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无法说清,无人作证

她唇角泛起苦笑,叶蔓月醒了……

-----------------------

湘王府主苑,刚醒过来的叶蔓月第一时间发现自己看不见了。

再从贴身丫鬟口中得知自己昏迷三年。

她几乎崩溃。

“殿下……我看不见殿下的脸,殿下,救我!”

她抓着诸葛渊的手,无神的双目,溢出泪水。

诸葛渊看着这样的叶蔓月很是心疼。

“月儿,你别怕,有本王在,一定会找到办法治好你的眼睛。”

太医院那么多太医,她又不是先天失明,定有办法治好。

不管用什么办法!

聂凝汐来的时候,听着房里叶蔓月的哭声还有……

诸葛渊如此温柔的安慰声。

她心头满是酸疼,一步也动不得。

叶子归与太医了解状况后,跟随而来。

他看到倚在门口的聂凝汐,心里暗叹一口气。

聂凝汐也看到他,下意识避开他的视线。

叶子归停在门前看了她好一会儿,这才推开门,迈进房内。

他为妹妹仔细诊脉,然后抬起头说:

“蔓月,你眼睛大抵是因为体内的毒还未完全清除,受到了影响。待我和刘太医研究出解药,为你清除余毒,你就能无碍。”

叶蔓月浑身颤抖,“哥哥,配置解药需要多长时间,要我一直等下去吗?”

叶子归皱紧眉头,“只怕需要以毒攻毒,以身试药才能确定解药。”

就在这时,诸葛渊一眼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聂凝汐——

“你还有脸过来?”

“我……”

聂凝汐话音未落,便被诸葛渊一把揪了过去。

她摔在叶蔓月床前,听到他说:“如果蔓月的眼睛治不好,本王让你陪葬!”

聂凝汐咬咬牙,蜷成一团,紧紧护着小腹。

她喃喃道:“不是我,当初真的不是我……”

叶蔓月一怔,认出来是聂凝汐的声音。

“你……聂—凝—汐?!”

冰凉的地砖刺得聂凝汐全身生疼。

她试图解释:“当年我并不知道那点心有毒,蔓月,我没有想害你!”

叶蔓月听到这话,声音陡然拔高,凄切尖利——

“糕点是你亲自端来的!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而你居然下毒要杀我!你嫉妒殿下对我好,对不对?”

“就因为殿下喜欢我,你就这般可怕……聂凝汐,你心肠太毒了!”

聂凝汐当即怔住。

叶蔓月在说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说。

她想出言辩解,却被诸葛渊一把掐住脖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本王说清楚!”

聂凝汐看着诸葛渊,心头作痛,艰难开口:“难道你真以为是我有意害叶蔓月?”

诸葛渊暴戾不已。

“一切不都很清楚了吗?糕点是你亲手做的,是你送来的,就连侍女也是你的!出事之后,为何你的贴身侍女莫名失踪?你来告诉本王这是为何!”

聂凝汐咬着嘴唇,哑着嗓子道:“呵,就算我心如蛇蝎,可王爷别忘了,我当日也吃了那糕点。若真是我动了手脚,难道我要与她同归于尽吗?我还没有那么蠢。”

闻言,诸葛渊暴怒,手中的力度逐渐加大。

叶蔓月听到了聂凝汐急喘的声音,还伴有挣扎。

她适时佯装柔弱出声:“王爷,你不要杀了凝汐……我还有话要与她说。”

诸葛渊蓦地松手,冷了聂凝汐一眼。

“好,本王去与太医商议救治你的法子。”

诸葛渊离去后,叶蔓月就伸过手来,作势要给聂凝汐一巴掌。

因为她的眼睛看不到,聂凝汐险险避过这一耳光。

如今这里只有两人。

聂凝汐沉声道:“叶蔓月,你明知道我不会下毒,但你颠倒黑白,有意陷害我。”

叶蔓月冷笑反问:“我颠倒黑白?我昏迷了三年,你却嫁给了我喜欢的男人。现如今……看不见的人是我!”

聂凝汐皱起眉,对此沉默。

且不管过往种种,叶蔓月沉睡这三年,时局的确改变了。

但——

“当初你怀有他的孩子,我根本不知情,是你中毒后太医诊治,我才知道的……而且从头至尾,你都未曾告知我,你喜欢诸葛渊。”

倒是她,因着与当时的叶蔓月是好姐妹,多次与叶蔓月提起她对诸葛渊的爱慕之情。

如今……

倒成了她嫉妒成恨,简直可笑!

“中毒的事,孰是孰非你心里有数!”

虽然糕点是她亲手做的,也是她送来的,但在那时,叶蔓月差使贴身侍女来找过她。

所以在她离开厨房的时刻,发生了什么,没人知晓。

而且当时她自己的确也吃了点心,但叶蔓月却对这些,只字不提!

如今自己的贴身侍女离奇失踪,聂凝汐无法说清这事,无人作证。

就在这时,叶蔓月突然笑了起来。

她脸上还挂着泪珠,“这件事唯一知道真相的翠儿,已经失踪了。而我昏迷了三年,失去孩子,失去了眼睛……”

“呵,而聂凝汐你却毫发无损,你猜湘王殿下会信我们谁的话呢?”

第3章 无法说清,无人作证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