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一泡尿都不如

晚上吃完饭,洗了一个澡之后,萧阳坐在客厅里看电影,是波多野洁衣的新片,波多野洁衣,被称为岛国av界的女神。

坐在他旁边的是孙胖子,他是来观摩学习的,这小子看的津津有味,发出阵阵笑声。

在观摩电影的过程之中,孙胖子的定力显然很差劲,不大会儿就看得浑身发烫,口舌发燥,过了没十分钟就说要去上厕所,看来是要找借口开溜了!

“没用的东西!小lu怡情,大lu伤身,强lu灰飞烟灭!胖子,收拾一下,去楼下店子里买一些爆竹烟花,等会儿跟我一起去河坝!”看着孙胖子离去的背影,萧阳摆了摆手,吩咐道。

“爆竹烟花?”孙胖子才走到门口,不由地转过身来,一脸诧异,“买那些东西做什么?今天又不是什么节日。”

不过,他还是屁颠屁颠的去买了,因为他现在已经把萧阳当做了最崇拜的人。

萧阳一边看一边想着——

“古武殿”的大师父说过了,作为古武殿的高手,来到了灯红酒绿的都市,必须要做到能文能武,经受得住任何惑人。

电视屏幕上面,波多野洁衣正奋力扭动身躯,迎合着那个猥琐男主角进行男女之事,不纯洁的声音响彻不绝。

萧阳面不改色,定力十足,盯着屏幕看了半天,暗暗嘀咕了一句——

“那颗黑痣,到底是长在她左边P股上,还是右边P股上?”

于是,他拿着遥控器,把屏幕进行放大,走到了屏幕面前,瞪着眼睛看着波多野洁衣的P股看了好半天,最后终于得出结论——

“哦,原来是在右边。”

他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关掉了电视开关,拿出光盘,心想着香花与李依瑾已经搬过来住了,如果被她们看到,估计影响不太好。

于是,他把光盘藏好了之后,大步离开了这套陈旧的房子。

“我的定力很强!”

他给自己下了一个结论。

夜晚七点,萧阳与胖子孙胖子已经来到了这幢居民楼下,在一家商店里买来了烟花爆竹。

忽然,店里出现了两道熟悉的人影,曼妙多姿,一下子就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这两人正是香花与李依瑾。

香花抱了一只贵宾犬,黑鼻子、卷卷密密的黄色毛发。

她正在结账。

跟在她后面的就是李依瑾,瓷娃娃一般的精致脸孔,美丽有致的身材线条,漆黑色长发散在后背,仅仅是一道背影,便是迷人至极。

“她们怎么来了?”孙胖子无比欣喜地盯着她们的俏丽身影,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在萧阳耳边窃笑道,“萧阳哥,是因为你吗?你小子可真厉害啊,一下子就把香花姨和李依瑾弄来了,怎么,让我买烟花炮竹,是为了庆祝你泡到她们俩吗?”

“走,少扯没用的。”萧阳拍了拍胖子的头,道,“香花姨是老江湖,普通男人征服不了他。”

“萧阳哥,那你看——我能征服她吗?”胖子孙胖子笑得很猥琐。

“就你?”萧阳瞥了他一眼,一边走一边说道,“你刚才是不是又跑到厕所强lu去了?你看你虚胖的样子,一看就不持久,算了吧你,香花姨随便两下就能把你抽干了!”

胖子孙胖子一脸黑线。

说话之间,两人已经坐上了天水城当地的重要交通工具——麻木车,在车厢里扯淡闲聊。

“那——李依瑾那小妞儿,我能征服不?”胖子孙胖子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猥琐。

“滚犊子!”萧阳没好气地说道,“没你的份儿!”

“嘿嘿。”孙胖子笑道,“萧阳哥,我早看出来了,你看上李依瑾那小妞咯!”

萧阳心中微动,没有说话,闭着眼睛养神。

坐在三个轮子的麻木车里面,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的麻,车子轰隆隆的往前行驶,到了河坝之后,大概五公里的路程,只需要三块钱车费。

萧阳给麻木车师傅递过去了十块钱,没等老师傅找钱,他已经与孙胖子一起往河坝那边走去了。

夜风萧瑟而清凉。

在河边一块杂草丛生的空地场上,已然是聚集了二三十人。

为首一人,无需多言,正是大刀。

烟雾袅绕之下,这群社会上的混子们,一个个都叼着香烟吞云吐雾,极其装逼的站在那里,眼神狠狠地盯着萧阳。

“吸烟太多,伤肺,气量不足,打架没有持久性。”萧阳走到了这群人的跟前,头一句就是教训的口吻。

他抱着手臂,短发在风中飞扬,淡然的神情,就如同来到河坝散步的良好市民。

众混混们开始骚动了,一些很难听的骂声响了起来,此时,大刀哥大手一挥,示意众人安静。

“小子,看到那边的大石头了吗?去那边,我们——单挑!”大刀哥“噗”的一声,把身上穿着的背心脱掉了,露出了结结实实、极为黝黑的肌肉。

“晚上很冷,脱了衣服,容易感冒。”萧阳瞥了大刀哥一眼,友情提示了一句。

此时,他回头望了望,发现胖子孙胖子抱着一大堆烟花爆竹,躲在河坝后方的一排柳树下面,簌簌发抖。

胖子脸色发白,嘴唇发紫,因为他看到了这群家伙手里带着家伙!

他不由地低声呢喃着:“他们、他们有、有刀……”

唰!

孙胖子身体一抖,因为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地痞无赖的头子——大刀哥,居然是挥起了手中的半米长砍刀,直接往萧阳的肩膀砍去!

嘣!

这一刻,孙胖子愣住了,彻底傻眼。

因为,在这一刹那间,萧阳居然是轻轻的伸出右手,食指与中指夹住了大刀哥的砍刀!

嘣铛!

大刀哥手里的砍刀,刹那间折成了两半。

萧阳就如同捏断一根筷子那样,极为轻松的捏断了大刀哥的砍刀。

“啊!这、这怎么可能?不可能!”大刀哥一脸惊恐,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了下来,整个人的身体,不停地发抖。

在天水城地面上,大刀带领这群混混,不知道拿着砍刀砍了多少人,不知道让多少人闻风丧胆!

天水城南城区的“名人足道”休闲会所,会所大老板请他看场子,称赞他是打架砍人的好手,一砍刀干下去,可以砍伤一大片人!

天水城北城区的“金盛桑拿”,那里的保安,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

天水城东城区的“云雨阁”休闲会所,一年前发生过一场群体混战,当时大刀拿着砍刀,大展神威,一个人砍伤了十多个!

他杀过人,坐过牢,干过几乎所有坏事!

可现在,他身上所有的“荣誉”与“辉煌”,全都在萧阳这小子的面前,被贬的一文不值。

“你要跟我单挑,这就是你的看家本领吗?”萧阳轻笑道:“大刀,你可以去死了,你在我面前,连一泡尿都不如!”

这番话,在河坝这块空地上,响彻了起来,所有地痞无赖弟兄们都听得清清楚楚。

当然了,他们的大哥——大刀哥,一砍刀没伤到萧阳半根寒毛,却反被萧阳用手指捏断砍刀,这一幕幕,也是尽入众人眼帘,让每一个人发抖发颤。

众多地痞无赖们,面面相觑,惊愕万分。

第5章 一泡尿都不如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