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什么也没听到

去看了那个男人之后,沈之乔就一头钻进了厨房,还顺便将正打算做晚膳的一干人都赶了出来。

不一会儿厨房便平平碰碰响个不停,惹得一干奴才在外面面相觑,不得其解。

要知道,这可是某位女霸王第一次进厨房,稀奇真稀奇!

侯府书房!

空气有些凝重,齐暮景坐在书桌前,半眯着眸子靠在椅背上,像是在想什么事。

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今日为何召你们来,想必你们心里也有所准备……”

“暮景,此事事关重大,你当时怎么不推一推?!”段奇峰显得有些急躁,“朝堂上那么多文武百官,这般棘手的事,你作何要接下?!”

齐暮景嘲讽勾唇,“奇峰,圣旨如何能退?!”

“……”段奇峰咬牙。

齐暮竹看了眼段奇峰,道,“二哥,是不是有关南临王急调回朝之事?”

齐暮景眯眸看了眼自己十四岁的弟弟,没有说话。

“前几日皇上在围猎场险遇刺客,受了重伤……莫非……”老大齐暮云紧接着问。

“大哥,不可胡乱猜测!”齐暮景缓声道,“皇上现还在静养,已经连着几日没有上朝。今日早朝之时,却令太监总管甄镶传了口谕,让南临王半月之内赶回帝都。”微微沉凝,“皇上的意思是,让南临王住在我侯府内。”

“皇上此举是何意?!”齐暮云紧声道

齐暮景沉默,半响,盯着齐暮竹道,“小四,此事,你有什么看法?”

小四?

微扬了唇角,倒学了她的语气。

齐暮竹微拧了眉,“皇上此举,无非两意。”

齐暮景赞赏点头,“说说看。”

“一是太相信我侯府,二是试探我侯府。”齐慕竹道。

“什么意思?”齐暮云疑惑。

“大哥,齐府是何时成为侯府的你还记得吗?”齐慕竹皱着眉头问。

齐暮云愣了一下,“不就是皇上登基之日册封的?!”

齐慕竹点头,“皇上未登基之前并非太子,却还是登上了皇位。而爹那时还是太子太傅,却在新皇登基之时封了爵位……”

“爹是太子的老师不错,可若不是爹辗转告之皇上太子要在东门设下埋伏将他的人一网打尽的话,皇上说不定……”

“大哥,你错了。”齐慕竹稚气唇角微勾,“当时即便是爹不说,皇上也依旧是现在的皇上。”

“……”齐暮云显然听不懂他话里暗藏的话。

齐慕竹没有接着说下去,反是看着齐暮景。

齐暮景睁开双眸,淡淡道,“小四说得不错,当时爹就是看准了结果,所以才弃暗投明,投到了皇上一侧。只不过,在爹告诉皇上太子的诡计之前,皇上就已经知道了。但是皇上却什么也不说,在事成之后,直接将所有的功劳扣在了爹的头上,却又在爹百年归去之后封了爵位。”

记得,当年的皇上也不过十四而已,却机智过人,心思深沉难测。

“但是,皇上让南临王入住侯府又跟封爹爵位有什么关系?”齐暮云显得有些急了。

“大哥难道忘了南临王与太子的关系?”齐慕竹提醒道。

齐暮云怔了一下,突然觉得脊背发麻,惊道,“太子和南临王均出自先皇后慕容氏……”

“什么?!南临王和太子是一母同胞……”段奇峰惊惧道。

段奇峰此话一出,房间内的众人再次陷入沉默。

眼角瞥见门外一抹红裳闪过,齐暮景眉尖微挑,嘴角不觉展了丝笑,声音却是硬邦邦的,“知儿,在外站了许久,不累?!”

众人闻言,纷纷看向门口。

沈之乔汗颜,从门口爬了出来,红着脸道,“我什么也没听到。”

乖乖,都神马眼神儿,她刚到好不!

齐暮景俊脸微抽,“……”

齐暮云看了一眼沈之乔,什么话也没说,低头走了出去。

对于他对自己冷漠的态度,沈之乔早已习惯。

她笑笑着颠到了齐慕竹的身侧,纤手一勾,缠着他的手臂将他又长高了不少的身体拉下了几分,谑道,“咱家小四每天都吃的什么啊?长这么高了。”

耳边女子细薄的吹息打在他的侧脸,齐慕竹轰的红了脸,哪还有刚才的半分冷静,好看的唇瓣微动,“二嫂嫂,我还有事,先走了!”

抽了抽手臂,纹丝不动。

齐小四脸更红了,直接求助的看向一边一脸看好戏的段奇峰。

段奇峰却耸了耸肩,表示爱莫能助。他可不想引火上身,侯府内哪个不晓得侯爷齐暮景对他这位侯爷夫人的宠爱,那程度,只能用令人发指来形容。

他可没忘记,上一次他就是一不小心与这位侯爷夫人多说了几句话,又很不小心的逗乐了这位侯爷夫人,最后却惨遭某位腹黑侯爷毒手,直接丢到了东陵城赫赫有名的男囹馆,一世英名差点就毁了。

抚了抚受惊的小心肝,他可以说,他到现在都还有些心有余悸吗?!!!

同情的瞄了眼齐慕竹,段奇峰冲齐暮景点了点头,迫不及待的转身就要闪人。

“段大将军……”

第4章 我什么也没听到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