线一亮,她心底的火气便再也压制不住地窜了上来!

这不是她的婚礼,这也不是她的夫婿!

她倏然站了起来,撞翻了正被喜娘递过来的交杯酒。

新房中的气氛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冻住了,众人口中的夸赞和祝福戛然而止。

一声轻巧的笑意却在这时响起,那和她一样一身大红喜袍的人以不容抗拒的姿态将她揽入怀中,语调未见任何不悦:“我这夫人第一次看到我这般丰神俊朗的人,难免失态,还请诸位见谅,待我安抚一番,再去前厅给诸位赔罪。”

众人被他逗乐,想着新郎官这性子果然是个疼媳妇儿的,一个两个笑着出了新房,连喜娘都被新郎官打发了出去。

只是宾客中也并非都是乐见其成之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落在众人之后出了新房,口中便再也忍不住出言相讥:“沈碧玉果然是个破落户出来的,大婚当日都能出丑,我看也没谁了。”

第一章 轿子着火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