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要我!你快要我!

果然不出易思语所料,她前脚刚踏进别墅的大门,杜蔚廷的车也紧随其后的开进了院子。

这是他们的新房,而这确实杜蔚廷第二次来这里,整整7年的时间。

当年搬进这间别墅的时候,杜老爷子死活不愿意,可是杜蔚廷却拿着新婚燕尔、如胶似漆为由在杜老爷子满意的眼神中搬出了杜家老宅,结果,他却从七年前搬家到现在才再一次来到这里。

杜蔚廷进了门,看到正在餐桌前忙碌的易思语,眉头一挑,眼底的厌恶几乎藏不住,冷哼一声,说道:“我准时回来了,赶紧签字吧。”

他就那么站在客厅里,就好像以一个客人的身份出现在他们的家里一般,易思语心里闪过一丝受伤,却像是早就料到了他会这样,神色依旧的端了一杯水走过去,像是大多数的妻子一般,将水递给他,莞尔一笑,说道:“阿廷,这么着急做什么,坐下来陪我吃顿饭吧,你从来都...”

杜蔚廷那双幽深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易思语的眼眸,像是想从她眼里看出破绽一般,“易思语,你要是敢耍花招,我一定让你悔不当初!”

说着,杜蔚廷接过水杯喝了一口,这才松了松领带,在餐桌前坐下来。

一顿饭,杜蔚廷吃的索然无味,因为厌恶,即使再美味的菜肴,只要想到是从易思语那个残忍的女人手里做出来的,杜蔚廷就觉得恶心。

一碗饭下肚,杜蔚廷迫不及待的放下碗筷,说道:“好了,饭也吃了,你可以签字了吧?”

易思语依旧不急不慢,在杜蔚廷猎豹一般的眼神注视下慢条斯理的吃完饭,然后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收走,给两个人一人泡了一杯咖啡。

四目相对,易思语示意杜蔚廷喝咖啡。

杜蔚廷一脸不情愿的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看着空空如也的杯子,易思语默默的数着时间,杜蔚廷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陪着她坐在原地干等着。

随着时间的流失,杜蔚廷只觉得体内一阵燥热,像是蚂蚁一般的顺着他的血脉传至全身。

易思语一双眼眸紧紧的盯着杜蔚廷的变化,在看到他猩红的双眼时,嘴角露出一抹胜利的微笑。

易思语满意地勾了勾唇,径直的朝杜蔚廷走过去,然后跨坐在他的腿上,腰肢来回的磨蹭着,滚烫的红唇在他耳后吐着热气,声音气若游丝的问道:“是不是很难受?要我,我可以满足你...”

杜蔚廷一怔,已然发烫的俊脸上瞬间滑过一抹嫌恶,想要用力推开她,可是身体的本能在她不断的摩挲下逐渐失去了意识。

杜蔚廷一只手使劲的掐着自己的大腿,想要自己保持着清醒,一双黑眸愤恨的等着易思语的脸,冷声的咒骂道:“易思语,你就这么欠操?竟然给我下药!”

男人的咒骂声在易思语眼里不过像是情人间的调情一般,她早就退无可退,索性就毫无畏惧,水蛇一般的缠绕在杜蔚廷的腰身上,湿漉漉的舌尖滑过他不断吞咽的喉头。

杜蔚廷本能的闷哼一声,一种快感几乎要冲破他的脑袋,最后的一点意识随着‘啪嗒’一声,易思语打开了他的腰带。

易思语和着热气喷洒在他的脸上,杜蔚廷再也忍受不住了,大手扣着易思语的肩膀,一把将她压在了身后的桌子上,粗暴地撕去了她的衣服。

第二章 要我!你快要我!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