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求他

不同于过去的挣扎哭喊,这一次聂凝汐学乖了。

给什么吃什么,来送饭的下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不过听说王妃在地牢割腕自杀,幸亏叶公子来得及时,想来是治了失心疯,才会变得这么安静。

而诸葛渊,一直等着聂凝汐向自己屈服。

但他没想到的是,聂凝汐再也不哭闹亦是想要见他,要他放她出去。

她此刻的安静,让他很不适应。

这女人……真是可恶。

这晚,诸葛渊打开地牢的木门,走了进来。

聂凝汐身子一颤,忍住恐惧,直视着一身暴戾的男人。

“怎么,本王让你给蔓月试药,是抬举你!若你还是不愿意,那下半生你就只能待着在这地牢,等死。”

面对诸葛渊的冷言冷语,聂凝汐冷笑回之。

“难道我帮叶蔓月试药,你就会放我出去?诸葛渊,你别以为我是傻子,不管我试药是何结果,我都只是你的一个玩物,永远被困在这暗室之中。”

诸葛渊嗤笑出声,走到聂凝汐身前,握着她的下颌。

“本王记得你当初口口声声说爱本王,为了本王什么都肯做。如今只是让你试药,就不肯了?”

聂凝汐勉强缓过一口气,反斥:“你折磨我三年,为叶蔓月出气,你从来没想过要我好过……试药之后,我又是何下场,可想而知。既然如此,我还爱你做什么!”

她的倔强,惹怒了他,

诸葛渊将女人扔在地上,额间青筋暴起。

“好,聂凝汐,你会来求本王的!”

他便就不信,她不折服。

……

而后三天,诸葛渊没有再出现。

聂凝汐的心渐渐忐忑起来。

千万百计从送饭的下人口中套出消息,原来父亲竟因为贪污受贿而被打入大牢!

不……这不可能。

聂凝汐怔怔的坐在地板上,诸葛渊为了逼她就范,竟然诬陷父亲?

诸葛渊!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你竟真的做到这般地步!

心脏像被生生搅碎,泪无声无息落下来。

他竟真的待她如仇人……

曾经,她和诸葛渊是青梅竹马。

父亲与先皇是同窗,先皇也曾将诸葛渊放在聂府学习,父亲于他可算是半师之谊。

而且在府中之时,娘亲更是待他如亲生儿子一般,一直很照顾他。

她与诸葛渊自小便有婚约,可叶蔓月中毒后,父亲却强烈反对她嫁给诸葛渊。

父亲能成为先皇伴读,更是四品御史中承,思维也相对保守。

她决意要嫁与诸葛渊,与爹娘大闹一番,断绝了关系。

之后受尽折磨,和外界断了联系,她才明白,爹爹当初说的那些,都是逆耳忠言。

可如今,后悔也没有用了。

自己成婚的时候,已经让爹娘伤心。

如今一人做事一人当,她不能害了爹娘!

聂凝汐想通后,扑到牢门前,大喊——

“让诸葛渊过来!我要见他!”

……

诸葛渊回到湘王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听到下人说聂凝汐要见他,他立刻去了地牢。

看着萎在地上的聂凝汐,他嘲讽道:“想通了?”

聂凝汐匍匐着,抬起头看着诸葛渊,嗓子已经哑了。

“放过我爹娘,你要什么,我都答应。试药也好,命也罢,你通通拿去。父亲年事已高,从未没有做对不起天子之事,受不住你的栽赃陷害!”

诸葛渊静静看着聂凝汐,忽而缓缓笑出声来:“我早就说过,你会来求我的。”

聂凝汐的心沉到了深处。

她今天流了太多眼泪,如今无泪可流。

既然这一切对他来说只是一场胜负,他只想享受碾压她的快感,那她无话可说。

她凄凉一笑,“你赢了。”

见她这般,诸葛渊却缓缓皱起眉。

为什么?

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步,她反而平静下来,再也不哭声哀求?

从前每个羞辱她的夜晚,她都卑微至极。

可如今,那双眼睛却如熄灭的灯,漆黑的吓人。

聂凝汐仰起头凝视诸葛渊,字音轻柔:“我只有一个条件。”

诸葛渊看着女子漆黑的瞳,那样黑,仿佛吸尽了所有光。

不会哭,不会笑,什么都没有了。

不知从何处来的疼痛,挟住他的心脏。

诸葛渊猛地转过头去,不看她。

“说。”

“我想见父亲最后一面,但不要让他知道。”

诸葛渊愣了一下,随即拂袖而去——

“好,本王答应你!”

聂凝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无力瘫在了地上。

唇边,露出一抹艰难的笑。

为了父亲……孩子她怕是保不住了。

试了药,她如何还能保住这个孩子?

但父亲的生死,她不能不顾。

若不是自己一意孤行……

罢了,这条命若能换来爹娘的平安,足矣。

只可惜,这个孩子永远都无法降临。

也好,聂凝汐自嘲。

如果孩子生下来,诸葛渊也不会让孩子好过的……

毕竟,他恨她,自然也恨她的孩子。

第5章 求他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