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她不是我丈夫

“妈妈,妈妈!快看,你的刮刮彩中了十万块!”

“什么?哇塞,刚刚回国就这么好运,真是太棒了!”

这一番对话引得无数路人好奇地回过头来,看向站在彩票站的那一对母子。

大的长发飘飘、身材窈窕,虽然戴着墨镜却还是能看到姣好的面容。小的身穿小西装,头发微卷,戴着和妈妈同款大墨镜,可爱到爆。

看他们开心的样子,不少人也不由跟着微笑。

然而,总是有心怀恶意的人的。

唐安末一手拉着宝贝儿子唐乐然一手捏着好运刮刮彩,准备向彩票兑奖中心出发。

她边走边跟儿子感慨:“乐乐,柳城的变化好大呀,五年前哪里有这么多高楼大厦。最高的楼还是陆氏……”蓦地提起这个五年来不敢也不愿想起的姓氏,唐安末猛地顿住了,脸上露出似哭似笑的神情。

“妈妈?你怎么了?”唐乐然抬起头踮起脚尖,想要为唐安末擦去脸上的泪水,却苦于个子太矮无能为力。

回过神来的唐安末摇摇头,安抚着急的儿子:“妈妈没事的,只是忽然想你轩舅舅了,咱们领了奖赶紧回家吧。”

“好。”唐乐然咬了咬嘴唇,勉强相信唐安末的解释,却发现他们被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堵在了巷子口。

“看来就是你们了,把彩票交出来吧。”男人脸上带着充满贪欲的笑容,一步步走过来。

唐安末哪里还顾得上伤感,她将唐乐然挡在身后,皱着眉头瞪视男人大声喝道:“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你啊!小妞儿长得不错,我看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怪可怜,不如我带你回家吧,不收你的住宿费哦!”男人恶心的笑让唐安末有些害怕,她四处张望想要向周围的路人们求救:“救命,救命,有人抢劫!”

男人见周围的路人因为唐安末的大声呼救而扭过头来看,他牛目一瞪大声喝道:“看什么看?老子教训离家出走的女人,少多管闲事。”

唐安末听男人这么胡说八道,赶紧解释道:“他是坏人,想要抢劫的,请大家赶紧报警!”

“臭娘们儿,竟然想让你男人进局子?真是个毒妇!大家伙别听这婊子胡说,她是外头有了男人偷家里钱打算私奔的。谁见过在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打劫的?我又不是傻!”

男人看起来是个莽夫,却把谎话编的有条有理。

感觉到周围人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唐安末心中叫糟却百口莫辩。她本来就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此时哪里能解释的清楚。

见唐安末语塞,男人奸笑着走过来一把拉住唐安末的手腕:“走,跟老子回家,看老子不打死你!”肮脏的手还在唐安末纤细的腰上滑动,恶心地她几乎要吐出来。

唐安末拼命地挣扎却无济于事,还有一群热心路人好心劝解男人:“有话好好说,家暴也是犯罪的,不要动手啊。”

男人一边笑着应付路人,脚上的步伐却不停,甚至开始堵唐安末求救的嘴。

“爸爸,爸爸!有坏人,有坏人要把妈妈带走,你快去救妈妈啊!”

忽然,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惊得人们都是一愣,纷纷把目光投向了被唐乐然抱住大腿的那个人。

唐安末听到儿子的声音也赶忙看过来,霎时间,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面如土色。

竟然是他!

为什么会是他?

她这五年想过、念过、恨过,最终却放不下不能不爱的男人——陆衍深。

唐安末的第一反应是,跑!

可她剧烈地反应却让还抓着她手的男人回过神来,也惊醒了因为看到她而出神的陆衍深。

看着唐安末被男人强行拉住,不断求救的样子,陆衍深哪里还有半点冷静持重,他的瞳孔急剧缩小,然后弯腰抱起唐乐然,快步走了过来。

“放开她。”

男人正志得意满,哪里听得别人的阻止,横眉竖起恐吓道:“少管老子的家务事,你不会是这女人的姘头吧?快滚,否则老子砍了你!”

说话时,他的手还不忘紧紧把住唐安末的腰来显示他们的亲密。

殊不知,正是这幅模样更加激起陆衍深的怒火。

“什么时候我的妻子容得你乱语糟践?也不看看你的模样,找死!”陆衍深冷目一扫,原本跟在他身后的保镖立刻走过去,一把把男人摁在了地上。

路人们见陆衍深器宇不凡,一看就是大人物原本就对他的话有几分相信,再一看男人身上邋邋遢遢面带心虚,而唐安末却是妆容精致,哪里还不明白是被男人耍了,当即有热心人报了警。

三分钟后,附近的民警就赶了过来,给男人戴上了手铐。

而陆衍深和唐安末、唐乐然,作为苦主也被要求过去做笔录。

“陆先生,以后可要让太太和孩子们小心点啊。虽然现在世道很太平,但总有些老鼠屎。”民警好心劝慰,却不知道让唐安末差点无地自容。

陆衍深抿了抿嘴,刚想说话却被唐安末着急地打断:“警官,您搞错了。刚刚是孩子为了救我才胡说的,他不是我……”丈夫……

“啊……”这下轮到民警尴尬了,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想要说什么却被陆衍深脸上的寒冰弄得语塞,以为是自己刚刚说得话冒犯了陆衍深,只能赶紧办完手续送他们离开。

走出派出所,唐安末一直低着头,手紧紧地拉住唐乐然不让他说话,更不让他摘下墨镜。

感觉到陆衍深走到自己身边,唐安末没有抬头,声音也是微不可见:“谢谢你。”她的心,在急剧跳动,几乎要跳出心口。

陆衍深深深地看了唐安末一眼,又放低视线看了看好奇地盯着自己的唐乐然,什么都没有说,越过她走了,只留下一股冷冷的风。

唐安末双手环抱住自己,感觉好冷,好冷……衍深哥哥刚刚那冷若冰霜的眼神,让她忍不住颤抖起来。

从前,衍深哥哥的宠溺现在回忆起来仿若一把把利刃刺进唐安末的心。但如果时光回溯,她还是会……

“妈妈,你怎么又哭了?是不是因为害怕,乐乐会保护你的。”唐乐然拉住唐安末的手,着急的不得了。

唐安末赶紧擦去脸上的泪水,抱起了唐乐然努力笑道:“没事,乐乐,走,我们回家。”她早该知道的,失去的东西再也回不来,早在五年前她做出那样的事情,就永远地失去衍深哥哥了……

她不知道的是,方才冷酷离去的陆衍深坐在车里,静静地看她们坐上出租车离去,他手中把玩的金笔,已经四分五裂。

“跟着她,看她去哪儿。”

“是,先生。”

第1章 她不是我丈夫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