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孩子保不住

聂凝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屋子里。

屋子里浓烈的草药味让她不适。

她还活着?

为什么她没有死?

聂凝汐想动,却浑身无力。

就在这个时候,屋子的门被人推开,有人走了进来。

“醒了?”低低的声音响起,男子走到床边坐下。

来人是叶子归,叶蔓月的哥哥。

聂凝汐愧疚的垂下眸子,她害叶蔓月出事,没想到到了最后,救她的却是叶子归。

叶子归是京城最好的大夫,与诸葛渊的关系极好。

诸葛渊每次受伤,都是让他治疗。

“伤口不深,再养个几日就会没事了。”

叶子归仿佛没有看到聂凝汐眼底的愧疚,查看了下她手腕上的伤口,随后开口道。

“这几日,伤口不要碰水,记得按时换药,吃点补品,你的身子太弱了。”

叶子归扫了眼聂凝汐那隔着衣衫都能看出的消瘦身子,眼底闪过一抹复杂情绪。

聂凝汐没有回他的话。

她扶着床沿,用自己仅存的力气从床榻上下来。

“聂凝汐。”

叶子归望着仿佛随时都会倒下的女子,轻喊一声。

聂凝汐回眸,看着他。

“你若是有什么苦楚,与我说,或许我能帮你。”

叶子归看着聂凝汐,字字清晰。

只见女子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她不语,仿佛这个世间的悲欢离合,早已尝遍。

叶子归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忍,他说道:“聂凝汐,你有喜了。”

闻言聂凝汐不敢置信,眼底满是震惊。

“我有喜了?真的吗?”她声音里带着颤抖。

叶子归见状,微微叹了一口气。

“都是要做娘亲的人,怎就对自己的身子不上心?带着孩子去寻死,就算你不想活,也要想想腹中的胎儿。”

聂凝汐的手缓缓摸上小腹。

这里真的有一个孩子了,是吗?

“你的身子太弱,但孩子还算稳当。好好静养,多吃些补气血的东西,对你和孩子都好。”

也是这孩子命大,这般折腾都没事。

聂凝汐的眼泪落下。

她真的太傻了,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牢里,连自己什么时候有喜,都不知。

如今想想,她似乎的确有些日子没来月事了。

还好,孩子还在,没有因为她的大意而离开。

“此事我没有与王爷说。”

叶子归没有将这件事告诉诸葛渊,他想这事……

还是让聂凝汐自己来决定吧。

“这事……能不能不要告诉王爷?我不想他知道,所以请你帮我隐瞒,可以吗?”

聂凝汐抬眸看向叶子归,眼底满是祈求。

这个孩子是上天赐给她的,她想要留下来。

可若是让诸葛渊知道,那这个孩子她是保不住的……

她不想失去孩子。

“你……”叶子归刚想上前一步,靠近聂凝汐。

屋里的门就被人踹开,诸葛渊大步走了进来。

看着距离亲密的两人,诸葛渊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笑意。

“本王是不是该恭喜两位,喜得重逢,扰了两位谈情说爱?”

他看向聂凝汐,语气里满是寒意:“不过王妃在幽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还有一个相公?”

“我没有……”聂凝汐想要解释,但诸葛渊完全不想听,一把将她拽到自己身边。

动作异常的粗鲁,聂凝汐面露痛苦。

“殿下,王妃手腕有伤,这样会让伤口裂开。”叶子归眉头紧蹙。

“怎么,心疼了?她是本王的王妃,要心疼也轮不到你来心疼。你对她有情,可她对你不见得有意,每晚承欢,她喊的可都是本王的名字。”

诸葛渊的话里,羞辱之意,那般明显。

聂凝汐听不得这种话,羞怒道:“诸葛渊,你闭嘴!”

胆敢让他闭嘴?

诸葛渊重瞳眯起,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聂凝汐捂着被打的脸,脑袋一阵嗡嗡作响。

叶子归见状,眼底闪过一抹怒意,想要上前阻止,这时,门被下人推开——

“王爷,叶姑娘醒了!”

下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一听到叶蔓月醒了,诸葛渊也顾不上再质问什么,转身便走。

“之后本王再收拾你。”

看到诸葛渊离去,聂凝汐身子晃了一下,叶子归连忙上前,想扶住她。

聂凝汐退开一步,没有让叶子归碰到她。

她唇角泛起苦笑,叶蔓月醒了……

第2章 孩子保不住
1/5
字号
A-
19
A+
默认
背景
上一章
目录
左右翻页
夜间
下一章