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噩梦源头3

江起云来了?

我立刻站起身来,想要看得真切些。

“子时到,动身。”周老幺从旧宅大门中出来,抓着把纸钱漫天一撒。

他那半张脸在洋洋洒洒的钱纸中与我打了个照面。

“家主,您也要一起送?”他有点紧张。

当夜入土、子时送葬,确实这习俗让我们感觉奇怪,不过如果别人风俗习惯就是这样,我们也不可能横加阻拦。

我哥走过来,对周老幺说道:“姨公给我们留的遗愿,是让我们送他入山,我们也该尽力完成。”

周老幺剩下的半张脸抖了抖,忙不迭的解释道:“后山沟里阴暗湿滑,坡陡林密,还有些毒蛇,我们本地人都不让过去的,您是城里人,还是不要去了吧……送到沟边就行了。”

我还没答话,我哥就点头道:“你放心,如果真的太过难行,也不会给你添乱,我们就目送一下,意思意思就行了。”

周老幺听我哥这么说,紧张的神情缓和了些,他继续撒了一把纸钱,呼喝抬棺的人起行。

我哥拉着我退让到一边,六个抬棺的人从我们面前走过。

之前运送用的冷棺已经换成这边准备的棺材。

还是那种六片木板制成的老样式,这在旧年间也是有讲究的:棺材的盖和底是天地,左右弧形为日月,前后两块叫彩头彩尾。

我看到在彩头的地方贴着几张黄纸,灯光灰暗,看不清写了什么。

“慕云凡慕小爷……你在打什么主意?”我悄声问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他说一句山路难行我们就不送了?这人有点儿——”

“有点儿古怪,我懂。”我哥哼了一声:“他有意不让我们去,我也懒得费口舌,反正我们想法子跟进去就是了……你不用先去看看你老公?那顶白色轿子是江起云来了吧?”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江起云,我没见他坐过轿子啊。

“那……我先过去看看?”

“去吧,我去顺两套孝服。”我哥对我摆摆手。

现在的我们已经不是三四年前那半瓶醋的青涩模样,已经有了基本的自保能力,对付普通的突发状况也游刃有余。

虽然我和我哥还是经常一起处理事情,但已经不用时时刻刻担心着对方。

我悄悄的避开送葬的村民,往那顶白色轿子走去。

送葬的队伍往后山走了,整个村子很安静,我隐在黑暗中,看到那顶轿子虚虚的浮在路旁,周围站了一圈小鬼差,沉默肃穆。

这股阴冷幽寂、又仙气飘飘的气质,确实很像他的风格。

“小娘娘……小娘娘……”轿旁一位阴吏冲我躬身。

阴风微微拂动轿子的纱帘,里面空无一人。

“诶?你们帝君呢?”我纳闷的问。

“帝君大人去巡视冥府道场,担心小娘娘山路颠簸,命小人在此等候,送小娘娘归家。”

啊……他没来啊!

我心里有些堵,看来这次他真的生气了。

“小娘娘,您现在要归家了吗?”阴吏小心翼翼的问。

“……不归。”我暗暗叹口气,转身往送葬的队伍那边走去。

“诶、诶……小娘娘!”阴吏叫住我。

我回身看了看,阴吏拱手道:“山那边有奇怪的气场,小娘娘若要前去,还请多多留心。”

“有多奇怪?听村人的描述,应该是双阴聚煞的地形,我还没有实地去看……”

阴吏那张青黑的脸上居然露出了“欣慰”的表情,他又一拱手道:“小娘娘既然已经窥见端倪,想必不用小人多嘴了。”

说罢就退回轿旁,与黑暗融为一体。

我转身朝后山走去,一边走一边暗暗懊恼。

江起云为何这次这么小气……我不就大声的凶了一句么,他居然两天没理我了!

现在面都见不着,就算我……我想说句软话、道个歉也没机会啊。

我闷着头走在黑漆漆的路上,追着前面幽幽的白纸灯笼,冷不防一个披麻戴孝的人斜刺里朝我走来,吓了我一跳!

“喂喂,你干嘛呢!我都认不出来?”我哥及时伸手扶住我。

“你……你吓死我了!”他那尖尖的孝帽后面披着一块白布,走路带风,黑夜里看起来飘飘忽忽的。

他奇怪的问道:“干嘛撅着嘴生闷气?江起云不是来找你了么?”

“他没来,就一顶空轿子……”

“啧,轿子都来接了,他肯定会来的,别分心了,快换上孝服我们混进宗亲的队伍里!”

》》》

山南水北谓之阳。

而山北水南则是阴。

这里的地形很独特,怪石嶙峋的山一簇簇拔地而起,气场确实不太好。

山的背阴面、小河的南岸是两个“阴”位,而且这里还有湿气很重的山沟,对面的那座山才是“后山”。

这样的地形,就形成了一片双阴聚煞的区域,一般人也不会再这种地方安坟。

周家的祖坟选在对面的山上,是大位理上的阳面,看起来也没什么大问题。

可我们一下到沟里,周身温度就变了,送葬的村民都在山坡上止步,村干部不许大家跟来,只有抬棺人和族亲下来。

我们混在族亲中,发现人人都裹着一件薄棉衣,看来他们都知道这里的情况。

这种让我起鸡皮疙瘩的阴冷,绝不是单纯的夜晚寒凉,而且所有族亲闭口不言,沉默的往前走。

这有点惊悚啊……

我已经感受到异样的气息,正常人应该都会觉得害怕,而前面的人却还是低头闷走。

不远处隐约有流水的声音,周老幺低声说道:“……送过了桥,你们就先回去吧,我们自己族人抬着上山。”

桥……我眯着眼睛往前方看去,黑夜加上雾气,只能隐约看到一座普通的土桥。

而且,只能看到半截。

咕咚……一声细微的水声让我绷紧了神经。

姨公会给我们留下日记、留下嘱托,肯定是因为他隐约知道后山不同寻常。

否则,他大可以留在沈家、与姨婆百年之后骨灰合葬。

这后山,肯定有他想要告诉我们的信息。

我紧紧盯着前方的背影,余光观察着黑暗的四周。

冷不防,一阵凉意从我身后袭来。

顺着脚踝、后腰、背脊,跗骨而上。

那股清冷冰凉的气息,擦过我的耳廓。

“……八抬大轿都不能请你归家,慕小乔,你这气,要怄到什么时候——”

第3章 噩梦源头3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