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下药

“臭女人!你敢拿酒瓶砸我!从来没人敢拿酒瓶砸我!既然你不识好歹,就别怪我用别的手段!”

包厢里,楚子寒任由服务人员给自己包扎额头,一边怒骂。

会所那个胖经理以及另两个楚子寒的保镖站在那里,他们是听到楚子寒的惨叫,才赶了过来。

“王超马杰,你们两个给我跟上那女人,想办法把她弄到我床上!”

楚子寒恶狠狠说道。

叫王超的保镖有些为难说道:“楚少,沐沧澜那女人跟以前的女人不同,她毕竟是一个集团老总……啪!”

楚子寒跳起来就给了他一巴掌,一脸狰狞怒吼:“总你麻痹!老总又怎么了!十个沧澜集团也比不了我们楚家!老子玩了她也就玩了,我们楚家的势力遍布秦城黑白两道,她敢把我怎么样!”

“是,楚少,我们这就去办!”

王超捂着脸敢怒不敢言,马杰对他使了个眼色,说完拉着王超就出了门。

“刚才那女人往哪个方向走了?”

两人冲到会所门口,王超去开车,马杰对保安队长问道。

“那边,那边,你们找她干嘛--”

在李锋面前盛气凌人的保安队长,在这两人面前却很恭敬,脸上堆笑指了个方向。

“给老子滚开!”

马杰不耐烦的一脚把他踢开,冲下去钻进了王超开出来的车里,扬长而去。

“沐沧澜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追了出来,而且一脸阴狠,怕是要对她不利。”

李锋眯眼看着两人的车远去,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跟上去看看。

他的女人,不能让别人欺负!

转身走到保安队长面前。

“队长,我想请个假。”

保安队长刚被人踢了正不爽,闻言把火气撒到李锋身上:“请什么请,你是来上班还是来请假的,你要不想干就他妈趁早滚蛋。老子这里不养你这种光吃不干的废物!”

李锋目光一寒,原本显得很普通的他,一下就如一柄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杀气纵横。

保安队长被他看得浑身一颤。

怎么回事,这小子怎么变得这么可怕?

轰!

李锋一拳砸在墙壁上,裂纹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他拳头向四周蔓延开来!

保安队长惊骇的张大嘴,脸色惨白说不出话来。

“准假吗?”

“准!我准!您随时可以请假!”

……

情缘酒吧外的路边,一个青年懒散的靠在路灯下。

青年手里捏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放在鼻端闻着淡淡的烟草味,路过的一些年轻男女面露不屑,暗骂又是个喜欢装逼的。

青年正是追着王超马杰来到这里的李锋,他不是装逼,其实以前他的烟瘾很大,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件让他刻苦铭心的事,李锋从此后就戒了烟,不过他还是习惯揣包烟在兜里,经常拿出来闻闻味。

上次抽烟,已经是三天前和沐沧澜的事后烟,那个时候,他实在很需要烟雾来消解内心的烦闷。

酒吧门口进进出出全是各种各样的人,染了头发张扬肆意的男人、穿着清凉露着细腰的女人,激烈的重金属音乐肆意钻进路人的耳朵……

“那女人竟然会来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见王超马杰匆匆跑进了酒吧,李锋把烟夹在耳朵上,大步走了进去。

酒吧里一片喧嚣,烟味酒味各种味道混杂,让李锋厌恶的皱了皱眉。

“嗷!绝色美女啊!这美女也太狂野了!”

舞台被疯狂的顾客们堵得水泄不通,舞台中央,一个穿着办公套装的绝色美女,在癫狂的摇曳着身姿,对周围人们的尖叫和觊觎目光视若无睹。

整个酒吧的气氛都被她带动,李锋被挤在人群外,抱着胳膊,默默看着那个癫狂忘我的女人--沐沧澜。

王超和马杰一进酒吧就消失在了拥挤的人潮中,李锋一直没发现他们,他只需要盯着沐沧澜就行,那两个人如果要对她不利,一定会自己找上去。

一直跳了几首劲爆的舞,汗水已经将沐沧澜的一头秀发打湿,修长雪白的脖子因为汗水越发光彩夺目,引得周围尖叫连连。

她这样的美女确实很罕见,特别是这种比较低端的酒吧。

沐沧澜跳累了,走下舞台,冷淡拒绝了几个猎艳者的邀请,自己在一个卡坐上坐下来,招来了服务员。

“姓沐的女人在那里,她自己作死点了酒水,她难道不知道,这酒吧的老板,也是楚少的人吗?嘿嘿……这下不用太麻烦了,我们也能回去交差。”

王超和马杰趴在二楼的栏杆上,见沐沧澜主动点了酒水,便招来了酒吧的老板,一个混出了点小名气的混混头子。

“阿彪,给那女人下点药。”

阿彪顿时一脸为难:“超哥杰哥,这往客人酒水里下药犯忌讳啊,要是传出去,我这酒吧也不用开了。”

“哼,你阿彪的良心早就被狗吃了,在我们面前还装模作样。告诉你,这是楚少看上的女人--”

“好,我马上让人去办!”

阿彪没等他把话说完,转身就把刚才给沐沧澜点酒的那个服务生叫了过来,说了几句,从另一个手下手里接过一枚红色的胶囊。

服务生默默的把胶囊放进手里。

“行啊阿彪,下药的手段都比以前先进了,改用胶囊了。”马杰有些不屑的说道。

阿彪一点没有不好意思,阴阴一笑:“杰哥,这胶囊里装的是烈性伏特加,酒精浓度高达96%,不管酒量多高的女人,给她喂一颗,就能让她立即醉倒。这种胶囊还有个名字,叫捡尸神器,最早是东瀛那边的,后来又传到了宝岛。”

“行了,别废话了……咦,那女人已经喝下去了!”

王超和马杰马上看向沐沧澜,发现她已经喝下了服务员送上去的那杯酒。

沐沧澜是个自制力很强的女人,她虽然因为心情不好,想来酒吧里发泄放纵一下,但一直保持着警惕。

一杯酒下去,她立即察觉到了不对劲。

四肢渐渐发软,头脑昏昏沉沉,眼前的一切都变得虚幻。

第3章 下药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