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没好果子吃

“你!你这个人——”

“我这个人怎么了?嘴巴不是挺厉害,怎么现在不利索了?我告诉你,我这个人现在是你的丈夫,请注意你的措辞。”

他不说还好,一说气就不打一出来,宁兮鼓鼓地冲他喊道:“你还知道是我丈夫?婚了结人就消失,不回来就算了,一回来就弄些乱七八糟的!这就是你说的态度端正?”

她如浅溪般的眸子里清莹一片,顾廷渊瞧着,任她喊骂,没回话。

宁兮奋力地动起来,却挣不开,他力气大得出奇,双手被他按住怎么都挣不出来。

“你想干什么?”宁兮急了。

顾廷渊提起她的左手,淡淡地问了一句:“戒指呢?”

宁兮怔了,傻了,惊了,怒了,“你管我戒指去哪儿了!自己都做不好,就别要求别人!”

话音刚落,顾廷渊就举起他的左手,无名指上,是一个闪着银光的戒指,通体光滑,简单素净。

宁兮梗着脖子,瘪嘴半天说不出话。

眼底满满的倔强依旧不屈。

“端正你的态度,顾太太,已婚女士不戴戒指,你想干什么?”

“我又没给你戴绿帽子,你管我想干什么?先管好你自己!要找什么玩什么,你到外面去,别让我知道,更别把不三不四的弄进来,我看了心烦!”

说着,用力一挣挣了开来,便立即去推他,奈何还是推不动。

“你起开!”

顾廷渊直起身,环视了书房一周,菲薄的唇一扬,笑了。

宁兮好容易得了新天地,抱起笔记本就走。

顾廷渊长臂一伸,揪住她的衣领,又把她拎到面前。

“你想干什么?放开!”

“你不就是在等我上来给你解释吗?”

“谁等你谁稀罕你解释了?”

“哦,你不需要?那行,我也就不费口舌了。”

“你!”

“需不需要?”

“爱解释不解释!”

顾廷渊又捏住她的下巴,黑眸透出一丝火焰,“小姑娘,偶尔耍点儿孩子气我可以接受,可脾气太硬就没好果子吃了,在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你想好了回答我!”

这一回,他手指上的力度加重了许多,宁兮感到丝丝疼痛。

太可怕了,他这个眼神像是要吃人的猛兽,她缩了缩脖子,好汉不吃眼前亏,软下来。

“那、那你解释吧,我听着。”

见她服了软,顾廷渊松开了手,忽然间心情就烦闷起来,他扯了扯领带,却是说道:“给你带了礼物在楼下,自己去拿!”

说完,就大步出了书房。

宁兮一脸懵地站在原地,这人阴晴不定,有病!

……

翌日中午。

散了会,顾廷渊就给宁兮打电话。

昨晚她睡觉锁门,今早又溜得飞快,根本不把他这个丈夫放眼里,是该治治她了。

可是拨了几次都没有拨通,顾廷渊抄起车钥匙就出了办公室。

……

一连挂了两个电话,同事有些好奇了,一脸八卦地问:“宁兮,谁的电话呀?”

宁兮淡定地调了静音,笑道:“骚扰电话,不用理,快吃饭。”

几个女孩子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把椅子往宁兮那挪了挪,贼笑着问:“宁兮,话说你知不知道,张佳怡今早没露面是被辞退了?”

宁兮愕然,“什么时候的事儿?”

“昨天吧。听说昨天来的那个人是最初联合其他律师成立律所的幕后boss,要求特严,谁在他眼皮底下出错都难保工作,她故意让你出错,是想害你被开除,结果引火自焚”

“她就是活该!那种人,在男同事面前一个样,到我们面前又一个样,只准她和男同事嬉笑,不准男同事帮我们,典型的绿茶婊!”

“说起来,昨天那个幕后boss还挺英明的,有一双慧眼,不错!”

察觉到同事把话题往那个男人身上引去,宁兮擦擦嘴角,起身道:“你们吃着,我先去买奶茶了,老样子,是吗?”

几人一看宁兮请客,连连点头。

回律所的路上,竟然看到了所里最受欢迎的男律师顾益琛在和一辆车里的人讲话。

姑娘们激动不已,高声叫唤着。

顾益琛转过身来,笑容明朗地同她们招手。

这时,宁兮眼尖地瞧见车里的人竟然是顾廷渊!

第4章 没好果子吃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