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和唐同学相遇

一年后。

“穆漓夕,二十六岁,大学毕业待业三年,一年前进公司,人美话少,生活三点一线,用一个字来形容,闷!用三个字来形容,非常闷!”

酒吧里,一个穿着印花衬衣的男人举着杯和旁边的人碰了一下,“胡少,这么闷的女人,活得像个修女,搞不好在床上都像一条死鱼,这种女人你怎么也想下手?”

被唤做胡少的男人三十出头,头发打理得很精致,根根分明,他笑得一脸隐晦,“你懂什么,越是这种女人,才越有调教的乐趣,招手就爬过来的女人才没意思。”

“得,您这是大鱼大肉吃惯了,所以想换换口味了。您放心,只要您有兴趣,兄弟我必定两肋插刀。”

男人话说到一半,就见酒吧门口出现了两个人影,他立刻扬了扬手。

门口,穿着黑色包臀小礼裙的女人遥遥的看见了吧台边的两人,挽着穆漓夕就往那个方向去。

“阿瑶,不是说你过生日,公司的同事都在吗?”

穆漓夕看见远处只有胡少和周至两人,眉头立刻拧紧。

胡少是公司的太子爷,周至和胡少是远房表兄弟,算是公司的二世祖,穆漓夕没有和他们直接接触过,却也从同事的口中听到过不少两人的事迹。

用公司里同事的话来说,这两人虽然换女人很快,可对女人的确也是大方,所以公司里有不少女同事都是这两人的秘密情人。

而现在,穆漓夕知道,也许阿瑶,也是那些秘密情人中的一位。

她停下脚步,将阿瑶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扯下来,深深的看了阿瑶一眼,“今天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我走了。”

穆漓夕转身就走,阿瑶怔了怔,突然慌了。

她赶紧上前抓住穆漓夕,小声哀求道:“漓夕,你就当帮帮我,去喝一杯酒,给胡少一个面子就行,成吗?我外婆住院了,我很需要钱,我现在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周至说了,我不把你约出来喝一杯,明天就找由头开除我!”

在公司里,穆漓夕是个大冰山,唯一和她稍微亲近一些的人,就是阿瑶。

阿瑶是农村出来的,家庭条件很不好,也许是因为同情,穆漓夕反倒对她怜惜一些,久而久之,两人反倒是能说上几句话。

阿瑶急得快哭了,手有些微微的颤抖,从包里拿出手机,翻出上面的消费记录给她看。

“今天又交了住院费,我卡里只剩五十块了。漓夕,我学历不高,找到一份工资不错的工作,真的不容易,尤其是这个时候,我更不能失业!”

穆漓夕的目光落在她的手机屏幕上,眉头拧得越发的紧了。

阿瑶见她犹豫,赶紧又道:“漓夕,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知道周至和胡少是什么人,可是……如果能保住我外婆的命,尊严什么的,其实也不算什么,对吧?”

许是阿瑶的目光太过殷切,终于,穆漓夕还是叹了一口气转过了身。

“只是喝一杯?”

“嗯!我保证,我一会儿一定完完整整将你送回家!”

很久以后,穆漓夕回想起当时的情况,都觉得自己简直可笑,一个来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女人的保证,她竟然信了。

而且,人性比她现象中还要现实很多。

“两位美丽的小姐,想喝什么酒?”周至微笑着问。

胡少和周至是这里的常客,他们一个眼神,侍应生就会意的递上了一份原文酒水单,而且这份酒水单上还没有标注价格。

他们用这个法子撩妹,也算是屡试不爽。

一来,一会儿当他们念出酒水的名字的时候显得很有范儿,二来,这个酒吧算是帝京数一数二的奢侈酒吧,酒水不便宜,用原文酒单,那些女人看不懂,还不得让他们来点?也就避免了哪个没眼力的女人胡乱点了昂贵的酒。

他们虽然是公司二世祖,可只有他们知道,父母是吃苦熬过来创建的公司,自己舍不得花钱,对他们也不大方,他们也没有其他女人们想象中的那么阔绰,不过是维持脸面而已。

节省必要开支这种事,何乐而不为?

阿瑶皱眉看了那原文酒水单一眼,摇摇头,羞涩的道:“还是胡少点吧,我们都可以的,是吧,漓夕?”

穆漓夕嘴角闪过一抹不着痕迹的笑,佯装没有听见阿瑶的话,接过了那酒水单,然后指着单子上面的一行小字,念了一个阿瑶听不懂的单词,又道:“谢谢。”

那侍应生怔了怔,悄悄看了看胡少和周至,只能硬着头皮又问:“小姐,你确定?这个酒有些烈,可能不太适合女士……”

“我酒量好,就要这个了。”穆漓夕淡笑,又看向胡少的方向,“酒要烈一点儿的,胡少不介意吧?”

突然被点名的胡少目光扫过那个酒单,脸上的笑有些僵硬,“不、不介意。”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瓶酒三十二万人民币!

胡少和周至互看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见了肉痛。

他们哪里能想到,穆漓夕不但认得那原文,还点了一瓶最贵的酒!

是懵的吧?

穆漓夕也优雅的笑,心中的不快总算是消散了一些,不过只有她自己清楚,心底的角落里,依旧有一个地方静悄悄的疼着。

曾经,孟杵发迹了之后有了一个爱好,就是收藏各种名贵的酒,他的酒窖里,就有不少这样的酒。

想到孟杵,穆漓夕的视线有些游离,不知不觉,竟然过了一年了,时间,果然是治愈伤痛最好的良药。

等着上酒的时候,胡少和周至先聊着,阿瑶陪着笑,不时还能搭上几句话。

由始至终,穆漓夕都像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和周围的喧闹显得格格不入。不过她的冷,是公司里出了名的,所以她不出声,反倒没有人觉得奇怪了。

侍应生开了酒,替几人倒上,还贴心的送上了小熏香,点点香气飘散,让气氛越发朦胧暧昧。

胡少和周至提议先和女士们喝一杯,借口充足,让人没有拒绝的理由。

穆漓夕目光扫过那深红色的液体,勾了勾唇角,缓缓端起了酒杯。她知道,今天晚上想要从这里走出去,要么把这两人喝趴下,要么被这两人喝趴下。

阿瑶不剩酒力,三杯下肚就嚷嚷着头晕。

穆漓夕脸颊发红,眼神也看似酒醉的朦胧,在胡少和周至每每以为只要再灌她喝一杯,就能将她放倒的时候,她竟然又一杯接一杯的喝了不少,反倒是胡少和周至,两个人都已经堪堪醉了。

瓶子里的酒还剩半瓶,穆漓夕拿起瓶子将胡少和周至的杯子斟满,自己举了个空杯子,道:“胡少,周总,我再敬你们一杯。”

胡少和周至摇摇晃晃的举着酒杯,端起来就喝了,这杯之后,两人越发醉得厉害了。

穆漓夕估摸着差不多了,拿了包,又将阿瑶扶了起来,然后冲两人道:“胡少,周总,我们去去洗手间,马上就回来。”

胡少和周总摇摇手,目光都快要涣散了。

一切都是按照穆漓夕的计划进行,只要她扶着阿瑶走出这一百米的距离,走出酒吧的门口,今天晚上的危局就算解除了。

可是,天不遂人愿,她刚走了两步,迎面就碰上了一行人。

为首的,赫然就是孟杵。

孟杵穿着黑色的西装,似乎是从饭局上下来的,脸色微红,显然已经喝了一些酒,身边跟着一个身穿红色低胸连衣裙的女人。

第2章 和唐同学相遇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