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机会来了

罗玉身上的臭味一时间全钻进了程妈妈的鼻子,程妈妈差点没被熏得晕过去,直嚷嚷大叫说,“快滚开,快滚开,来人啊,快把她拉开……”

罗玉也惊住了,她想立刻爬起来,可全身被马蹄踢得酸痛不已,现在根本半点力气都没有,所有的后院粗使下人,此刻都围在四周,窃窃私语的笑成一团,却没任何人敢上前帮忙,开玩笑,那臭味,沾上了还不知要洗多少次澡才能洗掉呢,她们都是粗使下人,可没条件浪费水来洗澡,若是夏天还好,井里打了凉水搓就是了,可这是初春,洗澡水都是要现烧的。

这对“母女”臭味相投的纠缠在一起,平时受了她们气的丫鬟妈妈们都是觉得痛快。

季莨萋稳稳的站在一旁,被乌黑掩盖的脸上,露出一丝寒意,眼底,清明如碧潭,额前的碎发微微晃动,遮住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同时也掩盖了她眼底深深的恨意。

等着吧,这还是只是个开始罢了。

自从那日后,罗玉算是大病了一场,程妈妈虽然依靠体态健硕而没病着,却也是吓得不轻,连着好几日都没见着,每日早上吩咐了事,也不督促丫鬟们了,日日躲在厨房里淘上头贵人们吃剩的燕窝粥,珍珠粉,虽说寒颤了点,但这程妈妈本就是个不要脸的,倒是也不计较那些厨房下人的白眼。

因为没了罗玉和程妈妈看着,小巧连着几日都偷偷从大食堂拿来几个白面馒头,塞给季莨萋,季莨萋虽然做的是下人的活,但她到底也算是寄养在这儿的国公府小姐,因此她的吃食是有人专门准备的,而那个准备的人,就是程妈妈,程妈妈是秦府吩咐来照料这位千金小姐的。只是谁都知道,所谓的照料,不过是虐待罢了。

程妈妈守食,季莨萋就别想吃一顿饱饭,这几日程妈妈心绪不宁,防范松懈了,小巧才能偷渡点吃食过来。

“巧姐,你别来了,被程妈妈发现了,你就完了。”捏着手里的馒头,季莨萋淡淡的说。

小巧看了一眼院外,发现没人盯着,就笑了起来,“不会被发现的,你快吃,别光拿着,吃饱了才能做事。”说着,又倒了一杯水给她。

季莨萋接过水,也是拿着没有喝,但却第二次提醒,“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你没必要为了我这样,我们也没什么关系。”

小巧顿时有些尴尬了,自己上赶着帮忙,人家却根本没打算领情,她摸摸鼻子,站了起来,“那好吧,我走了,你……你记得吃了,别饿着。”

等到小巧离开,季莨萋才叹了口气,咬了一口馒头,又喝了一口水,眼前闪过一丝复杂,她想起了前世的小巧是怎么死的,那是她十四岁的冬天,她染了风寒发了高烧,小巧特地去厨房偷了红枣粥给她送来,但却被程妈妈发现了,当时她病的迷糊,只听到屋外面小巧的求饶声,和程妈妈的鞭打声,旁边还掺杂着罗玉的娇笑声。

第二天,程妈妈说,小巧家里来了人赎走了她,可全府都知道,她是被程妈妈打死了。程妈妈手底下怎么也管着一些人,大小算个主事的,加上她给管家那儿使了银子,打死下人的事就这么轻而易举的遮了过去,而且那时候罗玉也得了二少爷的青睐,二少爷还睡了她一夜,知道真相的下人因为忌惮罗玉给二少爷吹枕头风,也就自然闭口不言。

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季莨萋醒了后还是知道了实情,她当时很伤心,对这个一直对自己心存良善的大姐姐也升起一股说不出的内疚,不过直到她被司苍宇囚禁冷宫,作为季靥画的活体药引被看守着时,她才幡然醒悟,原来好人,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小巧若是知道自己做了场好人,却丢了命,只怕也是悔不当初,所以这次,她虽然有办法整治罗玉和程妈妈,替小巧报个仇,但她却绝没有再和小巧有什么牵扯的打算,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同,她前世好心一世,纯良一世,今世的她,便决定只与恶魔为伍,那些善良的,纯真的人,就离她越远越好吧。

吃完了馒头,又喝了几口水,她起身往厨房走去,她知道现在程妈妈应该是在厨房守着等午膳过后,前院夫人小姐们吃剩的东西送回来,那些洗碗,做潲水的工作都是粗使下人做,而程妈妈,恰好就是管的这一块,因此她才能在厨余做成潲水前,先把能吃的吃了。

到了厨房门口,果然看到程妈妈领着两个洗碗丫鬟在收拾,秦府地处汝城,不在京都,秦府的夫人小姐们,自然也不如京都的富家夫人们那么奢华,可是秦府却偏偏有位四姨娘,仗着自己是从京都过来的,在府里可是摆足了份儿,连带着身边的丫鬟也是趾高气扬的,对别房的丫鬟,是一个也看不起,遇到人找茬的,她还会说,“我们家四姨娘可是京都来的,我也是跟着四姨娘从小在京都长大,我们那儿的人都是这样,你们若是没见过世面就别开口,别平白的,看着像土包子似的。”

这位四姨娘和她的丫鬟,可是不止一次的因为太过嚣张,而被其他夫人姨娘告到秦老爷那儿去,可奈何秦老爷每次怒气冲冲的去,回来都能被四姨娘的柔情蜜意化成一汪清水,久了,这些夫人姨娘知道斗不过四姨娘,平日就吩咐自家丫鬟们躲着她们走,别撞到刀口上去没事找事了。

季莨萋远远的看到四姨娘房里的大丫鬟丹雪走过来,她嘴角一勾,又看了眼厨房内还在各个菜盘里找来找去的程妈妈,眼底划过一丝冰寒。

机会……来了。

丹雪平日倒是不做卸盘子这样丢身份的事,可今日却是因为四姨娘还想吃点雨仁糕,她就顺路过来一趟,先指使下人把吃完的餐盘丢给厨房的粗使丫鬟,随后她扭着腰肢对做糕点的李妈妈道,“我们家四姨娘的雨仁糕做好了吗?”

李妈妈立刻笑着道,“好了好了,就放在……欸,刚才明明放在这儿的,到哪儿去了?”李妈妈指着厨房前的大摆桌,不解的道,“刚才就放在这儿的,这回事怎么回事?你们,谁动了四姨娘的雨仁糕?”

好机会来了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