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救回来的男人

连着三天,沈之乔都没有看见齐暮景。

心里知道,他气她说了谎。

但是她敢保证,要是让他知道她是因为救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男人,关键还是一个美男而使用了飞舞受了点小伤的话,指不定能一个月不理她,外加禁足半年。

所以,她果断选择死不招认。

本想着第二天就缠着他说些好听的话,逗他开心,事情也就算了。

哪里晓得,他竟然躲着她,害她连他的衣角都没见着。

唉,她家阿景什么都好,就是太小气了,该如何是好啊如何是好?!

“夫人……”

沈之乔懒懒的瞥了眼门口,神色有些怏怏,“铁叔,什么事啊?”

铁叔是侯府的药房先生,医术了得。同时他也是侯府的老人,在侯府里颇有威信。

只是铁叔脾性比较奇怪,平日里待人总是爱理不理,就是面对阿景也是一样。但是他对自己却总是笑容满面,和蔼可亲。对自己的要求也几乎是有求必应

最最主要的是,整个王府只有他不怕阿景,其他人哪怕是丫头除了每日按时伺候她梳洗之外,几乎都不与她说话。唯独只有铁叔得空会到别院与她说上一会儿。

所以,在侯府她真的是很无聊啊很无聊!

铁叔见她眼帘下的青黑,有些心疼,“夫人,可是最近睡眠不好?”

沈之乔点头,“铁叔,我睡不着。”

“为何?”铁叔走了进来,示意她抬起手来。

沈之乔有气无力的将手递给他,“铁叔,我不仅睡不好,而且吃不好。”

铁叔皱眉听着脉,“胸闷气短……”看了会儿她的面色,“夫人心情不佳?”

“铁叔,你最近有看到阿景不?”沈之乔抽回手,可怜兮兮的盯着他。

铁叔愣了一下,心思微转,摇头笑了,在她对面坐下,“夫人与侯爷吵架了?”

沈之乔摇头,“铁叔,阿景从不和我吵架。”他都兴冷战!

两夫妻间的事,他一个老头子也管不着。

铁叔从怀中取出一包用蓝色锦帕包住的东西递给她,“今早出府采购药物,路过锦兰轩,顺便买的。”

锦兰轩?!!!

沈之乔瞬间甩去愁绪,高高兴兴接过了东西,摊在桌面上打开,捻起其中一小包打开,“铁叔,这是锦兰轩出的新品种吗?”

“恩,据说新加了一味东西,这样做出来的皮也少了以往的黏味。不过依我看,这东西并不如你研制的。”铁叔笑着看她兴奋的摸样。

沈之乔碾了碾细粉,在鼻息嗅了嗅,“铁叔,你带给我的这些东西,别让阿景知道了。不然,我又要几天睡不好,吃不好了。”

铁叔失笑,却在心间叹了口气,嘴角弥的笑意也随之淡了几分。

半响不见他反应,沈之乔抬头看他,眉尖微跳,“铁叔,你为嘛这样看我?!”那眼神,怜悯、心疼、纠结,总之很复杂。

铁叔错开双眼,跳了话题,“夫人,三日前救的男人……”

“猪啊……”沈之乔一拍脑门,懊恼,“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连忙收起锦帕,往桌下她偷偷设的暗格一藏,急急道,“铁叔,走走走,带我去看看那个男人死了没?!”

……

“呃……铁叔,这个,这个,这个,是几个意思啊?”沈之乔震惊的看着眼前被五花八绑的男人。

“他中了骨蚀散。”铁叔说着,拿起床沿小凳上的银针,往他太阳穴两边分别扎着。

“骨蚀散?!那是什么东西?”沈之乔有些不忍去看全身被捆不说,脑袋还插满了密密麻麻银针的男人。

铁叔用锦帕擦了擦手,“骨蚀散是今年来江湖上盛传的三大毒物之首,凡是身中此毒者,开始并无感觉,但是一旦发作起来,轻则筋骨错位,全身瘫痪,重则死路一条。”

沈之乔听得心肝一颤一颤的,“铁叔,你别告诉我这男的会瘫痪,或者会死……”

“若是死或许对他来说还是解脱了。”铁叔皱了眉,“这个男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是骨骼精奇,练就了一身好本事。在毒发之时,他已用内力将毒性暂时压制,若是及时将毒液逼出,休养数日便无碍。只是在毒发之时,他似乎经过一场恶斗,被压制住的毒性至少有一半被浸入了骨髓。剩下的一半已被我用药物逼了出来。”

“那已经浸入骨髓的那一部分毒液对他会有什么影响?”沈之乔轻问。

“加大用药量,慢慢逼出毒素。只是在这过程中,他会经受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这便是他为何要将他绑住的原因。

“那逼出来之后是不是就没事了?”沈之乔紧问。

“性命无虞,只是……”铁叔惋惜叹气。

沈之乔心头一跳,“只是什么?”

“废人无异!”

第3章 救回来的男人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