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总归是要死的

2018年2月16日,榆城。

新年伊始的喜庆气氛,易思语却觉得浑身的血液倒流一般,整个人冰冷一片,站在熙攘的街道上,行尸走肉的随着人流晃动着。

“吱呀!!!”一声尖锐的轮胎摩擦的声音,男人的咒骂声,将易思语的神志唤了回来。

“你他妈是不是傻啊!你找死是不是!你想死滚远点!”

易思语手里紧紧攥着刚从医院拿出来的诊断书,心里的悲戚几乎要让她崩溃,易思语看着司机一脸凶相,愤怒的张嘴暴怒道:“我就是要死了!我就是要死了!你们是不是都很开心!我要死了!”

被易思语近乎疯狂的狂嚎,刚才还气焰嚣张的司机伸了伸头,打着方向盘绝尘而去。

天空阴沉着,天气预报说会有一场暴雪席卷整个北方地区,天空中飘下几瓣雪白,洋洋洒洒的越来越多。

伸手接了一片雪花,不一会儿就化成了水珠。

易思语脑子里全是医生同情的声音,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子一般,将她凌迟致死。

“易小姐,不好意思,我们反复的做了几次实验...确定是胃癌晚期。”

医生的话像是一声闷雷在易思语的心里炸裂,还没有等易思语反应过来,医生安慰的说:“不过你别担心,现在接受治疗的话,还有...”

“我还能活多久?”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易思语抢先一步的问道。

医生踌躇片刻,终归是不忍心的,原本应该肆意的年华,却...“好好保养的话还有一年的时间。”医生把手里的报告单递给易思语,不忍地道。

易思语一张脸像是被霜打了一般,检查报告在手里不住的颤抖着,纸上的字像是插了翅膀一般,密密麻麻,她却一个字都看不清楚。

只有一年的时间!只剩下一年的时间!

她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完成,一年的时间要怎么办!她要怎么办!

易思语无声的在心底呐喊着,心痛的几乎让她呼吸不来,可是她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生命在潮起潮落间消散...一点点的消散...

站在红绿灯的路口,易思语像是一只被抛弃的流浪猫一般,紧紧的环着自己的肩膀,蹲在人来人往的路口,随着嘈杂的人潮声,声嘶力竭的哭喊了出来。

红灯变换绿灯,一拨拨的路人从身边经过,好奇的眼神打量着蹲在地上的易思语,大家纷纷让出一段距离,谁都不敢去触碰散发着阴郁的她。

良久,一个小男孩拍了拍易思语的肩膀,易思语从膝盖中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小孩子,薄如鸡蛋般的皮肤,一双眼眸闪烁着晶莹的亮光。

小男孩奶声奶气的问道:“阿姨,你怎么了?是不是迷路了?你别哭,你站在这里别动,你家里的人会来找你的,我妈妈说了如果走丢了就站在原地等着,你别哭了,我陪你一起等。”

易思语眼底的悲痛随着小男孩的笑容逐渐消融,不一会儿一个穿着长裙的女人来领走了小男孩,虽然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易思语却在心里默默的下定了主意。

如果生命真的注定进入了倒计时,她要用自己的命搏一把,哪怕一年之后她会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也要有一个生命以她的血脉替她活在这个世界上,一个属于她也属于他的孩子。

易思语一定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有多么的疯狂,像是互黄成灾的草原上开出看一朵烂漫妖艳的玫瑰花,鲜红的颜色突兀又惊悚。

就好像她此刻的眼神,猩红的几乎可以滴血,拼命的抓住最后一颗救命稻草的决绝。

伸手从包里掏出手机,一个早就烂熟于心的手机号拨打出去,手机屏幕上身闪烁的“亲爱的老公”十个字却重重的灼伤了她的心。

出乎意料,手机那头很快接起了电话。

男人气喘吁吁的声音隔着听筒传来,“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易思语没有好气的学着他的口气反问道。

此话一出,男人楞了片刻,阴骘的声音传来,“没事就挂了,我很忙!”

他的话刚一说完,手机里传来一阵女人娇嗔的声音:“阿廷~~~,快点来嘛~~~”

易思语心里的怒火立马飙升起来,破口而出的咒骂声忽然一收,深吸一口气,声音冷淡的说道:“杜蔚廷,你不是要跟我离婚然后跟秦雨柔在一起吗?好,我同意了,但是你现在必须立刻马上回家!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跟我离婚!”

“你威胁我?”杜蔚廷不可思议的反问。

“对!我威胁你,这是唯一也是最后一次机会,我要你立马马上从秦思雨那个贱人那里回家,否则,这个婚我就是死也要守住!”

愤怒的说完,易思语没有犹豫的挂掉电话,伸手拦了辆车直奔别墅而去。

杜蔚廷最讨厌别人威胁他,上一次威胁过他的人早就下了地狱,但是易思语不怕,因为这是他心心念念的事情,哪怕是被她威胁,他一定会赶回来的。

因为,他爱死了自己的继妹,为了给那个女人一个名分,他可以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只要秦思柔开心,哪怕是赔上所有人的姓名,他都在所不惜。

更何况她这个绊脚石。

第一章 人总归是要死的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