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味相投的母女

云公子转身就想去追,却猛的被旁边的秦舟一把拉住,“云兄,小心。”云公子狠狠一皱眉,再回头时,那抹小小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无踪了。

而这时,二少爷秦习也大喊一声,“还不快把三匹疯马给我绑起来。”

护院这才回过神来,齐齐冲上来拉马,此刻罗玉已经全身脏污,奄奄一息了,三匹马却在此刻,突然停了下来,安静乖巧的被捆绑,护院们顿时更惊讶了,这三匹马,怎么转变这么快?突然,其中一匹靠近罗玉的,踢了踢后蹄,一泡尿,直接淋在罗玉身上,现场,顿时恶臭难当。

“啊…………”罗玉刚以为脱险了,还没来及松一口气,头顶上突然一道黄柱淋下来,然后,她整张脸都被浇湿了,腐臭的味道让她心头一震,当意识到自己居然被马尿淋了,她尖叫一声后,一口气没接上来,直接晕死了过去。

“还不把人带进去,在府门口丢人现眼吗?”因为现在还很早,府门口看热闹的人也不多,只是却也不少了,大少爷秦舟气得几乎跳脚。

“看来今日不是出行的好日子。”云公子面色微沉的道,目光再次不由自主的转向右边,眸子狠狠眯着。区区秦府,居然有如此了得的驯马高手,真是……有趣啊。

秦舟如今有些讪讪,自家府里的马居然闹出这么大的乱子,这会儿什么好兴致都没有了,他叹了口气,对云公子挥挥手,和气的道,“云兄,看来老天都嫌咱们出府狩猎是戏无益了,咱们还是回院对弈吧。”

云公子嗯了一声,语气却有些淡淡的,深锁的眉头,始终松不下去。

等程妈妈知道府门外发生的事冲了出去时,三位公子已经走了,马也被牵走了,而一个内府的下人,正提着一桶凉水,猛地往躺在地上,脏臭得能熏死老鼠的罗玉身上泼去,如今还在初春,人都要穿着厚棉衣,这样一桶凉水下去,罗玉立刻被激得哆嗦一下,睁开眼睛。

“玉儿,你怎么样了?”程妈妈连忙冲过去,可一凑近,就闻到那股恶臭,她连忙后退两步,捂着嘴问。

罗玉很委屈,想到这位干娘一向疼爱自己,可现在却离得这么远,心头一个抽动,眼泪絮絮的就落了下来,“干娘,怎么会这样?那马疯了,真的疯了……”她此刻头上身上全是马尿,精心梳理的发髻早已掉了,凌乱得跟牢里的囚犯似的,身上的珠翠环佩也有的断,有的裂,整个人狼狈至极。

程妈妈看到躺在地上的那只碎了的翡翠簪子,心疼的骨头都麻了,那簪子可要三两银子,是她特地为了今天给罗玉置办的,没想到,才戴一次就成这样了,天啊,三两银子,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打水漂了,光是想想,她就要晕倒了。

而此刻罗玉还有脸对她叫苦撒娇,程妈妈一个竖眼,狠狠喝道,“你还不起来,还等着我扶你吗?还嫌不够丢人?”

罗玉悲愤的看了圈儿围观的下人和好几个指指点点的,她根本起不来了,浑身上下被马踢得生疼,但看到程妈妈凉薄的脸,她又不敢抱怨,只得咬着牙凄凄楚楚的望着她。

程妈妈恨铁不成钢的恨她一眼,心疼的在怀里摸了两把,好半天,才万分不舍的摸出一两银子,咬着牙塞到一个小厮手里,“烦劳小哥儿借一顶担架将我这苦命的女儿抬回去。”

那小厮掂量掂量银子的重量,朝身后的几人使了个眼色,那几个人虽然不屑,但看在银子的份上,还是去抬了担架过来。

一路上,无数人下人捂着鼻特地跑来看热闹,一看到罗玉那一身当真如传言中那么狼狈,还伤重得需要担架抬,都是埋着头闷笑的,程妈妈是粗使下人,这些看热闹的丫鬟又都是老爷夫人身边伺候的大丫鬟,她一肚子气也不敢吼,只能加快步伐,匆匆领着几个小厮往后院赶。

一回去,远远的两人就看到正在扫地的季莨萋,罗玉倒在担架上,想到这个贱丫头明明是和自己一起去送马的,却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而自己就弄成这副摸样,还是在少爷们面前丢了大脸,往后的所有的前途都毁于一旦,登时气得发毛。

怒急攻心,也顾不得还有人在看热闹,她突然大叫一声,整个不要命的想从担架上翻起来,可身体太痛,她根本动不了,只能咬着牙大骂,“你这个小贱人,我弄成这样,都是你害的。”

季莨萋眼角撇了罗玉一眼,见她躺在担架上,像个踩烂的虾子,又臭又丑,还连翻都翻不动,她心头一笑,很好心的走到她身边,捂着嘴惊讶道,“这是怎么了?玉姐姐,你这是……”

“小贱人,就是你故意给我三匹疯马,都怪你,我要杀了你,我现在就要杀了你……”因为季莨萋靠近,罗玉一伸手就能抓到她,她立刻爬出半个身子要打她。

季莨萋神情一动,脚步往后一退,伶俐的躲开,嘴里还在大声嚷嚷,“玉姐姐,这到底是怎么了,一到门口你就带走了三匹马,还与二公子相谈甚欢,我以为你与三位公子有话要说,就自己回来了,可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搞成这样?”

旁边围观的人都不禁了然,哦,原来这个罗玉竟是故意献马,存着想趁机勾引少爷的心思啊,区区一个粗使丫鬟,真是异想天开,这下好了吧,领了三匹未被完全驯服的马儿,自食恶果了,哼,小骚货,一点不值得同情。

罗玉听到季莨萋竟敢当众揭她疮疤,当即又气又急,更是顾不得身上的痛,立刻扑上去要杀了她,“贱人,你还狡辩,你给我过来,过来……”

谁傻了才会过去?季莨萋唇瓣一勾,猛地一个闪身冲到了程妈妈背后,将程妈妈往前一推,嘴里可怜兮兮的道,“程妈妈,玉姐姐这是怎么了?我好害怕啊……你快替我劝劝她……”

程妈妈没料到季莨萋会推自己,一时失神被她推到了担架前,而就在这时,罗玉终于翻了下来,整个人像是要飞起来似的对准了季莨萋扑去,可季莨萋躲在程妈妈后面,她这一扑,倒是直接扑到了程妈妈身上,只听程妈妈“哎哟”一声,大家一看,罗玉已经压在了她身下。

臭味相投的母女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