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洗马厩

季莨萋清亮的瞳眸直直的看着眼前少女的容貌,再次被震得心脏剧烈,小巧?这是小巧,可是小巧不是……不是在自己还没离开秦府时,就已经死了吗?

因为太急,小巧并没注意季莨萋脸上的震惊,而是快速的将她拉出破烂的屋子。

一出院子,看到的果然是曾今的秦家。季莨萋眼前上过一道暗光,一抹绮丽从心底窜起。

她……回到了以前,回到了还没回镇国公府之前,回到了还在秦家的时候……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脑中记忆着临死前所看到的雪景,耳边也似乎还回荡着那绵延清脆的钟鼓声,季莨萋想到了自己所经历的彻肤之痛,还有她对天发下的誓言。

若重来一世,我必报此血仇,天地可鉴,即便骨肉分离,我也要你们,尸骨无存。

原来,真的能重来一世,老天真的给了她机会。季莨萋突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小巧,你怎么把这个晦气的东西带来了,干娘不是让她去洗马厩?”尖削的女声突然响起,打乱了季莨萋复杂的思绪,她顺势看过去,便看到了一张同样熟悉的女子脸庞。

罗玉,她寄居在秦氏远亲秦家时,与她常常一起做事的丫头,同样也是刚才殴打她的程妈妈的干女儿。

小巧恬静的垂下头,对着罗玉,她向来很怯懦,“玉姐姐,有这丫头帮忙,我们也好做的快点。等我们的做完了,就一起去马厩……”

不等小巧说完,罗玉已经跳起来尖利道,“小贱人,你倒是想得美,要我去打扫马厩?你吃疯了?”罗玉走过来,狠狠的戳了一下小巧的额头,小巧被点的整个身子都往后仰,差点摔倒,额上也红了一片。

季莨萋微微眯起眼睛,拉住罗玉的手,扬起笑脸,“玉姐姐,我这就是去打扫马厩,您别气坏了身子。”

罗玉皱眉看她一眼,先是有些狐疑她的态度,其次又冷笑一声,一把挥开她的手,刻薄的道,“那还不快去?去晚了,仔细你的皮。”

季莨萋点头,转身时,脸上的笑意骤然消失,她看着小巧,“巧姐,我去打扫马厩了。”

小巧吃惊的看着她,眨眨眼睛,有些不知所措,这孩子……居然叫自己姐?这孩子,不是一直对自己很冷淡吗?

她知道在这孩子的骨子里,她还当自己是镇国公家的小姐,向来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好意,尤其是丫鬟的,平时即便被打,也是咬牙忍着,偶尔还会回一句“我爹一定会来接我的。”但殊不知,这样,反而更加容易被打,因为这里是秦家,是镇国公府夫人娘家的亲戚家。而这孩子的生母,可是镇国公的外室,因此秦家人对她怎么会客气?一个私生女罢了,落到了主母亲族手里,不死已经算不错了。

可今日这孩子,居然先是懂得对罗玉知趣讨好,现在又像是想通了似的,叫自己姐,是睡了一觉,睡糊涂了?

季莨萋不管小巧的疑惑,直接走去了马厩,恶臭的气味让她捂住鼻子,去旁边的水井打了水上来,凑着桶边看到了自己的如今的容貌,黄皮清瘦,明显的营养不良,身上黑黑漆漆的,有的是泥土,有的是煤灰。

可那眉眼,却是个稚女的童颜,赫然就是自己十二岁时的摸样啊。

真的回来了,真的,真的回来了……

眼眶有些发红,已经二十多年没哭过的她,现在真的很有痛苦流涕的欲望,可她知道,自己不能哭,在报仇雪恨前,再将那对奸夫淫妇手刃折磨之前,再让那些伤害她的人以命相抵前,她不能哭。

将水桶提到马厩里,她开始熟练的擦洗。

连着几天,她的工作都是,这是因为临近春暮,秦家的几位少爷天天出去打猎,马匹用的勤了,马儿吃得多了,脏得也就快了。

“你这小贱人,怎么还没洗完?慢手慢脚的,就知道偷懒。”程妈妈插着胖腰,恶狠狠地走过来,看到马厩还没打扫完,恶毒的讽刺又开始了,“还以为你是千金小姐呢?不过是个不要脸的外室所生的,还是个赔钱货,你以为镇国公府还会来接你?这里可是秦府。”

这些话每天听一遍,听多了也麻木了,前世的季莨萋每次都会和程妈妈吵上一架,为了捍卫生母的尊严,为了捍卫自己的身份,虽然结果都是被暴打一顿,但是她还是弃而不舍的坚持着,可是现在,她真的已经完全无知觉了,经历了那些更深沉的痛苦,这些口舌之言,已经完全不能在她心里泛起一丝浪花了。

“妈妈有什么吩咐?”她淡定的问,乌黑的小脸已经被洗了干净,清清爽爽的,虽然看着还是稚龄,却已经隐约可看往后的倾城风华。

程妈妈身后的罗玉嫉妒的看着季莨萋绯色的小脸,拉着程妈妈的衣袖恶狠狠地道:“这小贱人往脸上敷了粉吧,这是要勾搭府里的少爷吗?贱人就是贱人!”她语气凶狠,死也不会承认季莨萋本就是这样天姿国色的容貌。

程妈妈看着也来气,但凡女人,都是嫉妒比自己漂亮的,因此嘴里又开始骂骂咧咧,“跟她娘一样,是个骚蹄子,这么小就想着怎么利用容貌勾三搭四了,还不去把脸涂黑,你这晦气的样子,真是看了都倒霉。”

要涂黑?那就是要见人了。

她因为这副容貌,程妈妈对她很是忌惮,深怕她一个不如意引了哪位公子少爷的上了心,所以素来是要求她打扫脏污恶臭的地方,而前世的季莨萋,也的确没有心思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日日清洁,因此一直都是副脏兮兮的丑摸样,脸上也从没清爽过,但这次,她可没打算这样隐辱度日了,不搅得这秦府翻天覆地,她又怎么甘心回到镇国公府去?

既然秦氏这么好送她到她亲娘家的族亲里养活,那她就不妨先送这位害得她苟延残喘,求死不得的好母亲一份大礼。

清洗马厩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