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暖床

火势没有扑灭的迹象。

只闻轰隆隆一声,墙倒屋塌,火焰疯狂地向四周一撒,烟雾夹杂灰尘,直扑人身上而来。

苏枕将清琢带出来时,身后雄伟的大殿应声坍塌。

众人已然辨不清两人原本的模样。

苏枕怀里抱着清琢,陈国忠命人上前去接,却反遭苏枕冷声怒斥,只得唤人去请太医。

“禀皇上,琢姑娘染了风寒,除双腕筋脉和脸上烧伤,肺部吸食浓烟过多外,并无大碍。”太医觑着眼小心翼翼回道,“倒是皇上自己……”

“出去!”苏枕厉声喝道。

他凝视着清琢右脸那道狰狞扭曲的伤疤,恰好就从眼角长到鬓边,像是一行苦泪,同他诉说他的罪行。

是他逼得清琢如此决绝!

可即便是她自毁价值,想要让他因此舍弃了她,简直痴人说梦!

苏枕伸手抚去:“我的人,就是阎王爷,也要问过我才能动。”

“清琢,你未免太过自负!”

——

清琢醒过来时,对上的便是一双深邃莫测的眸子。

“你为了段明安,甘愿舍弃的东西倒是多。”苏枕冷声笑道,口吻阴寒,“便是你双手废了又如何,尖刀做不得,那暖床,也该做得。”

言已,他俯身欺压,似要将她眼中名为恨意的明亮光辉打碎。

她竟是在恨他?

清琢八岁时,苏枕说:“清琢,要留在我的身边,就必须成为最锋利的那一把刀。”

于是她忠奸不明,是非不分,只要能稳住他的地位,她便一一去做了,成了一把冷血无情,杀人如麻的刀。

是他苏枕此生最为得意的作品。

可如今,清琢闪躲着,避开了苏枕落下的唇,擦过那道疤痕,带来微痒触感。

“呵!”苏枕轻嗤一声,狠虐般掐住了她的下巴颏儿,“阿琢,是你说要替阿枕扫除一切烦忧,要陪阿枕共同面对风雨的……这些,你都忘了不成?”

清琢嘴唇微张,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发不出声来,只是扯得喉咙发疼,眼眶发热。

正是因她没忘,她才不能继续留在他身边。

她怕,有朝一日,自己会忍不住内心的愧疚杀了他。

清琢开不了口,种种表现,落在苏枕眼里,悉数堆成了她恨而不能的无力。

“恨?”他说,“你为段明安,放下身段来求朕放他一命,可朕偏要他的性命,你一心求死……可,清琢,朕偏不如你的意!”

苏枕松开了手,清琢便被狠砸在了榻上,下颚处尽是密密麻麻的火辣感觉。

下一刻,手腕脚踝处却被一股冰凉覆住。

清琢大惊失色,想要逃脱,四肢已然困在铁镣锁中,大力向四周拉开,整个人躺在榻上,后背有东西推她腰部向上,使她仰面成极为屈辱之姿,动弹不得。

苏枕欺身而上,捧着她那张被烧毁得略显可怖的脸颊:“阿琢,告诉我,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失落无助,可怜得像个孩子。

清琢的心猛地一疼,双唇张合,想同曾经那样抚慰他,但终究还是缄口不言,死咬住了下唇。

迟迟等不来身下人儿的回答,苏枕耐心告罄,一闯而入,攫住她的下巴:“你不是说,钟妃的孩子是你所害吗?那,便偿朕一个。”

第四章 暖床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