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匹失控

“妈妈,这是要去哪里?”她低垂着头,如平时一样小心翼翼的问。

看她这副没出息的样子,程妈妈终于平衡了点,“几位少爷要出府,把马迁到府门口去。我让玉儿来帮你。”

来帮她?抬眸扫了眼罗玉那一身妖冶的穿着,还有头上的翡翠簪子,心头冷笑,程妈妈当初认这个干女儿,就是看中了罗玉不俗的长相,希望可以借着她被老爷少爷收个房,她就能母凭女贵了。

不过这罗玉再漂亮也不过算是俗不可耐的小家碧玉,怎么比得过前院那些日日锦衣华缎的美貌丫鬟。

“是,我这就去迁马。”说着,季莨萋走进马厩,先解下三匹棕色高马,出来时,再顺手抹了把泥灰在自己脸上,今天的事,她还真必须要隐藏一下。

罗玉满意的看着她又漆黑难辨的脸,以为她是忌惮她们的威胁,顿时笑得得意。

“玉儿,你可记得干娘跟你说的话。”程妈妈又叮嘱一句,得了罗玉的首肯,才放心的目送两人离开。

三匹马都是季莨萋在牵,一路上罗玉都在补粉,她那张原本还算清秀宜人的脸蛋,因为这层层的脂粉,而显得格外艳俗,像外头花街柳巷的媚妓似的。

走到府门时,远远的看到三位如玉如竹的公子哥,罗玉一把推开季莨萋,牵着三匹马婀娜多姿的走过去,季莨萋平稳的站在一边,看着她邀功似的走过去。

“大少爷,二少爷,云公子,马来了。”她清脆的道了一句,三位本在闲聊的锦衣贵公子回过头来,看了一眼三匹高马,笑了起来。

“秦府的马,的确不错。”那个被称作云公子的少年谦俊一笑,冠玉般的脸上,一派清风送爽的恣意。

季莨萋站得很远,看不到三位男子的容貌,可在听到了那云公子的声音时,却猛然一震,不自觉的探出脑袋,眯着眼看过去。可马匹太高大,挡在前面,她什么也看不到。压下心底的情绪,她握着拳,莫名的感到一丝紧张,这个声音,好像有点熟悉。

“这还用说,云兄是大哥的同砚,自然要用最好的马。”秦家二少爷秦习杨高下巴,又看了眼牵马的罗玉,笑得自傲,“你是养马的丫头?做的很好。”

罗玉心中一喜,娇怯的福了福身,仰起头,如水的眸子朝着二少爷看了过去,眸中盈动,“谢少爷夸赞,这都是奴婢该做的。”

乍一看到她的容貌,二少爷秦习也来了兴趣,挑眉笑道,“摸样这么水灵,放在马厩真是可惜了。”

大少爷秦舟不赞的瞪了自家二弟一眼,这个二弟,什么都好,就是色欲太重,怎么也戒不掉,如今还没成亲房里却已经纳了几房的妾侍,这样下去,往后可哪里有好人家的女子肯嫁给他?

“二公子似乎已经志不在射猎了?”云公子笑着调侃一句,如玉的脸上浅浅温润。

秦习哈哈一笑,又扫了罗玉一眼,不舍的收回目光,对云公子道,“今日说好了陪云兄,天大的事我也得搁着。”口气却满是施舍,仿佛他调戏府中丫鬟才是天大的事,而作陪大哥的同砚,却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这样没分寸的话,也就只有这个没脑子的二少爷说得出来。

大少爷秦舟气得差点一巴掌扇过去,他这个二弟莫非是以为这位云公子只是个普通人?他也不想想,若是普通人,他怎会随随便便的带回家?这位云兄无论是作为,还是平时在学堂时的风度,学识,都是无可挑剔的人物,加上他身上还隐隐有几分皇室才有的高贵凌然,出身必定非富则贵,他这次千方百计的将人带回府中,昨晚父亲见完,也是叮嘱他,此人,定要结交,这样的气质,往后前途定然不可限量。

可今日一早,他这二弟就开始拆他的台子,真是愚蠢。

“云兄,我们走吧。”多说多错,秦舟也只能抱歉的看了云公子一眼,眼底隐隐有些无奈,似乎在说,我二弟还是小孩子习性,你莫要见怪。

云公子浅浅一笑,并没多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三匹马,站立不动,这三匹马虽然看似温顺,但中间那匹两条前蹄正在细微的踏动,看得出来它很不安,现在,谁碰它,它就会攻击谁。

秦舟以为他是被服侍惯了,立刻殷勤的为他牵拉中间那匹,果然,他刚要动手去牵,那马儿骤然长嘶一声,突然暴走,提起前脚就要往他冲过去。

秦舟吓了一跳,旁边的小厮立刻大叫着冲上来抱着自家主子躲开,但没想到一匹马暴动后,左右两匹也紧接着长嘶嚎叫,三匹马顿时焦躁不安的冲来冲去,府门口的下人立刻冲上来拉马,但是马匹像是疯了一般,逢人就撞,撞到了一片后,一个后蹄一扬,直接踹到了站在旁边,呆若木鸡的罗玉,罗玉根本没反应过来,却一个脚下不稳,已经被撞得往后一跌,她吓得大叫,“救命啊……马疯了……快救我……”

可现在,谁敢来救她?

三匹马听到她尖锐的声音,也像是不耐烦一般,其中一匹竟然直接踩上去,马蹄子直接踩中罗玉的胸口,她胸前一闷,只觉得眼睛耳朵都花了,前晚下了小雨,暮春时分,地又干得慢,马一松脚,又是一个翻踢,就把罗玉踹到了不远的水坑里,罗玉现在头上的朱钗早已掉了,脸又被埋进了水坑,她窒息一下,立刻从水里抬起头来,脸上的妆容画成一片,黑黑白白,一块一块的,看得人恶心死了。

旁边的下人们都看得呆了,可这三匹马对于与自己平高站立的人没有兴趣,却是对自己脚下的玩具来了兴趣,三匹马居然不约而同的开始把罗玉踢来踢去,罗玉叫得连嗓子都喊破了,也没有一个人来救她,足足过了半刻钟,府中的护院跑了出来,一看到这一幕,顿时惊讶不已。

云公子眼眸一眯,神色有些古怪,这三匹马先前看来,分明是焦躁不安的症状,按理是会到处横冲直撞,乱踢乱跑才对,怎么会不约而同的围着同一个人……嗯,进攻?!这不像是马儿失控,倒像是……有人操纵!

这个想法在脑中一闪而过,他立刻四处望去,可四周如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他看了半天,依旧什么端倪也没看到,就在这时,右边一道寒光突然横射过来,他几乎是条件发射的順眸去看,却只看到一个满脸灰黑,娇小瘦弱身影快速收起一支哨子,然后脚步匆匆的从跑进秦府大门。

哨子!就是那个人……

马匹失控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